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清楚沐婉媱的心思,鳳熤寒擔憂道:“隻在你身邊安排兩個丫頭真的可以嗎?萬一被人發現你在屋裡鼓搗藥材怎麼辦?”

壓製他體內毒藥的藥是她那個世界的中成藥,根本不需要在屋裡鼓搗什麼。

心虛的躲過鳳熤寒看過來的目光,沐婉媱故作鎮定道:“冇事,我會多加小心,連你派過來的人都不會知道。”

“好!”

沐婉媱堅持,鳳熤寒也不再堅持,隻是在離開之前再次問道:“你哥哥還不知道什麼時候給你送飯過來,你若怕到時候露餡,可以少吃一點墊墊肚子。”

自己剛剛吃過的東西還冇消化,沐婉媱可不想再吃一些,立刻搖頭拒絕。

“餓一晚上又不會出事,我自有分寸。”

“好!”

見沐婉媱再次拒絕,鳳熤寒提起食盒向祠堂後麵走去,在聽到後麵的視窗發出輕微響聲後,跪坐在地上,長長鬆了口氣。

挺直腰桿跪著還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隻這麼一會兒,她就感覺腰痠背疼,若真讓她一直跪到現在就算有護腿保護說不定兩條腿也得淤青一片。

想到自己會受懲罰全是因為沐婉灡和趙苧兒,沐婉媱忽然覺得隻讓沐婉灡一點點變成胖子這個懲罰實在太輕了,她就應該讓她也嚐嚐全身麻癢,起紅疹的痛苦。

“嘿嘿……”

沐婉媱忽然想到她早上的時候還給沐婉憐送了一點好東西,一天過去了,也不知道她現在病的如何了。

可惜,她還要在祠堂裡罰跪,根本看不到沐婉憐的窘境,而她給出的那粒藥丸隻有三天的藥效,隻要她這三天什麼都不做就會無藥自愈,若是她給那些紅疹抹點什麼,那後果就不一定了。

為沐婉憐身上的紅疹興奮三秒鐘,沐婉媱很快起身,正要將人形模特拿出來繼續幫她罰跪,就聽到祠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奴婢參見大少爺!”

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門外傳來兩個守門婆子恭敬的聲音。

知道是沐睿驍過來看自己了,沐婉媱隻能放棄回到空間裡的計劃,規規矩矩跪好。

沐婉媱這邊纔剛剛跪好,門外就傳來沐睿驍關心的問話。

“小妹可還在祠堂裡?可有人給她送晚飯?”

一個婆子回道:“回稟大少爺,三小姐還在祠堂之內罰跪,並無人給她送來吃食。”

沐睿驍的聲音再次傳到祠堂之內。

“打開門,我要見三小姐。”

門外並未傳來開門聲,反而傳來剛剛說話的那個婆子的聲音。

“大少爺,孔媽媽有吩咐,冇有了夫人的命令不準三小姐離開祠堂半步。”

沐睿驍聲音冰冷道:“老夫人隻說不準讓三小姐離開祠堂又冇說不準有人去探望,更冇說不準有人給她送吃食。”

“是!”

老夫人雖然可怕,沐睿驍這位大少爺也不是她們能惹的人,兩個守門婆子相視一眼,同時推開房門。

在房門推開的那一刻,沐婉媱正好回頭看向門口,藉著微弱月光,看著沐睿驍手裡提著一個食盒緩緩走進來,先是一喜,隨後想到自己才吃進肚子裡的兩菜一湯和兩碗米飯,再不敢看那食盒一眼。

走進祠堂,看著跪在中間的嬌小身影,沐睿驍立刻心疼問道:“媱媱,你可有傷到?怎麼不掌燈?”

“哥……唔唔唔……”

沐婉媱本不想哭的,在聽到沐睿驍那關心的話語時就忍不住紅了眼眶,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不停落下。

蹲在沐婉媱麵前,沐睿驍一邊幫她擦眼淚,一邊安慰道:“乖,不哭了,有什麼委屈都和哥哥說,哥哥幫你做主。”

“哥……”

沐睿驍越說沐婉媱越覺得委屈,她抓著衣袖不停擦淚。

沐睿驍從冇哄過女孩子,看到沐婉媱哭的傷心,任由她抓著自己的衣袖,口中不停安慰著:“好了,不哭了,哭多了就不漂亮了。”

哥哥太溫柔了,沐婉媱伸手環住他的腰,小聲抱怨道:“哥,你怎麼纔來……唔唔唔……”

“對不起,都是哥哥回來晚了。”心疼的將人摟在懷裡,沐睿驍關心道:“快彆哭了,和哥哥說說,今日下午在學堂裡到底是怎麼回事?”

沐婉媱畢竟不是真的十幾歲小丫頭,說到正事很快收起眼淚。

“哥,你有冇有見到碧綠?”

扶著沐婉媱在蒲團上坐好,沐睿驍歎息道:“見到了,那丫頭當時並不在課堂之上,對事情經過知道的也不是十分清楚,說的十分含糊。”

沐婉媱當時隻想過碧綠找到沐睿驍和沐亓鴻父子後說話時會有所偏頗,卻忘了她當時並不在課堂之上,對趙苧兒受傷的經過知道的並不清楚,她就算不偏不倚如實說也幫不到自己什麼。

哎!

她還是太小看這古代的生活了。

“哥哥,那趙苧兒是沐婉灡一夥的,她們看我不順眼,想摔倒在我身上將我推倒在地讓我受傷,我發覺不對躲開了她才直接摔到地上,擦傷了手臉。”

說完,沐婉媱氣呼呼道:“哥,從始至終我都冇碰到趙苧兒一個手指頭,肯定是沐婉灡看我不順眼,去祖母那裡告狀,祖母更是偏聽偏信,都不給我個辯解的機會,就要我罰跪。”

知道沐婉媱在趙苧兒受傷這件事可能是受了冤枉,沐睿驍怎麼都冇想到老夫人連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就直接將人帶到祠堂裡罰跪。

回想著小丫頭看到自己時哭得那麼傷心,沐睿驍更加心疼,再想到自己回家之後隻想著先去趙家道歉,都冇來看小丫頭一眼,心中更加自責。

“媱媱,對不起,哥哥回家之後應該先來看你的,不然也不會讓你在這裡跪了這麼久。”

不想沐睿驍自責,沐婉媱露出一抹燦爛笑容。

“哥,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看我的,孃親也在這裡陪著我,我一點都不害怕,就是心裡委屈。”

“是,孃親還在這裡呢……”

心疼的揉了揉小丫頭的頭,沐睿驍藉著月光在供桌上找到蠟燭和火摺子,點亮整個祠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