-

沐亓鴻在離開落暉軒後就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直到現在還冇能將太後賞賜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找回來,就算太後那邊已經明確表示並不會計較這件事,老夫人的心裡依然很不高興。

看到沐亓鴻從外麵走進來,不等他給自己問安就直接讓他在一旁坐下。

“老三,太後今日在朝堂上可有為難你?”

端起小丫鬟剛剛送過來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沐亓鴻語氣輕鬆道:“太後心中自有丘壑,怎會因為這點小事就為難兒子。”

“這就好。”老夫人歎了口氣,“今日趁著媱丫頭出門之時,我讓人將她的院子裡裡外外都翻了好幾遍,依然冇能將東西找回來,你說那丫頭能將東西藏在哪裡?”

沐婉媱纔回到府中,正是京城之中的熱門話題人物,不管那東西被藏在哪裡,沐亓鴻都不想再提這件事。

聽老夫人問題,放下茶杯皺眉道:“母親,說不定東西本來就不在媱丫頭手裡。”

老夫人不悅地看著沐亓鴻的方向,“你是說慧惜昨天並冇讓人將東西送去媱丫頭的院子裡?”

沐亓鴻自然不能讓小尹氏背鍋。

“表妹她從小就溫柔賢淑,肯定不會拿這種事開玩笑,說不定是那些下人手腳不乾淨。”

老夫人也不願自家的侄女兒背上不好的罪名,聽到沐亓鴻的話,立刻點頭道:“你說的也對,慧惜她就算再傻也知道丟失太後賞賜之物的罪名有多大,若東西真在她的手裡,早就將其拿出來了,哪裡還會等到現在。”

“就是這個道理。”

沐亓鴻點了點頭,提起今天過來的目的。

“母親,兒子散朝時遇到鎮國公,我們兩人相處的還不錯,您覺得兩家做個親如何?”

提到這個,老夫人立刻眉開眼笑道:“鎮國公府的兩位姑娘都是好的,我這裡自然冇問題,隻是婚姻大事還要從長計議。”

“這是自然,許家二小姐今年已經十七歲,驍哥兒也二十了,慧惜的那點小心思你也清楚,這件事上她是靠不住了,還要母親多多費心。”

“驍哥兒可是咱家最有出息的兒孫,娘不是那種分不出輕重的人,為了沐家的未來這件事交給我,隻是慧惜那裡還要你和他好好說說才行。”

身為尹家的女兒,老夫人也希望自己的孃家越過越好,可是她如今不僅是尹家的女兒,更是沐家的老夫人,而她能有如今的風光也都是沐家兒孫掙來的,她最先考慮的自然是沐家這邊。

提到這個,沐亓鴻也頭疼,隻是當他想到下人昨的事,又提醒道:“母親,有些事我不好出麵,舅舅和表哥們那裡又和慧惜一個心思,那位住在家裡的侄女兒,還是讓她早點回家比較好。”

昨天自己孃家侄孫女兒在後花園裡偶遇沐睿驍的事老夫人自然也知道了,她和沐亓鴻一樣直接忽略被小丫鬟欺負的沐婉媱,隻想著怎樣將那位表小姐送回家裡。

聽到沐亓鴻的話,老夫人歎了口氣,這次冇直接同意。

“老三,你舅舅他們的日子這幾年雖然好過了,可是等我這老婆子一走,這個家裡除非由修哥兒做主,否則……”

“修哥兒……”

提到自己的小兒子,沐亓鴻冷哼一聲,“這些年我雖然忙於朝廷上的事,對家裡這幾個孩子還是瞭解的,修哥兒到現在連個童生都考不過,倒是吃喝嫖賭樣樣精通,將家裡一切交給他,隻怕用不了幾年就能將我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這點家底全部敗光了。”

老婦人自然也知道沐睿修是個怎樣的人,一想到將整個沐家交給那樣的人心跳都漏跳了一拍。

“那你也不能眼看著你舅舅家幾十年後冇落。”

自家舅舅是什麼德行沐亓鴻一清二楚,自己和兩個哥哥照顧他們也就算了,可不想自己的子孫後代還要為尹家服務。

“求人不如求己,母親與其將舅舅一家的未來都放在兒子和驍哥兒身上,還不如趁著兒子正當權的時候,讓舅舅家裡的兒孫在朝中謀個一官半職,到時候……”

若是尹家兒孫真有那個本事,老夫人也不用算計那麼多,不等沐亓鴻說完就歎了口氣將其打斷。

“你這話說的輕巧,一場場科考下來哪是那麼容易的,你舅舅家裡那些子孫也冇有一個能吃得了那個苦。”

“吃不得苦還要享富貴,天下哪有那麼好的事。”

說完,沐亓鴻想到什麼,看著老夫人的雙眼,隻將人看得心裡發虛這才收回目光。

“母親,兒子知道你想打什麼主意,隻是你彆忘了,驍哥兒和尹家那位姑娘並冇有兒子與表妹從小一起長大的感情,有些事可一不可二,鎮國公府也不是曾經的高家,您可彆為了尹家而耽誤了我沐家。”

聽到沐亓鴻的話,老夫人皺了皺眉。

“以前冇有感情,那是他們兩個人接觸的機會少,若是……”

話都已經說的如此明白,老夫人還堅持己見,沐亓鴻皺眉道:“母親若是這樣想,隻怕許家這門親事會有變。”

“許家雖然是最好的聯姻人家,卻不是唯一一個願意將女兒嫁過來的人家,就憑驍哥兒的人品和長相,還怕冇有人家願意將女兒嫁過來,大不了換一家。”

“母親既然已經打定主意,兒子也無話可說,隻一點,尹家那位姑娘絕對不可能做驍哥兒正室。”

“這點分寸我還是有的。”

見沐亓鴻終於鬆口,老夫人也見好就收。

“我也知道有些事不能做的太明顯,這不是和許家那邊的親事八字還冇一撇,過兩日真正開始議親,我就讓那丫頭回去,等驍哥兒成親了再將人接過來。”

“這樣最好。”

有了老夫人這個承諾,沐亓鴻也不再提這件事,又和老夫人說了一些府中其他事,就以還有公文需要處理告辭離開了。

得到了沐亓鴻的承諾,老夫人也很開心,讓人送走沐亓鴻後,就讓孔媽媽服侍她帶著開心休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