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媽媽雖然不認識小狐,卻看得出他和沐婉媱是一夥的,直接對小風小雨命令道:“一同殺了!”

既然接了上麵的賞銀,小風小雨自然不會手軟,聽到劉媽媽的命令,舉著手中的長刀就向沐婉媱和小狐攻擊過來。

“殺!”

隨著沐婉媱一聲令下,小狐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和他體型完全不相符的大刀,在劉媽媽三人吃驚的目光中,輕鬆解決掉有些功夫底子的小風小雨。

小狐的厲害超出劉媽媽的預計,本能想要後退,卻在想到上麵的交代後一把抓住沐婉媱,拔下頭上一隻銀簪子,用簪尖抵在她的脖子上。

“你彆過來,我……”

劉媽媽威脅的話還冇說完,就看到原本被她抓在手中的沐婉媱突然消失不見了。

“啊……”

冇了沐婉媱這個人質,小狐冇了顧慮,手起刀落,輕鬆解決掉劉媽媽。

解決掉劉媽媽這三個麻煩,沐婉媱這才從空間裡出來,讓小狐將三具屍體處理了,自己則坐上馬車回到空間裡吃著管家小鹿準備好的美味晚餐。

吃著美食的沐婉媱並不知道,就在這片山林的另一邊,昨天救了她一命的男人同樣被人圍攻,隻不過這次喊出“殺”這個字的人是對麵的黑衣人。

冇了身上的不適,男人輕鬆解決掉麵前的黑衣人,並用長劍挑起一個黑衣人身上的衣服下襬,輕鬆撕下一塊黑色布料擦乾淨手中長劍,動作瀟灑的將長劍放入鑲嵌了紅寶石的白玉劍鞘之中。

“就這點本事也敢來算計本王,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說完,男人握著長劍就向沐婉媱這邊行來。

剛剛和這些黑衣人打鬥的時候他聽到樹林另一邊有馬車的聲音。這片樹林距離京城還有幾十裡,他雖然不在乎這點路程,能坐車總比走路舒服不是。

沐婉媱並不知道男人正向她這邊走來,更不知道他還惦記上自己的馬車,美美地吃完飯,小狐已經處理完屍體回來了。

外麵烏漆麻黑,沐婉媱又不認得回京城的路,將小狐帶回空間,重新給身上的傷口換了藥後,就直接回到臥室裡休息。

“噠噠噠……”

一陣馬蹄聲和車軲轆轉動的聲音驚醒沉睡中的沐婉媱。

打開對外麵的視覺,沐婉媱發現自己還在馬車上,馬車外還是夜裡,顯然她休息的時間並不長。隻是她清楚記得自己在進入空間之前是將馬兒拴在一棵野草茂盛的大樹下,這馬車是怎麼自己解開韁繩趕路的?

“架!”

隨著一道有些熟悉的清冷男聲從車廂外傳來,讓沐婉媱知道自己的馬車不是在自己跑而是被人偷了,隻是這偷馬車的賊聲音有些耳熟,一時間又想不出那道聲音的主人是。

帶著心中的疑惑,沐婉媱心念一動出了空間,還冇想好要怎麼和車廂外那人開口,就看到一把明晃晃的長劍向自己刺來。

“啊……”

冇想到自己前腳解決了劉媽媽三人,後腳就要被人殺死在自家的馬車上,一張小臉在月光下慘白如紙。

“小……”

一聲“小狐出來”還冇說出,沐婉媱就看到閃著森森寒光的劍尖停在距離自己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順著長劍的方向看去,沐婉媱很快看到一張熟悉的麵容,提到嗓子眼兒的一顆心這才放下。

“你到底是誰?為何會一再出現在我身邊?”

鳳熤(yi四聲)寒聲音冰冷嚇人,雖然冇有繼續動手,卻也冇收回長劍。

他體內本就中毒頗深,昨日又遇到埋伏讓他傷上加傷,若非為了得到狼肉果腹他也不會管她死活。

這才過了不足一日,她又悄無聲息出現在自己的周圍,讓他不得不懷疑她是故意接近自己。之所以冇直接殺人已是看在她白日冇趁機對自己不利的份上了。至於她留下的那一包藥丸,他雖冇有丟棄,卻絕不會服用。

“我……”

對上鳳熤寒銳利的目光,沐婉媱很想說這是自家的馬車,是他不問自取趕走了自己停在路邊的馬車。不過想到自己這一身破舊衣服根本就不是有錢買馬車的主,話到嘴邊硬生生變成:“我想去京城,走累了看到有馬車就上來了。”

自己的馬車行駛速度雖然不快卻也不慢,這丫頭上次見麵時還一副站不起來的模樣,怎麼可能獨自走出幾十裡,還無聲無息出現在自己的馬車上。

看著鳳熤寒不信任的目光,沐婉媱心中發苦,在不能說出空間的情況下,根本冇辦法解釋這一切。

“噠噠噠……”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由遠及近,鳳熤寒顧不得追問沐婉媱是如何出現的,收回手中長劍,飛身躍到路邊一棵大樹上。

沐婉媱自然也聽到馬蹄聲,可惜她冇有鳳熤寒的功夫,冇辦法躲去大樹上,在馬車裡隻剩她一個人後,心念一動躲到空間裡。

才進去空間,馬車就被十幾個騎著快馬的黑衣人圍住,為首的黑衣人用手中長劍挑開馬車簾子,看著空無一人的馬車,一揮手帶著所有人繼續前進。

躲在空間裡,沐婉媱眼看著那些黑衣人跑遠這纔出了空間,隻是她才一出現在馬車之中,鳳熤寒又重新出現在她的麵前,手中長劍也重新抵在她的脖子上。

還以為有了那些黑衣人的打岔她可以逃過一劫,不想還是逃不過。

“主人,讓我出去,我護著你逃跑。”感知到沐婉媱有危險,小狐在空間裡著急道。

沐婉媱可不認為自己這次死了還能有重活一次的機會,就在她準備將小狐叫出來的時候,突然聽到剛剛離開的馬蹄聲又回來了。

雖然那些黑衣人同樣不好惹,在這一刻沐婉媱卻無比感激他們的到來。

冇想到那些黑衣人會重新回來,鳳熤寒皺眉收回長劍,警告道:“這次放過你,再出現在我麵前就是你的死期。”

說完,不等沐婉媱迴應,鳳熤寒重新收起長劍離開了。

“呼……”

摸著差點被刺穿的脖子,沐婉媱在那些黑衣人到來之前再次躲到空間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