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燭光照亮祠堂裡的一切,沐婉媱將目光落在沐睿驍帶來的食盒上麵,不過她很快將目光收回。

“哥,外麵情況如何了?祖母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

提到老夫人,沐睿驍眼神暗淡了幾分,愧疚道:“祖母還在生氣,說要讓你罰跪三天三夜,我當時不知事情經過,也不好和祖母頂撞,就先應下了。”

說完,沐睿驍怕沐婉媱生氣,忙補充道:“現在知道受委屈的人是你,等你吃過晚飯我就去見祖母,今天晚上一定讓你回落暉軒。”

說著,沐睿驍就要去拿食盒,被沐婉媱一把按住了。

“哥,祖母有心給我個教訓,哥哥若是再晚去一會兒她說不定就睡下了,不如哥哥現在就去找祖母就求情。”

想到沐婉媱說的這種可能,沐睿驍一刻都等不得,轉身離開祠堂,快步向滄瀾院行去。

看著沐睿驍離開的背影,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愧疚,打開食盒,將裡麵的飯菜一一拿出來放在地上。

雖然晚了,沐睿驍帶來的飯菜還是十分豐盛,仨菜一湯有葷有素,看著就很美味的樣子。

拿起筷子,沐婉媱將三道菜全都吃了一點,見外麵兩個守門婆子不時往屋裡看,直接將兩人叫進來,讓她們將飯菜拿到外麵去吃。

沐婉媱被關進祠堂後,兩個守門婆子就一直守在門外,晚飯都還冇吃。

這些飯菜雖然都是沐婉媱吃過的,兩人也顧不得那麼多,端著飯菜走到廊下你一口我一口的很快將飯菜全都吃光了。

兩個婆子也知道這些飯菜都是沐睿驍給沐婉媱準備的,吃完之後將碗筷裝回食盒後就關了房門,繼續守在門外。

屋裡有了燭光,又不知沐睿驍什麼時候回來,沐婉媱不敢再躲到空間裡,不過她也不會安安分分的跪著,坐在地上靜靜看著祠堂裡的一切。

相比沐婉媱這邊的平靜,沐睿驍在離開後先來到老夫人的院子。

看著這邊燭火都滅了,果然如沐婉媱說的那般已經歇下的訊息,心中越發著急。

老夫人是長輩,沐睿驍不敢在滄瀾院中吵鬨,又去外院書房找了正在書房之中寫奏摺的沐亓鴻。

沐亓鴻對自己這個長子很是滿意,以前隻要她過來不論什麼時候書房的大門都為他敞開,這次卻有心不見,正要讓人說他歇下了有話等明,沐睿驍就繞過攔門侍衛徑直推門而入。

人既然闖進來了,沐亓鴻就不能再將人趕出去,麵無表情地放下手中毛筆,示意他去一旁等待。

沐睿驍並冇去一旁等待,而是站在原地拱手行禮。

“父親,三妹在祠堂裡罰跪快三個時辰了,兒子請父親準許她先回房休息。”

沐亓鴻眼神閃了一下,皺眉道:“人是你祖母下令要罰的,你要救人就該去找你祖母。”

“父親,今日之事錯不在三妹,祖母連事情經過都不聽就直接定三妹的罪,這樣的處理結果有失偏頗……”

不等沐睿驍說完,沐亓鴻就打斷道:“灡姐兒和趙家小姐將事情經過說的很清楚,三丫頭有錯在先……”

一聽沐亓鴻將所有罪責都推到沐婉媱身上,沐睿驍皺眉打斷。

“那是灡姐兒的一麵之詞,我剛剛去祠堂看過三妹,她說從始至終她都冇碰過趙家小姐一片衣角,是趙家小姐為了幫灡姐兒出氣,故意去推三妹妹,被三妹妹躲開後自己站立不穩才摔倒的。

趙家小姐算計人在前,自己受傷在後,還要惡人先告狀,這樣的人就不配在我沐家讀書。”

盯著激動的沐睿驍,沐亓鴻眼中閃過一抹失望。

起身離開書桌,沐亓鴻目光冷厲地盯著沐睿驍的雙眼,聲音冰冷問道:“你知道的也是三丫頭的一麵之詞,你怎知她不是為了逃避責任在說謊?”

“三妹妹不會。”沐睿驍回視著沐亓鴻的雙眼,認真道:“三妹妹將事情經過說的一清二楚,灡姐兒卻一再強調趙家小姐的委屈和這件事的後果,兩者之間說在說謊一目瞭然。”

聽沐睿驍將一切分析地頭頭是道,沐亓鴻眼中閃過一抹欣慰,卻隻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那又如何?”

沐睿驍想也不想道:“自然是還三妹妹一個公道,免了她的懲罰。”

“這不可能!”沐亓鴻失望地看著沐睿驍,“枉你能考中狀元,有些事還不如你祖母和灡姐兒看的通透。”

“兒子不明白父親的意思。”

輕輕拍了拍沐睿驍的肩,沐亓鴻收起眼中的冷光,語重心長道:“不管趙家小姐受傷的經過如何,她總是在我沐家受的傷,女孩子的容貌相當於第二生命,我沐家總要給趙家一個說法。

今日你跟為父一同去趙家道歉就做得很好,為父也知道這次委屈了三丫頭,卻能讓趙家冇理由再找我沐家的麻煩。”

明白了沐亓鴻這麼做的目的,也知道他要沐婉媱要在祠堂裡罰跪三天,沐睿驍心痛地問道:“父親是要犧牲三妹妹而儲存自己的官位?隻怕那趙家還冇有這個能力吧?”

“千裡之堤毀於蟻穴,我沐家能有如今的位置不容易,那趙家的能力雖然一般,也確實冇有能力撼動我沐家。

在這京城之中,還有很多人在盯著我的位置,三丫頭這次受的委屈為父不會忘記……”

見沐亓鴻鐵了心要犧牲沐婉媱,沐睿驍雙眉緊緊皺在一起。

“父親,母親離開之前拉著兒子的手要兒子保護好妹妹,以前兒子在外麵讀書,無能為力照顧妹妹,讓她在莊子上生了六年的苦。在考中狀元的那一刻,兒子就在心裡發誓,從今往後再不讓她受任何委屈。

今日之事明明是灡姐兒和趙家小姐的錯,三妹妹無辜被罰跪祠堂三個時辰已經委屈,既然在父親這裡說不通,兒子隻能不孝,親自去祠堂帶三妹妹回來。”

說完,沐睿驍轉身向門口走去,卻在走到門口的那一刻被守在門外的侍衛攔住去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