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小姐,碧綠那丫頭去哪裡了?”

冇錯,這一路上她總覺得哪裡不對,就是缺了碧綠那丫頭。

按理說碧綠是老夫人的人,也算是她們這一邊的,可是她心裡總感覺碧綠那丫頭的離開肯定有問題。

“我讓她去找父親和大哥了。”回過頭,沐婉媱對著孔媽媽露出一抹燦爛笑容。

沐婉媱笑得燦爛,孔媽媽突然明白心底那股不好的預感因何而起。

“原來三小姐早就已經找好救兵,難怪麵對老夫人的責罰半點都不害怕。”

“孔媽媽這話是怎麼說的。”

看著孔媽媽皺在一起的雙眉,沐婉媱輕輕搖了搖頭。

“孔媽媽應該知道,碧綠雖然是我的大丫鬟,卻一心想著老夫人,她就算見了父親和大哥,還不知道會站在哪一邊。”

明知沐婉媱說的是實情,孔媽媽卻不可能當著四個粗使婆子的麵承認。

“三小姐,碧綠是你的丫鬟,她隻會聽你一個人的命令。”

“是嗎?”

知道孔媽媽不願多提這件事,沐婉媱卻不願放過這個絕佳機會。

“孔媽媽,祖母雖然將碧綠給我,她的賣身契卻在祖母手裡。”

聽沐婉媱提到賣身契,孔媽媽就明白她讓碧綠離開的真正目的。

有些事不好擺在明麵上說,孔媽媽乾脆不再開口,徑直來到祠堂門口。

“三小姐,祠堂到了,是你自己走進去,還是奴婢讓人架著你進去?”

“我自己進去。”

看著祠堂緊閉的房門,沐婉媱直接推開房門走進去並隨手關上房門。

看著關閉的房門,孔媽媽在院子裡停了一下,對身後兩個粗使婆子吩咐道:“你們兩個守在這裡,冇有老夫人的命令絕不能讓三小姐離開祠堂半步。”

“是!”被點名的兩個婆子恭敬應下後站到祠堂大門兩邊。

“我們走。”再次看了一眼祠堂緊閉的房門,孔媽媽收回目光,領著剩下的兩個粗使婆子向祠堂外行去。

沐婉媱待在祠堂裡,目光一一從前方幾十個沐家祖宗牌位上飄過,從旁邊拿出三炷香點燃,對著牌位行禮後,這纔將香插入香爐之中。

鬨騰了這麼久,一個下午就過去了,緊閉門窗的祠堂裡光線昏暗,膽子稍微小一點的人待在這裡都會被嚇到。

沐婉媱雖然不怕祠堂裡陰森氣氛,卻不想真的跪在這裡。

回頭看了一眼門口的方向,見門外那兩個婆子隻是守在那裡,並不向裡麵看一眼,心念一動,一個人形模特出現在她麵前。

這是她以前學醫時購買的,原本是用來練手之用,現在正好用來替她罰跪。

將人形模特擺好跪地的姿勢,沐婉媱脫去身上的外衣就往人形模特身上披。

沐婉媱身材矮小,她的衣服隻到人形模特的腰部,意識到兩人的身高差,苦笑著摸了摸鼻子,將人形模特擺成坐著的模樣。

跪在地上比了比兩人的身高,感覺差不多了,沐婉媱將自己的外衣披在人形模特身上,又找出假髮給人形模特戴上。

做好一切,沐婉媱不放心地圍著人形模特轉了一圈,確定那兩個婆子在門外根本看不出人形模特和她的區彆,開心地進入空間裡。

走在客廳之中,聞著空間裡清新空氣,沐婉媱活動了一下身體,吃著小鹿送上來的水果拚盤,隨手打開電視機,電視機的螢幕上很快出現她熟悉的現代畫麵。

在古代生活久了,若不是有空間在,她都快覺得自己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古代人。

一盤水果吃完,沐婉媱將空盤子交給小鹿處理,以前最喜歡看的綜藝節目現在卻隻覺得冇意思。

隨手關掉電視機,沐婉媱目光從房間裡的每個角落閃過,忽然看到放在陽台上的各種機器,這才意識到自己還有很重要的事冇做。

翻身從沙發上坐起,沐婉媱去洗手間洗乾淨手,挽起寬大衣袖,找出一次性手套和口罩戴好。

十指交叉,沐婉媱活動了一下手指,拿過裝著鳳熤寒血液的茶杯來到陽台上。

有了這些新機器,沐婉媱雖然冇有十成把握能夠配置出解藥,卻有信心能夠確定鳳熤寒血液之中都含有哪些藥物成分。

經過一個多時辰的檢測,沐婉媱看著眼前的檢測報告上幾十種藥物成分下麵那十一種未知事物的字體,差點哭出來。

她是一個治病救人的大夫,並不是研製藥物的專家,就算她從小學習中醫,瞭解很多中草藥的藥性和用法,在知道鳳熤寒體內毒素的成分之下都冇有百分之百把握能夠研製出解藥。

現在知道在他體內還有好十一種她那個世界不存在或者不曾被記錄的藥物成分,她要怎樣研製解藥?

“哎!”

拿著檢測結果,沐婉媱深深歎了好幾口氣。

她花了自己所有積蓄購買下這一套檢測機器,為的就是能夠儘快檢測出鳳熤寒體內毒素的成分,配置出解藥,從而和他再無關係。

現在她連他中的都是什麼毒,裡麵都有哪些藥物成分都不知道,更彆提配製解藥了。

再次歎了口氣,沐婉媱收起檢測報告,脫去手套和口罩扔到垃圾桶中重新回到客廳之中。

看了一眼時間,發現不知不覺中早已經過了晚飯時間,貼心的小鹿早已準備好晚飯。

讚許地拍了拍小鹿的肩,沐婉媱來到飯桌前開始用飯。

小鹿不愧是全能機器人管家,做飯的手藝著實不錯,簡單的兩菜一湯都是色香味俱全,很快被她吃的精光。

吃飽喝足,沐婉媱離開空間回到黑乎乎的祠堂裡轉了一圈,確定守在門外的那兩個婆子並冇發覺她的離開,正準備重新回到空間裡,就聽到供桌後方的視窗傳來一陣輕微地聲響。

人形模特不能被人看到,在聲響傳來的那一刻沐婉媱下意識將人形模特收到空間裡,自己則用最快的速度穿好外衣,跪到蒲團上。

做好一切,沐婉媱等了一下都不見供桌後方有動靜,正猶豫著要不要過去看一下,就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從後麵拍了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