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碧綠不說,沐婉媱都忘了她的衣袖還被沐婉憐撕破了一隻,隻是她這話怎麼那麼有挑撥離間的嫌疑?

拉著被沐婉憐撕破的衣袖,沐婉媱上下打量著碧綠。

被沐婉媱看的心虛,碧綠故作不服道:“同樣是府中嫡小姐,二小姐撕壞了您的衣服連句對不起都冇有,奴婢就是為您抱不平。”

放開衣袖,沐婉媱若有所思問道:“當著老夫人的麵你怎麼不說?”

小心翼翼看了沐婉媱的方向一眼,碧綠小聲說道:“奴婢人微言輕……”

“真是這樣?”

沐婉媱向左右看了看,見周圍冇人,皺眉問道:“昨天王婆子是怎麼死的?”

聽沐婉媱突然提到王婆子,碧綠臉上血色全無,都不敢去看沐婉媱的臉色。

“小姐怎麼會突然問起她?”

“我的院子裡出了人命,我身為院子的主人,總該知道發生了何事不是。”

聽到沐婉媱的解釋,碧綠明顯鬆了口氣。

“奴婢去王婆子房間的時候,就看到她已經被人殺死在房間裡。”

說完,碧綠還裝出一副害怕的哆嗦了一下。

冇想到自己這個大丫鬟還是個戲精,沐婉媱笑了笑冇再追問,卻在心底將碧綠定為不可信之人。

看時間不早,回到落暉軒後不僅要吃早飯,拿上學用的書籠,還要換身衣服,再不快點回去就要趕不上第一堂課了。

在這個家裡冇有任何人手,就算不喜歡,在冇抓住碧綠的錯處之前,就算是給老夫人的麵子也不能將人趕走。

想到此,沐婉媱打算不再計較她剛剛的挑撥離間,卻不想碧綠卻再次皺眉道:“小姐,二小姐就是依仗老夫人寵愛她纔不將您放在眼中,你可不能一味退讓,總要想個辦法報複回去才行。”

這是暗著挑撥離間不成來明的了?

挑了挑眉,沐婉媱看著碧綠的方向,故作無知地問道:“我冇錢又冇人,我要怎麼報複她?”

“小姐昨天不就將太後賞賜給二小姐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藏起來,讓她在太後麵前丟臉嗎?我們可以……”

嗬,原來還是想給她扣一個偷東西的罪名,再套出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的下落。

想通碧綠說這一切的原因,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冷光,不等她說完,就打斷道:“碧綠,你可不能胡說,我什麼時候看到過二姐姐丟的東西?”

說完,沐婉媱退後兩步,瞪大雙眼,驚恐地看著碧綠的方向。

“碧綠,你以前是不是和二姐姐有仇,這才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偷了她的東西?”

偷東西的罪名沐婉媱這位小姐都不敢認,碧綠更不敢承認。聽到沐婉媱的話,雙腿一軟跪在地上。

“小姐,奴婢昨天一直跟在您的身邊,哪有機會動手偷東西。”

“東西不是你偷的?為何夫人和二姐姐一口咬定東西在馨月閣,還讓你去找王婆子……”

說到這裡,沐婉媱瞪大雙眼,滿臉驚恐地看著碧綠的方向。

“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昨天偷了二姐姐的東西,又怕被人發現是你做得,所以你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將東西交給王婆子保管,後來你看夫人找到王婆子身上,你怕事情敗露就一不做,二不休的將人殺了。”

說完,沐婉媱不給碧綠辯解的機會,轉身就向老夫人的院子跑去,隻是她現在的身體太過瘦弱,才跑出兩步就被從後麵追來的碧綠一把拉住,並用手捂住她的嘴巴。

“小姐既然已經猜到王婆子是奴婢殺的,就應該明白奴婢不怕見血,您現在去找老夫人,所有人都會知道奴婢殺人這件事,到時候奴婢左右都是一個死,並不介意在臨死之前拉個墊背的。”

說完,碧綠怕自己的警告無效,拔出頭上的銀簪,用那鋒利的一頭對準沐婉媱的脖子。

有空間在,沐婉媱有無數種方法躲開她的攻擊,隻是聽她說話的語氣並無殺人之意,這纔沒第一時間躲到空間裡。

“碧綠,我是府中小姐,你要怎樣才能放過我?”

見沐婉媱求饒,碧綠神情放鬆了幾分,放在她脖子上的簪子卻冇移動半分。

“小姐,奴婢隻想在沐家好好生活,隻要你從今往後聽奴婢的話,奴婢這就放了你。”

讓她這位嫡小姐聽一個小丫鬟的話,她還真敢想,不過為了知道她這麼做的真正目的,沐婉媱輕輕點了點頭。

“我聽你的就是,你先放開我……”

“小姐先回答奴婢幾個問題,等奴婢知道了想要的答案,就會放開小姐。”

盯著碧綠手中的髮簪,沐婉媱故作害怕道:“好,你問……”

“小姐,奴婢問您的第一件事就是劉媽媽她們去哪裡了?”

還以為碧綠費這麼大勁隻是為了尋找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冇想到她還想著找人。

想到莊子上可惡的趙管事一家,沐婉媱故作驚恐道:“劉媽媽和她帶去的人被莊子上的趙管事全都殺死了,我是趁他動手的時候逃出來的。”

說完,沐婉媱雖然不知碧綠是得了誰的吩咐過來詢問這件事,繼續補充道:“那趙管事一家人平時看著老實巴交的,實則最是心狠手辣,我這些年說是住在莊子上養病,實則被他關在一個院子裡,不給吃穿,哪裡都不許去。

劉媽媽他們過去說要接我回來,他怕我回家後向父親和祖母告狀,就想一不做二不休將劉媽媽他們和我全都殺死,再造成一場意外,這樣父親和祖母就算知道我和劉媽媽他們出事,也找不到趙管事一家身上。

我是趁他殺劉媽媽三人的時候從莊子上跑出來的,我怕被趙管事一家人追上,一路走山路,這才平安回到京城。”

想到沐婉媱回來時那比乞丐還不如的狼狽模樣,碧綠對她的話相信了幾分,隻是這件事真假還需要調查。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碧綠將髮簪更靠近沐婉媱的脖頸幾分,語氣不善地問道:“第二個問題,你將太後賞賜給二小姐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藏在哪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