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自己和棋夫子所能走的路全都想了一遍,在想好如何不著痕跡輸掉這局棋後,沐婉媱開始打量四周。

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發現包括沐婉椏和沐婉橋在內已經有好五位小姐結束棋局,隻有沐婉灡和另外兩位小姐還在苦苦掙紮。

“多謝夫子指教。”就在沐婉媱打量之時,又一位小姐結束棋局,還得到棋夫子一句“有進步”的誇讚。

看著對方棋盤上不到三分之一棋盤的棋局,這樣都能得到誇讚,那她這占了大半棋盤的棋子,是不是可以結束了?

棋逢對手纔有意思,對於這樣毫無懸唸的棋局,她並不在意勝負,若是能儘快結束……

“啪!”

白子落在棋盤的聲音讓沐婉媱回過神。

看著棋盤上多出來的白子,沐婉媱下意識捏起一顆黑子放在白字旁邊,成功截斷白字的後路。

剛剛還想著怎樣不著痕跡地輸掉棋局,這一子落下她想輸都難了。

算了,愛咋咋地吧,最多下棋這一課也就是讓她愛來不來。

想通了,沐婉媱勢如破竹,在沐婉灡等人全都輸掉棋局後,輕鬆贏了這一局。

身為夫子,下棋居然輸給一個第一天來上課的學生,棋夫子臉上表情不停變化,最後不知想到什麼,雙眼放光地看著沐婉媱的方向。

“三小姐棋藝高超,老夫佩服,不知我們可否再來一局?”

冇有直接將她趕出課堂,讓沐婉媱意外了一下,不過上課本就無聊,下棋解悶也挺不錯的。

看了一眼周圍正目光不善看著這邊的沐婉灡等人,沐婉媱好心提醒道:“夫子,現在是上課時間,您的學生正看著這邊。”

“咳咳咳……”

沐婉媱不說,棋夫子還真忘了這是在上課,輕咳兩聲掩飾住心底的尷尬。

“你們的棋藝相較於昨日確實有所進步,剛剛對弈之時老夫已經指點出你們的不足,現在開始你們兩兩對局,輸棋最多的兩位同學負責打掃半月課堂。”

上課還能這樣,懲罰也是彆出心裁,沐婉媱算是漲見識了,不過她的對手是棋夫子,她可不想打掃半個月的課堂。

想到此,沐婉媱正要開口詢問,沐婉灡就幫她問出口了。

“夫子,三姐姐輸了棋也要打掃課堂?”

“不必!”

剛剛那局棋他雖然冇儘全力,沐婉媱能贏過他顯然棋藝不凡,後麵的棋局他也不敢保證能贏過眼前這個小丫頭。

身為夫子就要有夫子的威嚴,棋夫子可不想輸掉棋局去打掃課堂,那他身為夫子的威嚴就蕩然無存了。

棋夫子的回答讓沐婉媱鬆了口氣沐婉灡卻不服氣道:“夫子,都是課堂裡的學生,你要一視同仁。”

沐婉灡冇和沐婉媱下過棋,自然不知她棋藝如何,更不知道棋夫子這麼做是為了自己的麵子,隻當他是看沐婉媱今日纔來上課偏幫她。

想想看,她們這些小姐們年紀最小的都已經學了三四年的棋,隨便拉出一個都比沐婉媱這個從冇學過棋的人棋藝高超。

當然,沐婉媱的對手是夫子那就更好,她的要求也不高,讓她先打掃半個月課堂就行,若是她輸了不用打掃課堂,她還怎麼看沐婉媱的笑話?

棋夫子在沐家教學多年,沐婉灡那點小心思根本逃不過他的雙眼。

目光來回在沐婉灡和沐婉媱這兩位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小姐身上來迴轉動好幾遍,棋夫子隨即露出一抹溫和笑容。

“四小姐說得對,你們都是老夫的學生,卻是要對你們一視同仁。”

說完,棋夫子不給沐婉灡和其他小姐反應過來的機會,微笑道:“你們所有人中選出三個棋藝高超之人輪番與三小姐對弈。

三局兩勝,隻要你們能勝過三小姐,今後的課堂衛生由她一人負責。若是你們輸了,課堂衛生由三個出戰人員輪流負責一個月。”

棋夫子提出的條件太誘人了,沐婉灡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不過她就算對自己的棋藝有信心,也怕有個萬一。

目光在課堂上所有小姐身上轉了一圈,對沐婉橋命令道:“六妹妹,在場除了三姐姐這個新來的,就你學棋時間最短,你先和她下一局。”

沐婉橋的棋藝在學堂裡算是最差的,按照夫子原來的命令,她也躲不開打掃學堂的命運。

聽沐婉灡讓她參戰,隻遲疑了一下就微笑對著沐婉媱福了福身。

“請三姐姐賜教。”

“好說!”

沐婉灡和沐婉橋之間的小動作沐婉媱全都看在眼中,有人送上門來,她也正好趁此機會測試一下這些姐妹們的下棋水平。

一堂課隻有半個時辰,剛剛所有人和夫子對弈的時候就用去了半堂課,沐婉媱看著坐在她麵前的沐婉橋,臉上始終掛著溫和笑容,手下的棋子卻毫不留情,不過一盞茶的功夫,沐婉橋就輸掉棋局。

通過剛剛的對弈,棋夫子知道沐婉媱的棋藝很高,卻冇想到沐婉橋會敗的這麼快。

相比棋夫子的從容,輸掉棋局的沐婉橋坐在那裡傻眼了老半天都回不過神,若不是沐婉灡看不過去輕輕推了她下把,還不知要在那裡發呆多久。

“四姐姐,我……”

站起身,沐婉橋想要給沐婉灡道歉,在她眼神警告下,乖乖閉上嘴巴站到人群最外麵。

沐婉橋離開座位後遲遲等不到有人坐下,沐婉媱撿起棋盤上的棋子,微笑看著站在周圍的同學。

“下一個誰來?”

麵對沐婉媱這個問題,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所有人的腳步都不由自主向後退。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冇有。

沐婉橋雖然是她們所有人中棋藝最差的那一個,她們這些人想要勝過她也冇那麼容易。

沐婉媱的棋藝明顯在她們所有人之上,這會兒誰上誰就要打掃一個月的學堂,傻子纔不會在這個時候出頭。

等了一會兒,都不見有人站出來,沐婉媱將目光落在棋夫子身上。

“夫子,你這些學生不論棋藝如何,連應戰都不敢,不如你代她們應戰如何?”

好友的新書,大家多多支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