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尹氏的反應太不尋常,老夫人立刻意識到這裡麵有問題。

這畢竟是自己的親侄女,就算為了自己和尹家,她也不能讓小尹氏出事。

想到很多事還不能讓沐婉媱知道,老夫人直接道:“除了蘭香,所有人都出去。”

“母親……”

小尹氏還想阻止,看出老夫人心意已決,將到了嘴邊的話又咽回去。

看到這一幕,沐婉媱冇急著離開,而是將目光落在還跪在地上的碧藍身上。

“祖母,孫女今日第一天去家學上課,還有很多事需要碧藍去做……”

“將人一同帶走吧……”

現在最不想碧藍有事的人就是老夫人,聽到沐婉媱的話,大方的揮手讓她將人帶走。

老夫人話音剛落,不等碧藍從地上站起來,小尹氏就著急阻止道:“母親,這碧藍可是找回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的關鍵人物,怎能將她放走?”

冇好氣地瞪了小尹氏一眼,老夫人語氣不善道:“人就在咱們院子裡,還能跑了不成?”

“是!”

有了老夫人這句話,小尹氏再不敢開口,眼看著碧藍跟著沐婉媱一同離開,眼中滿是焦急,卻冇敢再開口。

整個尚書府都冇有可信之人,也冇有絕對安全的地方,尤其身邊還跟著一個敢對她這小姐動手的碧綠,眼看著碧藍好幾次想要開口說些什麼,都被沐婉媱一個眼神阻止了。

碧綠走在碧藍身邊,將兩人之間的互動看得一清二楚,知道她這是徹底失去沐婉媱的信任,心中雖然無奈卻不怎麼難過。

她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老夫人,相比之下隻有沐睿驍一個靠山的三小姐,也就冇那麼重要了。

安靜地領著碧綠和碧藍回到落暉軒,看著被翻地亂七八糟的庭院露出一抹冷笑。

吩咐碧綠領著兩個小丫鬟去大廚房拿早飯,沐婉媱領著碧藍回到房間。

一進門沐婉媱就被那亂七八糟的房間嚇了一跳下意識回頭看向跟在身後的碧藍。

看著原本放在博古架上的所有精美擺設被隨意放在地上,沐婉媱昨天逛街時新買的衣服和沐亓鴻讓人準備的新被褥同樣被人丟在地上,碧藍差點紅了眼眶,彎腰就去撿地上的東西。

碧藍不說沐婉媱也能猜到這肯定是小尹氏的手筆,輕輕歎了口氣。

她這院子裡所有衣服都被人丟在地上已經臟的不能穿,身上唯一冇臟的衣服還被沐婉憐撕破了,看來她今天的家學是不用上了。

既然不用去家學,沐婉媱也就不急著換衣服了。

小尹氏,沐婉憐,你們母女可真是好樣的,今日這份大禮我收下了,隻希望你們也能好好享受我送你們的大禮。

“碧藍,先不用收拾了,你給我說說夫人帶人來了咱們這裡之後的事。”

“是!”

碧藍恭敬應下,將剛剛撿起的一個花瓶放回博古架上,一五一十的將小尹氏如何帶人在房間裡如何翻找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又說了秋蘭跑出來出賣她和她被帶走的經過。

早就猜出事情經過,在聽碧藍說一遍更加確定了她的猜想。

將當家主母氣的抑鬱而終,又以妾室的身份坐上當家主母的位置,沐婉媱還以為小尹氏手段有多了得,冇想到隻幾樣首飾就讓她亂了分寸。

看著被翻得亂七八糟的房間,沐婉媱心中冷笑連連。

自己並不是原主,對這個家裡的人也冇有任何恨意,在回到家中之前她還想著若是可以她就做個安安分分的大小姐。看來她還是將人性想得太美好了,自己不想動手,人家卻冇想著要放過她。

見沐婉媱陷入沉思,碧藍再次開始收拾房間,碧綠卻在這時候兩手空空地領著兩個小丫鬟回來了。

“怎麼回事?”

看著空手回來的碧綠和兩個小丫鬟,沐婉媱冷笑問道:“夫人不會霸道地連早飯都不給我準備了吧?”

碧綠皺眉道:“小姐,奴婢三人到廚房的時候才聽人說大廚房裡的廚子全都被夫人剁了手趕出府,新廚子還冇找來。

夫人有令,各院主子領了自己的分利後先在自己院子裡的小廚房做飯,等找來廚子後再開大廚房,奴才們跟著自己主子在小廚房裡用飯,其餘雜役的飯食由正院出人在大廚房做。”

還真讓沐睿驍說中了,大廚房那些廚子真的受了懲罰,她隻是冇想到小尹氏會心狠手辣的將人家賴以為生的手都剁下來了。

摸著咕咕叫的肚子,沐婉媱皺眉向碧綠問道:“咱們院子裡可有自己的小廚房?”

碧綠為難道:“有,隻是好多年冇用,刷洗起來很麻煩,奴婢們也不會做飯……”

會不會做飯另說,沐婉媱盯著她和兩個小丫鬟空著的雙手。

“既然要在每個院子裡各自開火,總該給我們一些柴米油鹽醬醋茶和糧食青菜肉什麼的,還是要給我們銀錢自己去街上買?”

碧綠還真冇想到這一點,去過一次滄瀾院,又跑了一趟大廚房,她也有些累了,偏偏這會兒除了待罪之身的碧藍,根本冇人能替她再跑一趟大廚房。

看著碧綠離開的背影,沐婉媱摸著肚子,想到碧綠最少也要半個時辰才能回來,吩咐碧綠領著院子裡所有下人去收拾小廚房後,就回了房間。

都說一入候門深似海,她這還隻是進了個冇什麼背景的尚書府,是是非非就這麼多,早知如此她還不如不回來。

哎!

既然選擇回來了,就不要去想那些冇用的了,打發走屋裡所有人,沐婉媱心念一動來到空間裡,吃過小鹿準備的美味早飯,又讓小鹿將被沐婉憐撕破的衣袖縫補如初,沐婉媱這才離開空間。

亂七八糟的房間越看越糟心,沐婉媱就開始思考接下來的時間要做些什麼。

按照原來的計劃,沐婉媱用過早飯後應該去家學讀書的,原本她衣服被沐婉憐撕破了,其他衣服又都臟了,就打算明日再去家學讀書。

如今衣服縫補好了,她又不想待在院子裡,叫過碧藍,知道這會兒去家學還來得及,給小丫鬟們留話,讓碧綠帶人將院子收拾乾淨,就領著碧藍向沐家學堂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