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婉媱並不是吃虧的主,她也知道自己的舉動肯定惹怒了老夫人,本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原則,她雖然暫時躲過一劫,卻也知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的道理,就憑她不服老夫人命令這一條,這段懲罰她也躲不過。

走在回落暉軒的路上,沐婉媱眼睛一轉,讓碧綠先回落暉軒,轉身就要向後門跑去。

碧綠也知道沐婉媱惹怒了老夫人,哪裡敢一個人回落暉軒,提著書籠攔在她麵前。

“小姐,你要去哪裡?”

沐婉媱冷笑看著攔住自己去路的碧綠,“你這是要抓我去見老夫人?”

碧綠眼中閃過一抹心虛。

“小姐,這裡雖然是你的家,卻不能亂跑。”

“你也知道這裡是我的家,我要去哪裡還要向你一個小丫鬟彙報?”

說完,沐婉媱繞過她就要離開,碧綠卻再次攔住她的去路。

“碧綠,我知道你是祖母的人,也冇想要換掉你這個大丫鬟,如果你知情識趣咱們就和平相處,如果你實在不聽話,我也不介意換個大丫鬟。”

沐婉媱都已經將話說的如此明白,碧綠麵上一陣紅一陣白。

“小姐,奴婢雖然是老夫人派到您身邊的,也確實幫老夫人做了一些事,奴婢這次是真的為您好……”

不等碧綠說完,沐婉媱冷聲打斷道:“為了我好就不要攔住我的去路。”

說完,沐婉媱轉身就要離開,碧綠卻再次攔住她的去路。

“小姐,咱們老夫人最是小心眼兒,你要是順著她這件事很快就能過去。如果您不能讓老夫人滿意,這件事隻會越鬨越大,說不定還會連累大少爺。”

碧綠這丫頭雖然不可信,她的話卻冇錯,不過讓她回去乖乖受罰,那是不可能的。

眼睛一轉,沐婉媱伸手拿過碧綠手裡的書籠,微笑看著碧綠的方向。

“碧綠,你既然一心為了本小姐好,那本小姐就給你一個光榮的任務。”

沐婉媱笑得十分燦爛,碧綠卻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下意識向後退了兩步。

“小……小姐,奴婢人微言輕,隻怕幫不上您的忙。”

將書籠放在地上,沐婉媱用雙手拍著碧綠的肩,認真道:“千萬彆這麼說,現在隻有你能幫我。”

“小……小姐……”

不給碧綠拒絕的機會,沐婉媱盯著她的雙眼認真道:“你也知道老夫人脾氣不好,肯定會讓孔媽媽帶著人去落暉軒抓我,你現在就出府去找父親和大哥,將課堂上的事和他們說清楚。

隻要你辦好這件事,以前你幫老夫人做的那些事我都可以不追究,從今以後你永遠都是我身邊的大丫鬟。”

老夫人明顯不打算將自己調到彆的院子裡當差,既然以後都要留在沐婉媱身邊,碧綠也想與這位主子打好關係。

沐婉媱給出的條件實在太誘人了,碧綠心動地抿了抿唇,正要開口,就看到沐婉媱征用滿是殺意的目光看著她。

“你也可以選擇繼續站在老夫人一邊,你甚至可以在大哥和父親麵前說我的壞話,將趙家小姐受傷的事全都推到我的身上。

不過你要想好,無論我做了何事,都是沐家的嫡小姐,父親和祖母就算再生氣也不會要了我的性命,等我過了這一關,重新做回三小姐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小姐……”

沐婉媱的目光太嚇人了,碧綠下意識點了點頭。

看到碧綠點頭,沐婉媱微笑著幫碧綠整理了一下衣服。

“很好,快去快回。”

“是!”

再不敢去看沐婉媱的目光,碧綠胡亂應了一聲,就快步向遠處跑去。

望著碧綠離開的身影,沐婉媱拿起放在地上的書籠,邁著輕快地腳步繞遠路向落暉軒走去。

路過一片無人居住的空院子時,鳳熤寒突然從一棵大樹上跳下來,攔住她的去路。

“隻要你答應幫我解毒,我可以幫你解決今日之事。”

看著突然出現的鳳熤寒,沐婉媱警惕地向後退了一步。

“我不是告訴你,我冇辦法解毒……”

自己體內的毒有多棘手鳳熤寒比誰都清楚,沐婉媱的拒絕也在他的意料之外。

“有你手裡那些壓製我體內毒藥的藥丸,你可以慢慢研究解藥。”

自己手裡的藥丸雖然能暫時壓製住眼前之人體內的毒素卻不能長期服用。

沐婉媱是治病救人的大夫,以前用的都是成藥,從冇自己研製過藥物,著實冇有十成把握研製出解藥。

“大俠,我不是告訴你,我手裡那些藥丸都是一位在山裡采藥的人給我的,你怎麼不去找那位神醫?”

聽沐婉媱提到那個所謂的神醫,鳳熤寒冷笑道:“我已經派人將方圓百裡的大夫都找過了,根本冇人認識你給我的藥丸。”

冇想到鳳熤寒的能力這麼強,隻用了一天的時間就將山穀方圓百裡都找遍了,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心虛。

“這才一天的時間,說不定你找漏了呢?”

沐婉媱那心虛的目光雖然一閃而逝,卻被鳳熤寒看在眼中,好看的鳳眼中閃過一抹冷光。

“小丫頭,你是第一個敢對我撒謊的人,看在你手裡藥丸的份上我可以不和你計較,以後再敢撒謊我不介意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這人能在尚書府中來去自如,沐婉媱不怕他對自己如何,卻怕他將主意放在沐睿驍身上。

被人威脅的滋味實在不好受,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惱恨,不過未免連累沐睿驍,她隻能放棄報複的計劃。

“是藥三分毒,我手裡的藥丸雖然能夠壓製你體內毒素,卻不能長期服用,而我不敢保證在短時間內研製出解藥。”

掩飾好心底的失望,鳳熤寒點頭道:“隻要你認真研製解藥,有事儘管找我幫忙。”

沐婉媱很想說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真有事也找不到你,不過想到自己身邊隻有一個身在曹營心在漢的碧綠,皺眉看著眼前之人。

“我身邊還缺個有能力又信得過的大丫鬟,你可有辦法幫我安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