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姐……”

沐婉媱的話太傷人,碧桃和碧櫻再不願也說不出要繼續留下的話,恭恭敬敬對著她磕了三個頭後,起身就要離開。

“將那銀子拿著,彆讓人說我堂堂沐家嫡小姐窮得連幾兩銀子都捨不得打賞下人。”

碧桃和碧櫻跟在沐婉媱身邊六年,知道她平時將這些銀子看得比命都重要,這會兒全都給了她們,立刻紅了眼眶。

生怕自己會一時心軟,沐婉媱故作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拿著銀子快點滾,哭哭啼啼的彆人還以為我怎麼著你們了呢。”

“奴婢多謝小姐!”感激的又對沐婉媱磕了好幾個頭,碧桃和碧櫻這纔將地上的銀子收進懷裡,回屋去收拾東西。

眼看著碧桃和碧櫻兩人各自收拾了一個小包袱離開,沐婉媱這纔對劉媽媽道:“東西都已經收拾好了,路途遙遠,我們現在就回京。”

“是!”

劉媽媽原本還想著要怎麼樣解決沐婉媱身邊那兩個丫鬟,冇想到她自己就將人趕走了。想到來這裡之前上麵的交代,劉媽媽心下激動,就連紅腫的臉頰都感覺不到疼了。

“小風,小雨,還不侍候小姐上車。”

“是!”兩個家丁既然被派來這邊,自然也接到上邊的命令,開心的扶著沐婉媱坐上馬車。

原主隻七歲那年被送到這座莊子時坐過一次馬車,心中總盼著哪一天能再次坐上馬車。

如今終於有機會坐馬車,沐婉媱上下打量著破舊的車廂,不等馬車行走就有種要跳下馬車的衝動。

“小姐,最近家裡事情比較多,派出的馬車差了點,您將就一下。”劉媽媽看到沐婉媱皺眉,忙陪著笑道。

這些人都想害自己性命了,哪裡可能再派一輛華麗的馬車來接自己,不需要徒步走回京城她就該知足了。

“麻煩劉媽媽過來接我已經十分過意不去了,哪裡還敢再有怨言。”漂亮話誰都會說,沐婉媱說完,就讓負責趕車的小風快點回京。

見沐婉媱著急著趕路,劉媽媽也很開心,催促著小風快點趕車。

沐家這個莊子距離京城一百多裡,就算馬車走的是官道,期間也會路過很多冇人居住的荒山野嶺。

沐婉媱不清楚哪裡適合殺人害命,劉媽媽和小風小雨卻已經算計好要在哪裡動手。

沐婉媱身上有傷,身體本就虛弱,知道劉媽媽三人暫時不會動手,在馬車緩緩前進後就靠在馬車廂上閉目養神。

破舊的馬車坐起來並不舒服,沐婉媱若不是還想看看劉媽媽兩人要怎樣對自己不利,一刻都不想在這馬車裡多呆。

中午的時候,馬車在一個不起眼的小地方停下來,小風下車買了一些肉包子回來,簡單解決了午飯後馬車繼續前進。

天黑了,馬車在一處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兒的樹林裡停下,沐婉媱在劉媽媽的攙扶下走下馬車,看著黑乎乎的樹林,聽著遠處不時傳來的狼叫,不用想也知道他們是要在這裡解決自己了。

抬眼打量著周圍,沐婉媱滿意的點了點頭,在劉媽媽扶著她在一棵大樹下坐下後,微笑道:“夜黑林密,確實是殺人的好地方。”

聽到沐婉媱的話,劉媽媽愣了一下,正要開口,就看到小風小雨兩人手中拿著長刀出現在兩人身後。

既然要動手了,劉媽媽乾脆不再開口,向後退了兩步,讓小風和小雨更方便動手。

“哎!”

輕輕歎了口氣,在劉媽媽三人欣喜的目光中,喚了聲“小狐出來”。

沐婉媱這句話太突然,劉媽媽三人還冇明白小狐是誰,就看到自己麵前突然多了一個身形瘦小,穿著粗布棉衣的少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