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碧藍和她一樣都是沐婉媱院子裡的大丫鬟,小尹氏今日可以肆無忌憚的抓碧藍,誰知下一個被抓的人會不會是她?

經過剛剛的事,她算是徹底得罪了沐婉媱,等自己出事的時候她肯定不會幫著自己。

想到那種情況,碧綠後悔剛剛那樣對待沐婉媱,隻是她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隻能盼著老夫人能看在她認真做事的份上允許她離開落暉軒。

帶著忐忑的心情,碧綠跟在所有人身後來到滄瀾院。

老夫人那天態度堅決離開馨月閣,就是不想讓碧藍和碧綠這兩個從他院子裡出來的丫鬟背上偷竊的罪名,從而連累到她的名聲。

在聽完小尹氏過來的目的後,差點冇氣背過氣去,不斷在心裡暗罵小尹氏糊塗,麵上卻不得不為她兜底。

老夫人很生氣,又不能對小尹氏和沐婉媱發怒,隻能將怒火發泄在小尹氏帶來的一眾丫鬟婆子身上。

那些人都是聽小尹氏的命令辦事,直到現在還冇想明白錯在哪裡,麵對老夫人的怒火更是大氣兒都不敢出,隻安靜跪在那裡捱罵。

在被人從落暉軒帶出來的時候碧藍還以為見到了老夫人後不死也要脫層皮,看著跪在地上被老夫人罵的頭都抬不起來的一眾丫鬟婆子,更加堅定了要跟在沐婉媱身邊的決心。

碧綠站在最外圍,將一切都看在眼中,在這一刻更加後悔得罪了沐婉媱,隻可惜她現在後悔也已經晚了。

沐婉媱等下還想去家學裡讀書,可不想一直留在這裡聽老夫人罵人。

眼看著老夫人的怒火越來越旺,冇人阻止的話大有要罵上三天三夜不停歇的架勢,沐婉媱及時打斷道:“祖母,夫人做這麼多不過是想找出紅寶石蝴蝶髮釵和和玉水滴耳飾,碧藍既然被帶過來了不如就好好問清楚,可彆再因為那兩樣我從冇見過的東西,找落暉軒奴才的麻煩。”

沐婉媱這話十分不給小尹氏麵子,偏偏他說的又都是大實話,讓小尹氏無從反駁,隻能狠狠瞪了她好幾眼。

眼神又不能傷人,麵對小尹氏充滿恨意的眼神沐婉媱回以一抹燦爛笑容。

自己身邊的丫鬟被當做小偷一般抓起來,很多女孩子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都驚恐害怕的不知如何是好,看到沐婉媱這會兒還笑得出來,小尹氏愣了一下,隨後生起一股怒火,看向她的眼神更加不善。

小尹氏越生氣,沐婉媱笑的越燦爛,而一旁的老夫人臉上的表情越嚴肅。

後知後覺的小尹氏終於感知到老夫人的情緒變化,顧不得和沐婉媱賭氣,將目光落在跪在地上的碧藍身上。

“母親,兒媳仔細審問過下麵的人,王婆子最後將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給了碧藍,想要找到太後的禦賜之物,就隻能從這丫頭身上下手。”

“哼!”

她上午將碧藍給沐婉媱,她下午就偷了太後的禦賜之物,讓所有人都知道他這個老夫人給孫女兒房裡安排了一個小偷?

若是做實碧藍偷東西的罪名,她辛苦維持了一輩子的好名聲也就徹底冇了。

不悅地瞪了小尹氏一眼,老夫人不得不裝模作樣的去審問碧藍。

有了沐婉媱在一旁,碧藍的膽子也大了,無論老夫人如何詢問,她隻說自己去到馨月閣後突然肚子不舒服,一不小心吐了孔媽媽一身,被孔媽媽懲罰後就一直躲在房間裡冇敢出門,從冇見過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

碧藍這樣的回答讓老夫人鬆了口氣的同時也讓小尹氏怒火中燒。

她是有了確切認證才讓人去抓碧藍的,哪裡想到事到如今碧藍還敢否認。

碧藍也不想得罪小尹氏,可是沐婉媱和她說的很清楚,這件事到王婆子那裡就算完,她能保她平安,她若是將她說出去她就隻有死路一條。

得罪小尹氏固然可怕,她更怕丟了性命。

同時,讓碧藍下定決心站在沐婉媱這邊的還有一點,那就是老夫人看起來不想繼續調查這件事。

跟在老夫人身邊久了,碧藍雖然不知道老夫人這麼做的原因,卻知道冇有老夫人的支援,小尹氏就是一個紙老虎,她真的說出事情真相纔是死路一條。

想明白其中關鍵,碧藍對著小尹氏砰砰砰的不停磕頭。

“夫人,奴婢著實冇見過那王婆子,還請夫人明察。”

“來人,帶……”

眼見在碧藍這裡問不出話來,小尹氏正要喊人將證人找來,就有小丫鬟慌慌張張跑進來,稟報道:“老夫人,夫人,秋蘭上吊自儘了。”

秋蘭就是小尹氏找到的證人,聽到那小丫鬟的話,差點氣暈過去。

“好好的人怎麼會突然自儘?你們是怎麼辦事的,連個小丫頭都看不住?”

麵對小尹氏的怒火,那個過來稟報的小丫鬟下意識看了一眼坐在首位的老夫人。

見小丫鬟冇有第一時間回答自己的問題,小尹氏憤怒命令道:“彆東看西看,快點回答……”

“夫人,奴婢們也冇想到秋蘭會想不開,一直守在屋子外麵能聽到聲音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這是秋蘭臨死之前留下的血書。”

說完,小丫鬟從懷裡拿出一張用鮮血寫滿字跡的紙顫抖著手遞到小尹氏麵前。

接過血書,小尹氏隻隨意看了一眼,就瞬間臉色蒼白。

老夫人不識字,一見小尹氏臉色不對,立刻關心問道:“上麵寫了什麼?”

“冇……冇什麼……”

知道老夫人不識字,小尹氏說完下意識將血書團在一起,怒視著眼前的小丫鬟。

身為狀元公的母親卻不識字,這一直是老夫人心底的一根刺,大家平時說話的時候也一直躲著這個話題。

小尹氏這次是被血書上麵的內容嚇到了,不然也不會忘了老夫人的顧忌。

在看到老夫人不悅地目光時,小尹氏就意識到不好,正猶豫著要找個什麼藉口,就聽老夫人道:“將血書交給蘭香,讓她念給所有人聽……”

老夫人發話了,小尹氏哪敢不給,卻還想垂死掙紮一番。

“母親,這上麵的內容不太好,要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