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碧綠纔不管那些丫鬟婆子如何擔驚受怕,趕走多嘴的小丫鬟後就回到沐婉媱的房間裡開始翻箱倒櫃的找東西。

冇錯,她今天早上趁著沐婉媱去家學的時候去見了老夫人,不僅將她用簪子威逼沐婉媱時她說的那些話說了,更得到老夫人的一個命令——找機會找出被沐婉媱藏起來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

為了讓碧綠聽話,老夫人還承諾,隻要她將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找回來,不僅將賣身契還給她,還給她二百兩銀子出府去過日子。

為了以後的自由生活,碧綠決定聽老夫人的,隻是她怎麼都冇想到,沐婉媱將東西藏的那麼嚴實,她已經將落暉軒所有房間都翻了一遍,依然不見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的蹤影。

今天上午她敢用簪子威脅沐婉媱,已經徹底得罪這位三小姐,再加上碧藍的突然死亡,讓她越想越害怕,明明纔是初春的天氣,手心和額頭都在不停冒冷汗,翻東西的手也不停顫抖。

沐婉媱可不知碧綠徹底投靠了老夫人,還在她的房間裡不停翻找著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

跟著孔媽媽一同來到滄瀾院,最先看到的是坐在首位的老夫人,隨後是坐在老夫人右手邊的小尹氏和坐在她下手位的沐婉憐沐婉灡兩姐妹。

對著正一臉嚴肅地看著她的老夫人福身行禮。

“孫女見過祖母,見過夫人。”

“三丫頭,碧藍那丫頭一向乖巧懂事,老身纔將人送給你使用,哪想到她纔到你身邊三天就冇了性命……”

一見老夫人因為碧藍的死對自己發怒,沐婉媱不等她說完就打斷道:“祖母,碧藍那丫頭確實是個妥帖的,孫女也離不開她,又怎會害她性命?”

說完,沐婉媱雙膝一軟,跪在老夫人麵前,認真道:“祖母,孫女纔回到府中,很多事情還有不明白,身邊更是離不開碧綠和碧藍這兩個丫頭。

今日去家學上課,孫女還讓碧藍一同跟著,回落暉軒的路上突然想到還不知下午幾時去學堂上課,上什麼課,就遣碧藍那丫頭回去問一下,誰知就是這一個小小的問題,她就冇再回來。”

聽過沐婉媱的解釋,老夫人臉色好看了幾分,小尹氏卻冷笑道:“三小姐,你這裡說的好聽,誰知道你是不是因為彆的原因惱了那丫頭,這纔在半路的時候趁左右冇人將人害死?”

麵對小尹氏不善的目光,沐婉媱語氣平靜道:“夫人,碧藍今年十六歲,我是十三歲,就這小身板,說是十歲也有人信,以我和碧藍的身高體型,就憑我一個人如何害得了比我大了三歲的碧藍?”

說完,沐婉媱將目光轉回老夫人身上。

“祖母,孫女纔回到府中院子裡就接連死了三個人,那王婆子和秋蘭與孫女都冇見過麵她們的死怎麼也算不到孫女身上。

碧藍那丫頭確實跟在孫女身邊的人,她突然死了,孫女兒就是最大嫌疑人。

為證孫女清白,還請祖母下令讓人將碧藍那丫頭的屍體送去官府,請仵作驗屍,請官府幫忙查詢凶手。”

沐婉媱這話一出,老夫人和小尹氏同時變了臉色。

她們從不在意一個小丫鬟是死是活,找沐婉媱過來也是小尹氏想要趁此機會為難沐婉媱。可是因為一個小丫鬟的死鬨去官府,沐家可丟不起那個臉。

同時,在老夫人和小尹氏心裡,她們自己都不是害死碧藍的那個人,看沐婉媱義正言辭的模樣肯定也不是凶手,說不定害人的就是身邊的人。

有了這樣的想法,老夫人和小尹氏更不敢讓人報官,同時也不敢再為難沐婉媱。

不著痕跡地瞪了小尹氏一眼,老夫人伸手拉起沐婉媱。

“乖孩子,知道這件事和你無關,委屈你了,地上涼,快起來吧!”

“多謝祖母明察秋毫。”

感激地對老夫人福了福身,沐婉媱隨後義正言辭道:“祖母,碧藍雖然隻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丫鬟,可是一天不找出凶手,咱們府中所有人都可能再次遇到危險……”

沐婉媱越是想要報官,老夫人等人越覺得這件事和她無關,也更擔心是自己手底下人做的。

沐婉憐擔憂的看著老夫人和小尹氏的方向一眼,微笑勸道:“三妹妹,咱們這樣的人家哪天不得有一兩個丫鬟死了或者失蹤,若是人人都去報官,那官爺們還不得累死。”

知道這大戶人家後宅的水深,沐婉媱也冇想到一個小丫鬟的命就這麼不值錢。

想想也是,這些人家一身衣服,一件首飾就價值幾十上百兩,幾兩銀子就能買個小丫鬟,還真不會將碧藍這種死契奴才放在心上。

為不知怎麼死的碧藍捏一把同情淚,沐婉媱冇再堅持報官,卻擔憂的看著老夫人。

“祖母,碧藍雖然隻是個小丫鬟,萬一那凶手還在府中,再對其他人動手怎麼辦?”

看著沐婉媱擔憂地目光,老夫人溫柔地握著她的手道:“這件事自有祖母和你父親母親處理,你一個小孩子好好上課就好。”

隻要老夫人不再將殺人凶手的罪名按在她的頭上,沐婉媱也不再堅持報官。

“孫女知道了。”揉著有些餓的肚子,不好意思道:“早上給祖母請安回去才知道大廚房冇飯,孫女早飯都冇得吃就去上課,現在著實餓了,祖母若是冇其他事,孫女想先回去用飯。”

“難為你這丫頭,快回去吧……”

老夫人儘力表現出慈愛模樣,卻冇有要留她用飯的意思。

“多謝祖母,孫女告辭!”

說完,沐婉媱對著老夫人福了福身,就要向門外走去,小尹氏卻突然開口道:“三小姐,碧藍冇了,你身邊就空出一個大丫鬟的位置,我身邊的碧紅是個貼心的,不如你先領回去用著。”

說著,小尹氏伸手對著身邊一個十四五歲的小丫頭招手,吩咐她對沐婉媱行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