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纔回到空間裡,那些黑衣人又在馬車周圍停下,沐婉媱躲在空間裡看到有兩個黑衣人跳下馬背,走到馬車旁抽出手中長刀,直接將馬車劈成四份。

“啊……”

那兩個黑衣人的攻擊又快又狠,就算明知道對方的長刀傷不到自己,眼看著長刀在自己身上劃過,沐婉媱依然不由自主大叫出聲。好在她此時身處空間之中,不論叫的多大聲外麵的人都聽不到半點聲音。

那些黑衣人拆了馬車,確定不可能有人躲在裡麵後,牽著馬就要原路返回了。

馬車被那些人拆了,還要搶走自己的馬,難道要她憑著兩條腿走去京城?

一想到自己要一步一步回京城,沐婉媱恨極了搞破壞的黑衣人,將一包白色粉末交給小狐。

“那些人打壞了咱們的馬車還要搶走咱們的馬,實在太可惡了,你去將那些人解決了……”

這些白色粉末看著平平無奇,卻是沐婉媱用十多種藥物提煉出來的藥粉,一隻成年大象聞到一點點都會瞬間昏迷,原本是給沐家那些人準備的,冇想到在這半路上就用到了。

小狐功夫很高,就算冇有這些藥粉,他也能輕鬆解決這些人,可他隻是個機器人,聽到沐婉媱的命令,收下藥粉後突然出現在馬車廢墟之中。

看到有人出現,那些黑衣人眼中閃過一抹精光,舉著手中長刀就向小狐攻擊過來。

鳳熤寒雖然離開了,卻不放心沐婉媱一個小丫頭對上一群黑衣人,一直躲在遠處注意著馬車這邊的情況。

眼看著那些黑衣人拆掉馬車都不見沐婉媱出現,鳳熤寒還以為她輕功了得,趁自己不注意逃走了。一轉眼就看到一個黑影突然從馬車廂廢墟裡衝出來,在那些黑衣人靠近之時,黑影手一揚就輕鬆將黑衣人全都解決了。

和那些黑衣人交手過許多次,鳳熤寒非常清楚自己要經過一番苦戰才能解決那些人。

馬車裡隻有一個人,鳳熤寒本能將小狐認作沐婉媱,知道她果然不若表麵那般柔弱,嘴角噙著一抹冷笑,飛身向遠處行去。

沐婉媱並不知道小狐的一舉一動都被鳳熤寒看到了,還以為一切都做得神不知鬼不覺。

在那些黑衣人昏倒後,將其交給小狐處理,自己則連同黑衣人的所有馬匹一起收到空間裡,在小狐回來後,走到路邊大樹後直接進了空間睡大覺。

沐婉媱不認得去京城的路,右腳扭傷還冇完全好,又不會騎馬,空有十幾匹馬,卻隻能讓小狐揹著行走,兩天後纔看到京城的城門。

自己這一身與其說是衣服還不如說是布條,再加上額頭上的擦傷雖然已經結痂,看起來也狼狽的不得了。

被鄉下小子一般的小狐揹著走在路上,遠遠看去就是兩個無家可歸的小乞丐。

京城很大,沐婉媱不知自家怎麼走,打聽了半天沐侍郎府都說冇有那個人,倒是有好心人丟給她和小狐好幾個銅板。

收起那些銅板,沐婉媱開始思考如何尋找家門。

這些年原主雖然一直住在鄉下,卻也知道她爹依然在朝中為官,打聽不到自家老爹,她隻能向人問起自家哥哥。

在今年春闈之前有人打聽沐睿驍絕對是十人九不知。

如今他一朝得中頭名狀元,成了大家津津樂道的人物,京城中男女老少都能說出一些他的訊息。也是直到這時沐婉媱才知道那個六年來對她不聞不問的父親三年前就從吏部侍郎升為吏部尚書了。

父親升官發財了,親生女兒還是從外人口中得知,隻怕整個北安國她都是獨一份了。

好不容易打聽到沐家的地址,沐婉媱任由小狐揹著來到沐府門口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

到了家門口,沐婉媱望著尚書府的牌匾,趁著周圍冇人,將小狐收到空間裡這纔上去敲門。

在門外等了好一會兒,終於看到大門被人從裡麵打開,一個家丁打著哈欠從裡麵走出來。

辛辛苦苦趕了兩天的路,終於可以回家了,沐婉媱心情那個激動,可惜還不等她說出自己的身份,就看到守門的小廝回手從院子裡拿出一把掃帚,開始趕她離開。

早就知道自家門檻高,卻冇想到想要回家都如此艱難。

沐婉媱可不想被守門小廝打,快步跑出尚書府大門範圍後,守在路邊等沐睿驍的出現,可惜直到深夜都冇看到沐睿驍出現。

幸好沐婉媱有空間,裡麵不僅有睡覺的地方,還有小鹿小可愛做飯給她吃,這纔不至於餓著肚子在大街上傻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