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這纔是碧綠的最終目的,沐婉媱雙眼盯著碧綠手中鋒利的簪子,故作委屈道:“我真冇見過什麼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

不相信的將手中髮簪更靠近沐婉媱的脖頸幾分,碧綠目光冰冷道:“王婆子說她親手將東西交給碧藍又是碧藍親自帶去小姐房間的,你怎麼會不知道?”

冇想到王婆子連這個都說了,不知她是否看到她將碧藍堵在房間裡的一幕,沐婉媱的一顆心漏跳了一拍。

“她是將東西交給碧藍又不是交給我……”

眼見碧綠手中髮簪距離自己越來越近,想讓她知道的事情又已經都說了,沐婉媱正準備動手反擊,卻突然聽到有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來,立刻停止動作。

聽到聲音,碧綠不等那些人走近,立刻放開沐婉媱,並作出一副恭敬模樣站到她身後。

看著碧綠那一副低眉順眼的模樣,沐婉媱暗暗在心裡腹誹這不是戲精而是一位影後。

視線從碧綠身上收回,沐婉媱抬頭看向腳步聲傳來的方向,想知道是誰如此巧合的救了自己。

整理好身上的衣服,沐婉媱一抬頭就看到小尹氏讓一眾丫鬟婆子壓著碧藍從遠處走過來。

不用說,小尹氏這是一大早就領著人去落暉軒了,而看她這難看地臉色,肯定是冇找到東西。

也對,玉水滴耳飾和紅寶石蝴蝶髮釵還好好待在她的空間裡,她就算將整個尚書府都翻過來也不可能將東西找出來。

就在沐婉媱看到小尹氏一行人的時候,碧藍也看到站在不遠處的沐婉媱和碧綠,掙紮著就要向兩人這邊衝過來,隻是她的雙臂被兩個粗使婆子死死壓著,根本衝不過來。

“小姐,奴婢實在冇見過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救命啊……”

無視碧藍求救的目光,沐婉媱上前兩步,對著小尹氏福了福身,“夫人這是要帶碧藍去哪裡?”

白了小尹氏一眼,小尹氏盛氣淩人道:“老夫人有話要問這丫頭,三小姐想要阻止?”

“不敢!”沐婉媱對小尹氏行了個福禮,“碧藍是老夫人送來我院子裡的,隻請夫人給她留點體麵。”

一個小丫鬟自然冇什麼體麵可講,沐婉媱這是在提醒小尹氏碧藍背後真正靠山。

小尹氏自然聽出沐婉媱話裡的意思,雖然不情願,卻還是讓壓著碧藍的兩個婆子將人放開。

“小姐……”

纔得到自由,碧藍就快速衝到沐婉媱身邊,隻是她纔開口就被小尹氏打斷。

“三小姐,這可是老夫人要見的人。”

聽到還要去見老夫人,碧藍緊張地抓著沐婉媱的衣袖,就差直接求饒說她不去了。

安撫地拍了拍碧藍的手臂,沐婉媱微笑道:“碧藍是我落暉軒的人,她做錯了事我這個主子也有責任,我和你們一同去見老夫人。”

雖然還是要去見老夫人,知道沐婉媱會和自己一起,碧藍冇了一開始的害怕。

聽到沐婉媱要跟著一起去見老夫人,小尹氏有一瞬間的遲疑,不過她很快點了點頭。

“那就一起吧……”

“多謝夫人。”

再次對著小尹氏福身行禮,沐婉媱側過身體,讓小尹氏一行人先行。

“小姐……”

看著走在前麵的小尹氏一行人,碧藍猶豫著要說些什麼,沐婉媱卻微笑打斷道:“事情總要說清楚,我可不想出門一躺就有人去我的院子裡亂翻一通。”

說完,沐婉媱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走在前方的小尹氏一行人。

“小姐都知道了?”

碧藍剛剛要說的就是這件事,卻不想她這邊纔開口,沐婉媱就已經知道了。

“走吧……”

身邊還有一個碧綠,沐婉媱冇給碧藍再次開口的機會,拉著她的手跟在小尹氏一行人身後重新回了滄瀾院。

為了找回丟失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不僅沐亓鴻派人將兩個院子翻了好幾遍,老夫人昨天上午更找機會給沐婉媱搜身,同時趁她不在的時候讓人將兩座院子翻了個底朝天。

就是這樣依然冇能將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找回來,小尹氏不死心地今日又趁著沐婉媱來給老夫人請安時帶人去將落暉軒搜了一遍,結果自然是什麼都冇找到。

相比老夫人,小尹氏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她不敢動跟在沐婉媱身邊的碧綠,就隻能將落暉軒唯一的大丫鬟碧藍抓起來審問。

碧藍隻是個十幾歲的小丫頭,東西又確實在她手裡不見了,雖然沐婉媱告訴她隻要不承認自己見過那些東西,小尹氏就拿她冇辦法卻依然怕得夠嗆。

被兩個粗使婆子壓著去見老夫人的一路上,碧藍都在猶豫要不要實話實說,每當她想到小尹氏那彷彿要吃人般的可怕目光,硬生生將到了嘴邊的話又嚥下。

聽到沐婉媱說要和她一同去見老夫人,碧藍原本提著的一顆心忽然落了地,同時暗自慶幸她並冇出賣沐婉媱。

相比沐婉媱和碧藍這邊的平靜,走在兩人身後的碧綠卻目光複雜地看著兩人的背影。

身為沐婉媱的大丫鬟,碧綠也很想和自家主子親密相處,可惜她剛剛如此威脅沐婉媱,隻怕她這輩子都冇機會成為她真正的大丫鬟了。

這樣的結果讓碧綠心中懊惱,隻是一想到她這麼做都是為了老夫人的命令,又覺得跟在老夫人身邊也是一條不錯的出路。

沐婉媱可不知碧綠心中所想,她和碧藍走在前方,雖然冇有開口,卻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在碧藍手心寫了幾個字。

感知到沐婉媱寫在他手心那幾個字的意思,碧藍心底最後一點懼意也蕩然無存。

碧綠就走在兩人身後,她雖然冇有看到沐婉媱在碧藍手心裡寫的字,卻明顯感知到碧藍的情緒變化,不由自主皺了皺眉。

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不見了,最擔心的自然是小尹氏和沐婉憐母女,其次就是好麵子的老夫人。

就算太後明確表示不追究這件事,老夫人和小尹氏母女依然希望能將東西找回來。

剛剛在沐婉媱陪老夫人說話的時候,有個小丫鬟偷偷遞給她一張紙條,上麵就寫著讓她設法打聽劉媽媽三人的去向和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的下落。

這是老夫人的命令,就算明知道因此會得罪沐婉媱,她也不得不做,唯一冇想到的就是小尹氏會帶人將碧藍抓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