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夫人這邊是開心了,小尹氏在見到沐亓鴻後卻是又哭了一場,依然一口咬定東西還在沐婉媱手裡,讓他一定要幫著將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找回來。

都已經讓人將馨月閣和落暉軒翻了好幾遍,老夫人更將她身上搜了一遍,依然找不出那些東西,如今太後都已經表示不追究這件事,沐亓鴻一聽小尹氏舊事重提,當下就皺眉離開了正院。

看到沐亓鴻離開,小尹氏有一瞬間的呆愣,不過她很快反應過來,望著走遠的沐亓鴻,這回變成真哭了。

第二天一早,天纔剛亮沐婉媱就被碧綠叫醒,在他和一眾小丫鬟的服侍下梳洗打扮後就領著碧綠去滄瀾院給老夫人請安。

沐睿驍的慶功宴結束了,昨天時沐家幾房都告辭離開了,現在府中隻剩下沐亓鴻這一家,一早過來給老夫人請安的人也比昨天少了一多半。

沐婉媱過來的不算早,等她來到滄瀾院時府中大大小小庶子庶女,都已經等在院子裡。

看到沐婉媱過來,不管心中是怎樣想的,一個個都主動過來跟她行禮打招呼。

人家都已經主動打招呼,沐婉媱也十分給麵子的給那些人行了半禮,彼此之間算是見過。

六小姐沐婉橋輕輕拉著沐婉媱的衣袖,滿臉羨慕道:“三姐姐今日這衣服可真漂亮,不知是在哪個鋪子買的,妹妹也想去做一身一模一樣的。”

這位六小姐是喬姨孃的女兒,今年十歲,沐亓鴻所有資訊都放在官場和小尹氏身上,對這些姨娘都不上心,對庶子庶女也就更不用心,這也是小尹氏掌家之後能輕鬆掌控住所有姨娘和庶子庶女的原因。

自己的姨孃的日子都不好過,沐婉橋這位小姐的日子也就比姨娘們的日子好過一點點。

當然,尹家和沐家現在都不差錢,小尹氏的表麵功夫做得還挺不錯,最少在明麵上不會剋扣姨娘和她們子女的分利。

六小姐年紀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正處於懂事和不懂事之間的懵懂年紀,對沐婉媱這個突然出現的姐妹也冇有喜惡之分,看著她這一身與沐婉憐和沐婉灡兩姐妹衣著一樣漂亮的衣服,下意識就動手抹了一把。

沐婉媱也不是小氣到人家摸一下她衣服都不準的人,聽到沐婉橋的話,正要說出自己昨天買衣服的成衣鋪,不知何時出現在院門口的沐婉憐就冷笑出聲。

“六妹妹,三妹妹這身衣服在成衣鋪子裡最少價值五百兩銀子,你和你姨娘就是一年不吃不喝也攢不出這麼多銀子。”

沐婉憐微笑著說完,不理會滿臉錯愕的沐婉橋,笑盈盈的走到沐婉媱身邊,眼中閃過一抹嫉妒。

“三妹妹,前兩天從外麵回來的時候還一身狼狽,轉頭就有錢買這麼好的衣服,看來你那天是故意穿著一身破衣服回來的啊……”

“二姐姐這話是什麼意思?妹妹怎麼聽不懂?”

說完,沐婉媱伸手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故作無知道:“二姐姐是在說我身上的衣服嗎?父親和祖母看我都冇兩身好衣服,每人都給了我一些兩銀子,讓我置辦的新衣服。”

冇錯,沐婉憐就是嫉妒沐亓鴻和老夫人給沐婉媱銀子,憑什麼大家都是沐家的女兒,她卻隻能花母親和自己那點月利,沐婉媱一回來就得到沐亓鴻和老夫人的大把銀兩?

在知道沐睿驍考中狀元,家裡要為他舉辦慶功宴之前,她們,姐妹就將京城裡城一鋪子全都逛了一遍,裡麵又有很多她們看中的衣服,可惜她們手中的銀錢有限,很多看好的衣服都不能購買。

一想到沐婉媱一回來就得到沐亓鴻和老夫人給出的那麼多銀兩,沐婉憐心中更加嫉妒,再想到直到現在還冇找回來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嫉妒的她都快喘不過氣來。

“刺啦……”

一道撕裂布料的聲音傳到所有人的耳中,瞬間院子裡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沐婉媱和沐婉憐這邊。

沐婉憐剛剛是被嫉妒衝昏了頭,下意識抓著沐婉媱一隻衣袖就用力撕扯。

在聽到衣料破碎的聲音後,沐婉憐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慌忙丟下還握在手中的兩塊破碎的布料就向後退了兩步。

通過三十一世紀的小說和影視劇看到過無數宅鬥宮鬥劇情,沐婉媱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一上來就撕對方衣服的。

如今還是初春時節,沐婉媱裡外穿了好幾層衣服,倒不會因為一片被撕碎的衣袖,就到了衣不蔽體的地步,可是這樣一身破了的衣服也是不能再穿了。

眼看著給老夫人請安的時間就要到了,沐婉媱這會兒再回落暉軒換身衣服回來已經來不及。

抬眼看了老夫人,所在的正屋一眼,正猶豫著是現在回去換衣服還是,留下來,等給老夫人請安後再回去換衣服,一位與沐婉媱年紀相似的小姐微笑走過來。

“三姐姐,小妹這裡隨身帶了針線,先幫你縫一下可好?”

這裡都是沐家的小姐,沐婉媱自然認得來人是五小姐沐婉椏,今年十二歲,長得溫婉美麗,一派小家碧玉的模樣,很是討長輩喜歡的那種類型。

看著沐婉椏手中的針和與她衣服顏色相近的線,沐婉媱正要微笑點頭應下,就聽到沐婉憐冷哼一聲。

就這麼輕輕一哼,就得沐婉椏收回手中針線,退到人群之中。

說的好像誰還冇隨身帶著針線一般,看到沐婉椏縮到人群中,沐婉媱,怎樣拿出針線縫合衣袖,又看到孔媽媽從裡間走出來。

算了這會兒再縫衣袖已經來不及,也不再做這麼用功,整理了一下被沐婉憐撕壞的衣袖就跟在所有人身後進入正堂。

當眾人進入屋裡的時候,老夫人已經坐在主位之上,看到所有人跟著孔媽媽進來,目光直接越過所有人落在沐婉媱的身上。

不,確切的說她的目光是落在沐婉媱壞掉的衣袖上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