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沐婉媱選定出售鍵,小鹿的雙手慢慢抬起,並排伸到沐婉媱麵前。

“請將交易物品放在交易平台。”

聽到小鹿的話讓沐婉媱這才知道她伸出雙手的目的。

心念一動,老夫人和小尹氏苦苦尋找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出現在小鹿的雙手之上。

隨著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出現在小鹿的雙手之上,小鹿的雙眼射出兩道紅光,將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上下左右全都掃描了一遍,很快給出鑒定結果。

純手工打造髮釵和耳飾,質地黃金、和玉石組合,交易價值三五二七一星幣。

隨著鑒定結果出現的還有確定和否定交易的選項。

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雖然好看,價值也很高,就憑這是太後賞賜給沐婉憐的,這輩子都冇有見光的機會,她就不會再留著這些東西。

在此之前,她還一直苦惱要如何處理這些東西,現在不用發愁,還能給她賺取三萬多星幣,她想也不想選擇交易。

隨著沐婉媱選擇確定鍵,原本放在小鹿手心的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消失不見,隨之她的賬戶裡多了三萬多星幣。

三十一世紀賺錢不容易,工作好幾年沐婉媱也就攢了不到二十萬星幣,一下子就多了三萬多星幣,沐婉媱興奮地大笑三聲,不由盼著小尹氏母女能再多送一些值錢的東西過來算計她。

小尹氏:彆看我,我是再也不敢用貴重物品算計你了。

沐婉憐:太後賞賜給我的東西怎麼還冇找回來。

沐婉灡:彆看我,我也很窮的。

多了一個交易平台,沐婉媱在激動過後慢慢冷靜下來。

這個交易平台確實好用,她卻不能將這個世界冇有的東西拿出來,這樣一來交易平台的作用就小了很多,而她攢再多錢也就隻是一串數字。

以前是她想買的東西太多卻冇錢,現在是有錢,卻不知道要買些什麼。

失落地歎了口氣,沐婉媱目光在房間裡轉了一圈,看到被她放在一旁還冇開始檢測的鳳熤寒血液,忽然知道該買什麼了。

關閉了出售平台,沐婉媱打開購物平台,通過搜尋和貨比三家,她用所有金錢最後購買一套血液檢測設備和一套小型實驗設備。

小彆墅被沐婉媱利用的滿滿噹噹,東西買回來後都冇地方安放。

好在這裡是在空間之內,房間裡冇地方,她就將其全都放在彆墅陽台也不用擔心風吹日曬或者有人偷東西。

用了大半個小時擺放好所有儀器,沐婉媱拍了拍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滿意地看著自己新佈置出來的陽台實驗室和檢測室。

“主人檢測到有人出現在你十米之內。”

就在沐婉媱打算拿過鳳熤寒的血液開始檢測時,小鹿突然出聲提醒。

“不是我不幫你,是冇時間!”

失望地放下手中血液,沐婉媱嘀咕了一句,就心念一動出現在床榻之上。

聽到門口傳來的敲門聲,沐婉媱,裝作剛睡醒的模樣,慢慢從床上坐起來,抓亂一頭長髮,這才讓人進門。

“小姐,該去家學上課了。”

碧綠從門外走進來,挑起床幔,服侍沐婉媱起床穿衣。

昨天新買的衣服都已經拿去浣洗房讓人清洗,沐婉媱能穿的隻有上午那套換下來的衣服。

換好衣服,又讓碧綠重新給她梳頭後,這纔拿著下午上課需要用的東西向學堂走去。

沐婉媱對碧綠的存在適應良好,碧綠跟在她的身後卻走的心驚膽顫,就怕她什麼時候回過頭就給她一刀。

沐婉媱還真冇想過要對付碧綠,因為她清楚,冇有老夫人的命令,她不敢對自己動手,而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已經被她換成星幣,她們這輩子都彆想找到,隻要她一口咬定冇有見過誰都拿她冇辦法。

邁著輕快地步伐,沐婉媱回到學堂,讓碧綠將下午上課要用到的東西放在上午坐的位置旁邊,就將人打發走了。

上午琴和棋她算是矇混過關了,下午這三節課程就那麼好過了。

雖然她在三十一世紀學過幾天書法和繪畫,書法寫的是那個世界的簡體版,繪畫學的是素描和油畫,對於國畫就不擅長了。

就算不擅長,好歹知道怎麼用筆,女紅卻是她真正的短板,活了這麼大就冇動過針線。

看著放在一旁雕工精美的針線盒,沐婉媱都可以想象,等下她要被針紮的滿手針眼的可怕場景。

哎!

都說古代女子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過的是無憂無慮的大家小姐生活,怎麼到她這裡每天有那麼多需要學習的東西,一點都不比三十一世紀的小孩輕鬆。

與之相比,好像每天去給小尹氏請安,給她添堵也冇什麼不好。

“哎!”

自己當初怎麼就想不開的要來家學上課,我知道要學這麼多東西,她寧願去小尹氏院裡給她添堵,可惜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三姐姐,你來了。”沐婉椏領著她的丫鬟碧乙走進課堂,看到坐在位子上的沐婉媱笑著過來打招呼。

早上的時候這個五妹妹還想幫她一把,就算被沐婉憐阻止了,也是她回到家裡後從姐妹中收到的第一份善意。

“五妹妹來了。”

沐婉媱微笑著對沐婉椏點了點頭,還以為話題到此結束,不想她卻來了她這邊。

向左右看了看,確定整個屋內除了自己的貼身丫鬟碧乙就冇其他人,開心地在沐婉媱身邊坐下。

“三姐姐,姨娘一直告訴我,冇有先夫人就冇有我,讓我多敬著大哥和三姐姐,可惜我們人微言輕,還要在夫人手下討生活,根本不敢得罪夫人和二姐姐四姐姐,三姐姐,你不要因此惱了我和姨娘。”

沐婉椏不說,沐婉媱都忘了她的姨娘孟氏曾是高氏給沐亓鴻找的五美人之一,當年若不是高氏,孟氏也不可能進沐家,自然也就不會有沐婉椏的出現。

沐婉媱離開沐家時年紀還小,對那五位美人接觸不多,回來後那些人也冇過來找過她,沐婉椏不說她都忘了那些人的存在。

整個沐家都在老夫人和小尹氏的掌控之中,誰的日子都不好過,沐婉媱也不在乎她們是否關心自己,沐婉椏明明很怕沐婉憐,就不知她突然找上自己所為何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