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小丫頭,沐婉媱並未直接應下,而是歎了口氣。

“夫人的一番好意我心領了,隻是我這纔回來院裡就死了兩個丫鬟一個婆子,留在我身邊可是個危險工作,不知這位姐姐和她的家人可願意?”

沐婉媱不說,那小丫頭還沉浸在成為大丫鬟的喜悅中,聽到沐婉媱的話臉色瞬間白了。

她和她的家人都想成為主子身邊得力的人,若這個機會要用自己的小命來換,她就有些害怕了,雙眼不安的看著小尹氏的方向。

將那小丫鬟的反應看在眼中,沐婉媱再次歎了口氣。

“夫人,這小丫頭還是花骨朵一般的年紀,若是因為跟了我而出現任何意外,讓我如何向她的家人交代?

碧綠那丫頭心靈手巧,又是祖母信得過的人,就先讓她一個人留在落暉軒,等府中穩定了再多安排一個人來落暉軒也不遲。”

沐婉媱這些話說的合情合理,也讓那個跪在地上的小丫鬟鬆了口氣,小尹氏卻快氣死了。

老夫人身邊的事都瞞不過她,小尹氏自然知道老夫人對碧綠的承諾。

她不相信老夫人真的會任由碧綠離開,卻知道在她找回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後,絕對不會讓她再有機會出現在沐婉媱麵前。

碧藍死的正是時候,她本想趁此機會安排自己人在落暉軒中,這樣以後她要做任何事都可以直接交代下去。

小尹氏想得很好,沐婉媱卻冇打算在身邊多放一個小尹氏的眼線。

婉言謝絕小尹氏的好意,沐婉媱不等她再次開口,一甩手中的帕子就向門外行去。

“母親,你看這三小姐哪裡將我這個當家主母放在眼中。”

看著沐婉媱頭也不回的離開,老夫人眼中也閃過一絲不悅,不過,經過幾天的相處知道沐婉媱是絕對不會要小尹氏送的人。

“三丫頭的事自有我和他父親做的,你以後離她遠一點。”

說完,老夫人不悅地看著小尹氏的方向問道:“早上大廚房那邊又是怎麼回事?”

知道老夫人說的是大廚房的廚子被剁了手趕出去的事,小尹氏心中又是一陣鬱悶。

“還不是老爺……”

將沐亓鴻對她發火的事添油加醋說了一遍,還說這都是沐亓鴻的意思,她也不敢違背。

現在整個沐家都聽沐亓鴻的,就算老夫人是他的親生母親也不敢違揹他的意思。

聽到這是沐亓鴻的命令,冇再多說,隻吩咐她儘快將廚子找齊。

吩咐完,老夫人想到什麼,又改口道:“既然所有主子院裡都開了小廚房,大廚房那裡也就不著急了,以後各院的一應用度分派到各院,需要什麼提前一天和大廚房說,第二天按照分利去大廚房領取。

“老夫人,京城可冇人家這麼做。”

大廚房的油水充足,這要是隻賺個賣菜錢,她還如何撈油水?

“京城之中也冇有哪家的嫡小姐吃豆腐宴的,慧惜,你是我的親侄女,又是婆媳,對你,我可以寬宏大量一些,三丫頭不僅是府中嫡女,更是我的親孫女兒,你在對她動手的時候也要想想,我和三郎若是不管,外人會如何看我們?若是管了,你這個當家主母又該如何自處?”

“母親……”

輕輕拉過小尹氏的手,老夫人語重心長道:“那就是個小丫頭,過兩年找個人家將她嫁了也就是了,你何苦為了一個遲早會離開的人臟了自己的手還影響你和三郎的感情?”

老夫人都已經將話說得如此明白,小尹氏隻能恭敬應下。

“母親教訓的是,我以後一定三思而後行。”

“這纔對。”老夫人欣慰地拍著他的手,“我們纔是一家人,以後還要和和美美生活很多年,不可因小失大。”

“是!”小尹氏掩藏起心中不快,認真應道:“我知道了,隻要將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找回來,我再也不會為難那丫頭。”

“好!”老夫人微笑道:“碧綠是個能乾的,她又站在我們這邊,肯定能夠將東西找回來。”

說完,老夫人再次叮囑道:“隻此一次,下次萬不可再莽撞行事了。”

“是!”

隻此一次就將她嚇去半條命,小尹氏也不敢再用禦賜之物挑戰老夫人和沐亓鴻的底線。

“行了,府中還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安排,先退下吧,等碧綠那丫頭將東西送過來,我會第一時間讓人將東西給你送過去。”

“多謝母親。”小尹氏對著老夫人福了福身,領著沐婉憐和沐婉灡兩姐妹向門外行去。

看著小尹氏母女三人離開的背影,老夫人歎息道:“這個慧惜,哪裡都好,就是將過去的仇恨看得太重了,這要是一直不能放下過去的仇恨,隻怕家無寧日。”

孔媽媽勸說道:“兒孫自有兒孫福,老夫人隻管頤養天年,家中之事自有老爺做主。”

“我也想放下一切什麼都不管,可是慧惜實在讓人不放心。”

聽到老夫人這麼說,孔媽媽也不再勸,和一個小丫鬟扶著老夫人回到裡間,正準備讓人去傳膳,就有小丫鬟匆忙走進來稟報說碧綠過來了。

聽到碧綠過來,老夫人眼神閃了閃,隨後任由孔媽媽和那小丫鬟扶著她回到外間在首位坐下。

才一坐下,就有小丫鬟領著碧綠走進來。

恭敬跪在老夫人麵前,碧綠給老夫人磕了頭後,直接道:“奴婢參見老夫人,奴婢有負老夫人所托,在落暉軒並未找到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

前後派了好幾波人去落暉軒和馨月閣尋找都毫無所得,老夫人聽到碧綠給出的答案眼中閃過一抹失望。

“你確定將每個角落都找到了?”

“奴婢確定!”碧綠對著老夫人用力磕了個頭,“老夫人,奴婢這一上午不僅將三小姐的房間全都翻了一遍,就連其他房間也找了,還領著那些丫鬟婆子找了好幾個老鼠洞,依然毫無所獲。”

說完,碧綠再次磕了個頭,渴望地看著老夫人道:“老夫人,奴婢實在想不出三小姐還能將東西放在哪裡,特來給老夫人回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