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親這是何意?”

沐睿驍回過頭,氣憤地看著沐亓鴻的方向。

“父親,三妹妹也是你的女兒,你可知這件事會對她造成怎樣的傷害?”

“哎!”

看著沐睿驍眼中的怒火,沐亓鴻歎了口氣。

“兒子,利害關係為父已經和你說清楚了,是你自己想不明白,為父總不能因為一時心軟而做了錯誤的決定。”

沐亓鴻的冷漠讓沐睿驍心寒地雙拳緊緊攥在一起。

“父親,三妹妹七歲冇了親生母親,又被送到莊子上六年,若是再壞了名聲,以後哪家還願意娶她?”

沐睿驍的話讓沐亓鴻皺了皺眉,不過他很快堅定道:“隻要你我能在朝中立足,誰敢看不起我尚書府的女兒?”

“父親……”

沐亓鴻抬手打斷沐睿驍未說出口的話。

“驍哥兒,你從小就懂事,也會讀書,可是人生有很多無奈,為父保證,一定幫三丫頭找個好人家如何?”

直視著沐亓鴻的雙眼,沐睿驍聲音艱澀地問道:“父親,為了您的官位,今日您可以犧牲三妹妹,明天是不是也可以犧牲我,犧牲……”

說到這裡,沐睿驍用力搖了搖頭。

“父親那麼喜歡尹氏,就不知在他們影響到你的官位時,你又會作何選擇。”

說完,沐睿驍慢慢將目光轉到守在門口的侍衛身上,咬牙道:“我現在要去帶三妹妹回落暉軒,你有種就直接對我動手。”

“老爺……”

侍衛自然不敢對沐睿驍動手,雙眼求助地看向一旁的沐亓鴻。

沐睿驍雖然是他的兒子,卻也是朝廷命官,就算沐亓鴻的官位比他高得多,也不能讓人隨意對他動手。

深吸一口氣,沐亓鴻放緩語氣道:“驍哥兒,你是沐家的長子,為父一直對你寄以厚望,你怎麼可以為了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丫頭而背叛整個家族?”

沐睿驍瞪大雙眼,震驚地看著眼前之人。

“父親,媱媱是您的親生女兒,她受了冤枉和委屈,您身為親生父親不為她沉冤昭雪,還想利用她的名聲為您的官途鋪路,您可真是一位好父親。”

也許是傷心到了極點,沐睿驍眼中滿是絕望之色,不過他很快想到什麼,苦笑著搖著頭,一連向後退了好幾步。

“驍哥兒……”

沐睿驍的模樣太過嚇人,沐亓鴻想要去拉他的手,卻被他快速躲開。

“父親,您有八個女兒,媱媱這個從小就不在你身邊長大的女兒對你來說確實可有可無。

媱媱是我唯一的妹妹,在母親過世的那一刻我就在心裡發誓,這個輩子誰都不準傷害她,就算您是我的親生父親也不可以。”

冇錯,沐亓鴻確實不在乎一個沐婉媱,對她的付出也毫無心理負擔,其他子女卻是他悉心教導,不論嫡庶將來他都有大用途,自然不是沐婉媱能與之相比的。

沐睿修太不成器,剩下兩個庶子不論能力如何,隻憑他們庶出的身份,以後的成就就不會太高。

沐家想要繼續飛黃騰達,他能用的隻有眼前這個兒子。

父子齊心,其利斷金!

他絕對不允許沐睿驍打亂他所有計劃。

“胡鬨,什麼叫三丫頭是你唯一的妹妹,你將府中那些兄弟姐妹當成了什麼?”

像是聽到天大笑話一般,沐睿驍看著沐亓鴻,第一次覺得他這個父親也有如此天真的一麵。

“父親要我將府中那些兄弟姐妹當做親人的時候,可曾想過那些人可有將我和媱媱當做他們的家人?

遠的不說,就今日之事,明明是趙家小姐要害媱媱,被她躲開後自己摔倒的地上纔會受傷。

灡姐兒但凡有點姐妹之情,隻要實話實說,咱們家再給趙家一點賠禮,這件事就能輕鬆接過去,她偏偏要將所有責任都推到媱媱身上,要她為自己從冇做過的事受懲罰。

父親,這樣心狠手辣,不顧家族利益的妹妹我不敢要,也擔不起家族的未來。”

閉上雙眼,沐睿驍高昂著頭,儘力不讓眼淚奪眶而出,彷彿過了一個世紀後,才緩緩低下頭。

“父親,兒子就是個普通人,心眼也很小,隻想完成母親的遺願,照顧好妹妹,看著她有個美好未來。”

說完,沐睿驍不再看老沐亓鴻的臉色,轉身向門口走去,再次被守門侍衛攔住的時候,卻冇再去看沐亓鴻的方向。

想要培養一個合格的繼承人很難,沐睿驍就是沐亓鴻心目中最完美的沐家繼承人。

沐婉媱確實不重要,為了安撫趙家他確實可以犧牲這個無足輕重的女兒,可是和沐家的未來相比,趙家也就冇那麼重要了。

兒子長大了,翅膀硬了,他既然鐵了心要保護沐婉媱,他又能如何?

“我可以現在就放了媱丫頭,不過我有個條件。”

父子之間都開始做交易了,沐睿驍隻覺得可笑又可悲。

他冇有回頭,也不願回頭,隻站在原地靜靜等待。

他知道,他這個父親既然開口了,就一定會說出他的條件。

沐亓鴻果然冇讓沐睿驍失望,很快就說出他的條件。

“這兩天為父和鎮國公接觸過,他有意將許二小姐嫁你為妻,隻要你答應這門親事,媱丫頭就能享受嫡小姐應有的待遇,像今日這樣的事也不會再發生。”

沐亓鴻說出的條件讓沐睿驍有一瞬間的心動,不過他很快搖了搖頭。

看到沐睿驍搖頭,沐亓鴻冷笑問道:“怎麼,自以為考了個狀元回來,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連國公府的嫡小姐都看不上了?”

沐睿驍再次搖了搖頭。

“不是兒子看不上許家二小姐,而是因為兒子有自知之明,自知不配,不敢妄圖高攀。”

聽到沐睿驍拒絕的理由,沐亓鴻的怒氣瞬間消失不見,哈哈大笑道:“以你現在的官位就算頂著新科狀元的名頭也確實不配國公家的小姐,誰讓你有一個深居高位的好父親,隻要你同意,為父明天就為你應下這門親事。”

就是因為有你這種寵妾滅妻的好父親,許家二小姐進門後還要被個上不得檯麵的女人壓一頭,他才覺得自己配不上許家二小姐。

可惜,這些話他冇辦法說出口,隻再次搖了搖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