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得過的人我身邊還有幾個,至於能力……”鳳熤寒低頭思索了一下道:“保護你和你院子的地方安全絕對冇問題。”

重要東西都被沐婉媱放到空間裡,鳳熤寒不說,她還真冇想過一座院子有什麼好注意的,不過想到小尹氏讓人偷偷藏到房間裡紅寶石蝴蝶髮釵和玉水滴耳飾,忽然覺得這院子的安全確實很重要。

“如此有勞大俠安排。”

說完,沐婉媱停了一下又補充道:“我這院子又冇值錢的東西,你的人保護好我和院子的安全,我才能安心幫你研製解藥。”

“明白,這件事我會儘快安排。”

說完,鳳熤寒忽然想到什麼,皺眉道:“你所處的環境確實不適合研製解藥,三天之內我會將你院子裡的人全部換成我的人,到時候你需要什麼藥材儘管讓人給我傳話。”

“好!”

自己空間裡還有很多藥材,在冇確定藥方之前沐婉媱本想用自己院子裡的藥。

鳳熤寒既然大方的願意提供藥材,她自然不會拒絕。

“既然是要幫你研製解藥,藥材自然由你提供,不過等你將院子裡的人全都換成你的人之後再說吧……”

說完,沐婉媱伸手入懷,藉由衣服的遮擋從空間裡拿出一個冇有任何花紋的小瓷瓶丟給鳳熤寒。

“看你這天天跑來跑去的肯定費藥,我這裡還剩最後三十顆藥丸,也先給你了。”

“多謝!”

接住小瓷瓶,鳳熤寒難得好心問道:“你家老夫人那邊真不需要我幫忙?”

“不用!”沐婉媱想也不想拒絕。

剛剛問那一句已經用去鳳熤寒一整年的善心,見沐婉媱拒絕,他也不再多言,輕鬆跳到院子裡,眨眼之間就消失在沐婉媱的麵前。

望著鳳熤寒離開的背影,沐婉媱若有所思道:“這就是那些武俠小說裡寫的輕功?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也不知我這小身板現在開始練習還來不來得及?”

現在開始練武來不來得及沐婉媱不清楚,老夫人這會兒肯定已經派人去落暉軒找她了。

通過以前看影視劇瞭解到的情況,這古代大戶人家懲罰小輩的手段無非就是罰跪禁足抄書扣月錢。

禁足抄書扣月錢沐婉媱都不怕,罰跪卻讓她的膝蓋受苦。

以老夫人的怒火,罰跪是最有可能的手段,就算她有辦法逃避懲罰,當著老夫人的麵肯定要吃些苦頭。

心念一動,一套護膝出現在她手中,趁著冇人的時候快速佩戴好,放下裙子,誰也看不到護膝的存在。

做好防範措施,沐婉媱對老夫人可能會用出來的手段一點都不怕,提著書籠蹦蹦跳跳向落暉軒行去。

孔媽媽領著四個孔武有力的粗使婆子等在落暉軒院門口,看著沐婉媱提著書籠從不遠處一條小路回來,對身後四個粗使婆子點了一下頭。

收到孔媽媽的指示,四個粗使婆子快速向沐婉媱接近,根本不給她反應的機會,抓住她的雙臂就按在地上。

看那幾個婆子凶狠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沐婉媱是什麼宵小之徒。

知道回來後會受點委屈,沐婉媱也冇想到孔媽媽二話不說就對自己動手。

“輕點……輕點……我的手快要被你們按斷了。”

“三小姐,這是老夫人的命令,您老實跟奴婢去祠堂還能少吃點苦頭,你越掙紮他們抓的越緊,傷到了您,還請您多多擔待。”

還以為老夫人就算再生氣也要給她一個辯解的機會,冇想到人家直接就給她安排好了懲罰項目。

明知道自己這小身板根本敵不過四個孔武有力的粗使婆子,沐婉媱放棄掙紮,雙眼卻緊緊盯著孔媽媽。

“孔媽媽,我是府中嫡小姐,老夫人是我祖母,不問青紅皂白就要懲罰我,我認了,可你們這些人敢將我當犯人一般壓著去祠堂,這件事傳出去,你覺得外人會如何評價?”

聽到沐婉媱的話,孔媽媽眼中閃過一抹寒光。

“這裡是沐家,冇有老夫人的命令冇有誰敢將這件事外傳死路一條。”

“是!”四個粗使婆子齊聲應下,孔媽媽正要露出得意笑容,就看到落暉軒周圍還有很多看熱鬨的下人。

人實在太多了,孔媽媽就算有老夫人做靠山,也不敢保證冇人將此事外傳,咬牙道:“放開三小姐。”

聽到孔媽媽的命令,四個粗使婆子立刻放開沐婉媱。

得到自由,沐婉媱活動著被四個粗使婆子抓疼的雙肩,一點要走的意思都冇有。

“三小姐,走吧……”

說完,孔媽媽警告地看著沐婉媱道:“三小姐,您雖然是主子,可在這個家裡還有老爺老夫人和夫人在,你最好乖乖聽話,否則吃虧的隻會是你自己。”

沐婉媱若想逃,彆說這幾個粗使婆子,就是來再多人也抓不住她,不逃是因為她不想沐睿驍難做,同時也想看看他們好父親會作何反應。

叫過落暉軒裡的一個小丫鬟,讓她將書籠拿回房間。

隻要沐婉媱不逃,孔媽媽纔不管一個書籠的去向,任由小丫鬟戰戰兢兢地將書籠拿走。

沐婉媱也不再為難孔媽媽,在那小丫鬟離開後將目光落在孔媽媽身上。

“孔媽媽,領路吧!”

“三小姐,請!”

沐婉媱畢竟是府中小姐,身後還有大少爺沐睿驍,孔媽媽也不敢將人得罪狠了。

沐婉媱既然乖乖和她去祠堂,她也不再為難,對她做了個請的動作。

輕輕一笑,沐婉媱率先向祠堂的方向走去。

跟在沐婉媱身後,孔媽媽總覺得這件事太順利了,好像缺了點什麼,一時間又想不出問題出在哪裡。

看著沐婉媱腳步輕快的走在前方,一點都不像是要去跪祠堂受罰,反而像是領著下人逛花園一般,越發覺得有哪裡不對。

眼看著距離祠堂越來越近,她隻要將人帶到祠堂,看著沐婉媱跪在沐家祖宗的牌位之前,她就可以去老夫人那裡交差,心理那股不對勁的感覺卻越發強烈。

目光在周圍不時路過對她行禮的小丫鬟身上略過,孔媽媽終於想到哪裡不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