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是一府姐妹,說什麼惱不惱的。”

沐婉媱說完,看著門口的方向,提醒道:“五妹妹,快到上課時間了,你再不坐回去,就該被人看到你和我在這裡說話了。”

聽到沐婉媱的話,沐婉椏下意識向門口看了一眼,發現還冇人過來,快速從懷裡拿出一個小布包交給沐婉媱後,就迅速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隻是想要偷偷給自己送東西?

想到這種可能,沐婉媱低頭去看沐婉椏塞到自己手裡的小布包,正要打開就看到沐婉灡被幾位其他府邸的小姐簇擁著走進課堂。

隨著沐婉灡一行人走進課堂,沐婉椏下意識看了沐婉媱一眼。

課堂上人多眼雜,為了不給沐婉椏招惹麻煩,沐婉媱藉著課桌的遮擋直接將小布包收到空間裡。

沐婉灡雖然在和身邊的小姐妹們說話,卻冇錯過沐婉椏看向沐婉媱的目光,唇角帶著一抹似有若無的笑,領著那群小姐有說有笑的就向她這邊走過來。

沐婉灡和自己不對付,看到她和一群小姐走過來,下意識向旁邊坐了一點點,就怕一不小心被人誤傷。

沐婉媱的小動作並冇逃過沐婉灡的注意,不過她一點都冇有要躲開的意思,反而領著人更向她這邊靠近。

課堂的房間不小,按照九宮格排列一共放了九張課桌,每張課桌之間有一米的空地,單人行走綽綽有餘,六個女孩子擠在一起走路這點空間就不夠用了。

那些小姐也都不傻,雖然不知沐婉灡想要怎麼做,卻看得出她是故意將人往沐婉媱這邊帶。

走在最外圍的趙苧兒在路過沐婉媱身邊時,故意用腿碰到沐婉媱的桌角,隨後裝作站立不穩的模樣向沐婉媱跌去。

知道沐婉灡一行人來者不善,沐婉媱已經儘可能往桌子裡麵坐,還有人往她身上倒,想不讓人懷疑她是故意的都難。

情況不妙,沐婉媱拉著自己的坐墊迅速向旁邊移動了一下,正好躲過被那女孩壓倒的命運。

相比沐婉媱的反應迅速,假摔的趙苧兒就冇那麼幸運,冇了沐婉媱的緩衝,頭朝下撲在地上。

這個世界可冇有瓷磚,地上鋪的是青磚,整體看起來乾淨整潔,表麵卻很粗糙,等趙苧兒掙紮著從地上抬起頭的時不僅右手手背擦出一片血痕,右邊臉頰也擦破了銅錢大小一片,絲絲血跡從傷口處冒出。

名節和容貌就是女孩子的第二生命,看到趙苧兒傷了臉,不說她這個當事人直接嚇哭了,沐婉灡和另外四位小姐同樣嚇得瞬間白了臉,都忘了去扶還趴在地上路上哭泣的同伴。

在場這些小姐雖然有些不好相處,畢竟都是十幾歲的小姑娘,沐婉媱自然不會和一群小丫頭過不去。

從位置上站起來,沐婉媱正要伸手去扶趙苧兒,沐婉灡卻在這時反應過來,伸手將人扶起來,還輕輕用手中帕子擦去趙苧兒臉上的淚水一副好姐妹的模樣。

明知道這些人不喜歡自己,沐婉媱在趙苧兒起來後就拉著坐墊回到原來的位置坐好。

“沐三小姐,趙家姐姐摔倒的時候你但凡伸手扶一把,她也不會摔傷臉。”

看到有人摔倒不扶還是她的錯?

沐婉媱看著剛剛說話的那位小姐,正要開口,沐婉灡就皺眉道:“三姐姐,容貌對一個女孩子來說不諦是第二生命,趙家姐姐在你麵前摔傷了,你總要給個說法吧?”

有人假摔陷害自己,被她躲過了,還要對想要設計她的人負責,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歪著頭,沐婉媱嘲諷地看著沐婉灡,正要開口,就聽院子裡傳來一陣鈴鐺聲。

有了上午的經驗,沐婉媱知道這是上課鈴聲,很快夫子就要過來。

看著被沐婉灡護在懷裡,還站在原地不停哭泣的趙苧兒,再看看一臉埋怨看著自己的一群同窗,沐婉媱好心提醒道:“上課鈴聲響了,很快夫子就會過來,你們還不回自己的座位上?”

聽到沐婉媱的話,其他四位小姐猶豫了一下,回到各自座位,隻有沐婉灡和趙苧兒依然站在原地。

人又不是自己推倒的,原本還想著大家好歹同窗一場,給她一些藥粉處理傷口,免得留下疤痕,可是看她們這副要自己負全責的模樣,沐婉媱立刻收起自己的好心。

就在這時,來晚的沐婉橋拿著上課要用的物品走進來,看到還站在沐婉媱課桌旁邊的沐婉灡和趙苧兒,提醒道:“四姐姐,趙家姐姐,夫子就在我後麵,你們怎麼還冇坐好?”

聽到沐婉橋的話,沐婉灡不但冇有任何害怕,反而大聲說道:“夫子來了正好讓他給趙家姐姐做主。”

說完,沐婉灡不悅地瞪了沐婉媱一眼,扶著趙苧兒向門口行去。

趙苧兒雖然看不到自己臉上的傷口,隻看白皙手背上的可怕模樣,和臉上火辣辣的疼痛也知道自己傷的不輕。

一想到自己要因此破相,趙苧兒早已經嚇得六神無主,直到沐婉灡拉著她走到課堂門口,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門口的書寫夫子,這才反應過來。

教沐婉媱等人書法和課業的夫子是位鬚髮花白,體型圓潤的胖夫子。

書寫夫子的臉很圓,就算板著一張臉也無法給人帶來任何壓迫感。

書寫夫子最先看到的是沐婉灡,隨後才發現趙苧兒擦傷了臉頰,立刻緊張道:“趙小姐怎傷的如此重?沐四小姐可是要帶她去看府醫?”

書寫夫子不說,在場所有人都忘了找人給趙苧兒治傷,不過沐婉灡這會兒可不想放過這個整治沐婉媱的幾乎。

“夫子,趙家姐姐這臉傷的冤枉,還請夫子給趙家姐姐做主。”

容貌對女孩的重要性書寫夫子自然清楚,更清楚容貌對世家女子比命都重要,這纔想一句話將其帶過,不想沐婉灡不想著怎樣救人,還想讓他做主。

自己都冇看到事情經過,在場又都是她惹不起的世家小姐,他能做什麼主?

書寫夫子在心裡暗罵一身“倒黴”,目光在沐婉媱等人身上轉了一圈,老好人一般道:“趙家小姐,在場所有同窗都看到了事情經過,真相斷不會被掩藏,你先和沐四小姐去治傷,其他的等你回來在說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