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

知道沐亓鴻說到做到,碧藍臉色蒼白地跪在地上。

王婆子已經死了,秋蘭這個證人也已經上吊自殺了,碧藍嚥了咽口水,正準備將在老夫人那裡的說辭說出來,在對上沐亓鴻那彷彿瞭然一切的目光後,一頭磕在地上。

“不敢欺瞞老爺,王婆子確實將那些東西交給奴婢,奴婢也按照王婆子說的將東西藏到三小姐的梳妝盒裡。

隻是奴婢動手的時候被三小姐發現了,東西被三小姐拿走了,還威脅奴婢絕不可以將東西在她手裡的事說出去,否則奴婢就要落個偷竊主子財務的罪名……”

說完,碧藍顧不得麵前是堅硬的岩石,對著沐亓鴻不停磕頭,轉眼之間額頭上就見了血跡。

看著跪在地上不停磕頭的碧藍,沐亓鴻就彷彿突然定住一般,不言不語定定看著她。

沐亓鴻不開口喊停,碧藍也不敢停下,就算身後壓著她的那人已經放開她,依然跪在那裡不停磕頭。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碧藍以為要磕頭磕到死的時候,突然感覺後腦一疼,瞬間軟倒在地。

與此同時,沐婉媱手裡拿著上課時要用的東西回到落暉軒,一個路過假山附近的小丫鬟突然發出一道驚恐的叫聲。

聽到那小丫鬟的叫聲,周圍正在整理庭院的人全都跑過去檢視,就看到原本應該跟在沐婉媱身邊的碧藍滿臉是血的死在假山腳下。

前天夜裡馨月閣才死了一個粗使婆子,今日早上還有一個二等丫鬟上吊自殺,現在沐婉媱身邊的大丫鬟又死在她去家學的路上,很快就有人將這件事報告到小尹氏和老夫人那邊。

院子裡死了人,死的還是老夫人剛剛送給沐婉媱的大丫鬟,這件事很快傳遍尚書府,沐婉媱回到落暉軒後手裡的東西才放下,還冇來得及喝口水,孔媽媽就帶著四個粗使婆子找來了。

“三小姐,碧藍那丫頭死了,老夫人讓奴婢們請您過去問話。”

“什麼?”震驚地盯著孔媽媽的方向,沐婉媱不敢置信地問道:“你說什麼?碧藍那丫頭怎麼會突然死了?”

看著沐婉媱震驚的表情,孔媽媽麵無表情道:“三小姐,碧藍是您的丫鬟,上午還跟著你去學堂讀書,卻死在您回落暉軒的路上,老夫人和夫人還等著您能給出一個解釋。”

“我和你們去見……去看看碧藍。”

孔媽媽話裡的意思就差明著說她是殺人凶手了,為了自己的青白,沐婉媱本能要說她去找老夫人解釋清楚,話到嘴邊才換成去看碧藍。

“三小姐,碧藍那丫頭死時樣子有些嚇人,未免驚著您,您還是跟著奴婢去老夫人那裡吧……”

孔媽媽這話算是一番好意,沐婉媱卻搖頭道:“放學的時候,走到半路我突然想起還不知下午要幾時上課,上什麼課,就讓碧藍回學堂去問,定然是有人在她回落暉軒的路上被人害了。”

說完,沐婉媱看著孔媽媽的方向,“孔媽媽,碧藍雖然隻是個丫頭,總也是一條人命,請您稟了老夫人,讓官府的人來調查一下死因。”

沐婉媱這話一出,孔媽媽不由審視地看著沐婉媱的方向。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沐婉媱大方地任由孔媽媽打量。

大約一盞茶後,孔媽媽收回目光。

“三小姐,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碧藍就是個丫頭,不論死因為何,讓官府的人摻和進來對我尚書府的名聲都不好。”

說完,孔媽媽提醒道:“三小姐,老夫人和夫人還在滄瀾院等著您過去。”

“我這就走。”

這件事必須解釋清楚,沐婉媱點頭應下,隻不過她並未直接去滄瀾院,反而抬腳去了假山的方向。

一見沐婉媱去的方向不對,孔媽媽急忙攔住她的去路。

“三小姐,碧藍那丫頭已經被人帶出府埋了。”

沐婉媱停下腳步,皺眉看著孔媽媽。

“死因都冇調查清楚,就這麼將人埋了,萬一凶手又對其他丫鬟婆子或者哪位主子動手怎麼辦?”

孔媽媽很想說這裡是尚書府,不可能出現這樣的事,隻是話到嘴邊又被她嚥下。

“三小姐,這是老夫人的命令,請您和奴婢走一趟。”

碧藍是老夫人送來她自己這裡的,她就這麼稀裡糊塗地死了,她有責任和老夫人說清楚。

再者,碧藍都已經由老夫人做主抬出去埋了,她在這裡和孔媽媽磨破嘴皮子她也做不了主,還不如老老實實去見老夫人。

當然,有小尹氏在,她這一趟肯定不那麼容易回來,轉頭叮囑跟在身邊的碧綠照顧好院子,就一個人跟著孔媽媽一行人離開了。

碧綠也知道沐婉媱此行不會太平,身為她的大丫鬟,她原本應該跟著一同過去,可想到老夫人上午交給她的任務,邁出去的腳步很快收回。

一個十二三歲的小丫鬟走過來,擔憂道:“碧綠姐姐,小姐這次去老夫人那裡可能有危險,我們不跟過去保護,她會不會生氣?”

碧綠眼睛一眯,不悅道:“是小姐吩咐我們守好院子的,她為何要生氣?”

說完,對那小丫鬟命令道:“有這時間在這裡多話,還不去將所有房間都打掃乾淨,眼看著都到用午飯的時間了,小姐早飯都冇用,不管小姐回不回來用,我們都要提前準備著。”

“是!”

被碧綠訓斥了,小丫鬟再不敢多嘴,慌忙向院子裡的小廚房行去。

今天上午大廚房那邊送了不少炒米油鹽醬醋茶菜肉等吃食,可惜她們這裡隻有乾粗活的婆子和幾個從冇下過廚的小丫頭。

大家齊心合力忙活了一上午,做出來的飯菜也隻能勉強入口。

一想到那些因為一頓豆腐宴就被剁掉雙手趕出府的下人們,這一院子的人就怕沐婉媱不滿意她們準備的午飯懲罰她們。

幸好孔媽媽帶走了沐婉媱,雖然看起來她的情況不妙,卻讓她們暫時逃過一劫。

聽到碧綠說讓人給沐婉媱準備午飯,被臨時指派負責廚房的兩個婆子瞬間臉色難看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