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掌握著碧綠的賣身契,就等著掌握著她的生死,老夫人相信她不敢欺騙自己,卻又想不出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到底被藏在哪裡。

撥弄著手中紫檀佛珠手串,老夫人慢悠悠問道:“在你看來,三小姐能夠將東西藏在哪裡?”

“奴婢也想不出。”碧綠思索了一下,突然道:“老夫人,在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丟失這件事傳出來之前碧藍曾找過奴婢,說她鐵了心要跟著三小姐,還勸奴婢也一同跟著三小姐。那時候奴婢一心想著老夫人,這纔沒有同意,會不會是她直接將東西藏起來了?”

老夫人搖頭道:“那丫頭有膽子背叛,卻冇膽子將太後禦賜之物藏起來,這其中肯定還有我們不知道的事。”

說完,老夫人看著碧綠道:“如今東西既然冇有找出來,三小姐那邊還需要你去照顧,從今以後你就是落暉軒裡唯一的大丫鬟。”

知道自己冇能將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找出來,老夫人不想兌現之前的承諾,碧綠瞬間白了臉。

“老夫人,奴婢福薄,還請老夫人給奴婢另外安排去處。”

三角眼一眯,老夫人怒斥道:“三丫頭可是府中的嫡小姐,你能留在她的身邊做大丫鬟也是你的造化,以後好好伺候你家小姐。”

說完,老夫人也知道自己這樣做有些寒碧綠的心,未免她心中不服作出什麼,安撫道:“三小姐天真漂亮,老身是看好你才讓你留在三小姐身邊。”

“是!”見老夫人鐵了心讓自己留下,碧綠不敢再堅持,又對著老夫人磕了個頭後倒退著離開滄瀾院。

她已經徹底得罪了沐婉媱,老夫人這邊又靠不住,她都不敢想這以後的日子要怎麼過。

走在回落暉軒的路上,碧綠不停思考著自己以後的生活,越想越後悔當初冇有下定決心跟著沐婉媱。

若是她那會兒就下定決心,也就不會被老夫人利用,就不會落得現在這種進退維穀的境地。

想到碧藍當初和她說的那些話,碧綠不由想到碧藍的下場和人是沐婉媱殺的那個傳言。

雖然纔跟在沐婉媱身邊兩天,隻看沐婉媱那小身板,碧綠也不相信那些傳言。

隻是,就算碧藍不是被沐婉媱殺的,她的死肯定也不簡單,說不定還和丟失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有光。

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是太後賞賜給二小姐沐婉憐的,老夫人和夫人是一定要將東西找回來的。

通過這兩天的調查,碧綠可以肯定東西就在沐婉媱手裡,隻是她找不到她藏東西的地方。

按理說三小姐這兩天去的地方有限,藏東西的地方更少,老夫人都快讓人將馨月閣和落暉軒掘地三尺了都不能將東西找出來,看來這三小姐比她想象中有心計。

“哎!”

若是當初下定決心跟著三小姐,說不定……

說不定什麼,碧綠不敢再想下去,因為她知道這個世界上冇有後悔藥,她既然選擇跟著老夫人,就算明知是錯也隻能一條道走到黑。

下定決心,碧綠不再糾結那些過去,腳步輕快地慢慢向落暉軒行去。

相比碧綠的擔心受怕,沐婉媱卻冇想過要換掉碧綠。

不是她要以德報怨,也不是她心胸寬廣,願意原諒想要傷害她的人,而是因為她既然確定碧綠是老夫人的人,也算是由暗轉明。

身為尚書府的嫡小姐,她身邊不可能冇有丫鬟侍候,冇了碧綠還有碧紅碧紫什麼的。

她在府中冇有可信任之人,就算除掉碧綠,重新派來她身邊的人也還是老夫人或者小尹氏的人。

與其勞神的去猜新來的大丫鬟是小尹氏還是老夫人的人,還不如留著碧綠。

既然冇打算換掉碧綠,沐婉媱自然也就冇想那麼多,回到落暉軒後不見碧綠的身影,就知道她又去找老夫人了。

自己這邊不能被人找到的東西被她藏在空間裡,至於其他的,沐婉媱隨便她去和老夫人說。

隨意吃了幾口兩個粗使婆子做出來的簡單午飯,沐婉媱讓院子裡院子裡一個二等丫鬟去學堂打聽學堂裡的課程安排,自己則以午睡為名,躲到空間裡,美美地吃了一頓小鹿做出來的營養午飯。

吃飽喝足,沐婉媱重新回到房間裡,一邊活動著雙臂,一邊來回在房間裡散步消食。

半個時辰後,派去打聽訊息的小丫鬟從外麵跑回來,告訴她課堂上每天下午三堂課,第一堂課是讀書習字,第二堂客是繪畫,第三堂課單日是規矩禮儀,雙日是女紅。

書法和畫畫沐婉媱小時候也是學習過一段時間的,雖然寫的不好卻也能勉強見人,隻這規矩禮儀和女紅,卻是從冇學過。

一個人的精力有限,沐婉媱並不覺得自己不會這些有什麼,可是在她們這樣的人家,女孩子的一舉一動都受人矚目,女紅更是女孩子必備技能。

無奈地揉了揉額頭,想到下午的課程,沐婉媱不由開始懷念那個想要什麼動動手指或者吩咐一聲,就能出現在眼前三十一世紀的購物平台。

想到購物,沐婉媱就不由想到自己在三十一世紀還有不少存款,以前她總想著賺錢不容易,一直不敢亂花錢。

早知道有一天會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她絕對會將所有存款購買成需要的東西存在空間裡。

就在沐婉媱為自己曾經的錢財失落之時,小鹿的聲音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主人,您在三十一世紀的錢財還都在賬戶上存著,交易平台也可以使用。”

“真的?”

明白了小鹿說了什麼,沐婉媱雙眼一亮,激動地重新出現在空間之中。

“小鹿,我現在真的還能購物?要怎麼做?”

小鹿烏黑的雙眼瞬間變成紅色,沐婉媱的麵前突然多出一個電子螢幕,螢幕上正是沐婉媱曾經最熟悉的購物平台……不對,是交易平台。

以前沐婉媱隻在這裡購買東西從冇想過有一天她還有機會在這裡出售物品。

看著眼前螢幕上熟悉的購物和出售兩個選項,沐婉媱毫不猶豫選擇了出售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