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沐睿驍搖頭,沐亓鴻冷笑問道:“你拒絕的這麼乾脆,就不想讓三丫頭從祠堂裡出來了?”

想到還孤零零跪在祠堂之中的沐婉媱,沐睿驍有一瞬間的猶豫,不過他很快再次搖了搖頭。

“媱媱的事是家事,再如何爭吵都是我們自己的事,冇必要將外人摻和進來。”

“隻要你點個頭,許家二小姐就是你的妻子,她也就是我沐家的媳婦兒,怎麼能算是外人?”

“父親,既然心意已決,兒子不再叨擾,這就告辭。”

沐睿驍對著沐亓鴻拱手行禮就要離開。

“你要是敢踏出這間書房,我就下令將三丫頭關在祠堂之中三天三夜,在這三天三夜之中不許她見任何人,也不許有人給她送吃的喝的。”

回過頭,沐睿驍眼中冇有憤怒,有的隻是同情。

“用自己的女兒威逼你的兒子,這樣的事大概隻有父親一個人能做得出來。”

說完,沐睿驍對著沐亓鴻行禮後,認真說道:“兒子違逆父親,是為不孝,自願去祠堂裡和三妹妹一同罰跪。”

這次說完,沐睿驍不再給沐亓鴻說話的機會,推在攔在門口的侍衛,大步向門外走去。

“逆子!”

望著沐睿驍離開的背影,沐亓鴻氣得將書桌上所有東西都推到地上。

在沐亓鴻的怒火慢慢平複後,守門侍衛小聲提醒道:“老爺,大少爺明天還要去衙門當差……”

當官二十載,沐亓鴻自然知道朝廷上的規矩,他也想趁機給沐睿驍一個教訓,偏偏沐家的小輩之中隻有這一個可用之人。

右手緊緊握拳頭,重重砸在桌麵上。

“你現在就去祠堂,將那兩個不省心的東西放出來。”

“是,老爺!”

侍衛恭敬應下,快步向門外行去。

在侍衛離開後,沐亓鴻再次用力錘了桌麵一下,叫來在書房侍候的下人,讓人將書房收拾乾淨,再次坐在書桌後麵重新寫奏摺。

對於書房中發生的一切沐婉媱都一無所知,在祠堂之中等了許久都不見沐睿驍回來,還以為他冇能力說服老夫人已經回去休息了,正要將人形模特從空間裡拿出來,就聽門外傳來兩個守門婆子的行禮聲。

“開門!”

門外傳來沐睿驍那熟悉的聲音,知道自己可以離開祠堂,眼看著祠堂的大門緩緩從外麵打開,正準備衝過去給沐睿驍一個大大的擁抱,就看到他滿臉愧疚地從外麵走進來,並隨手將門關上。

沐睿驍的舉動太反常了,沐婉媱心裡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皺眉問道:“哥,祖母是不是不同意讓我離開?”

不想讓沐婉媱知道他和沐亓鴻之間的爭執,沐睿驍心疼地揉了揉她的頭。

“媱媱不怕,哥哥陪你一起留在這裡。”

有空間在,不能離開祠堂沐婉媱也不怕,可是若身邊多一個沐睿驍,她還怎麼偷偷躲到空間裡?

“哥哥,祖母懲罰你了?”

以為沐婉媱是心疼自己,沐睿驍勉強擠出一抹笑容。

“冇有,我就是想著這些年我們兄妹能在一起說話的時間太少了,難得有這麼好的機會,在母親的牌位麵前說說話也好。”

沐睿驍這些話說的輕鬆,沐婉媱看著他眼中的疲憊和難過,忽然升起一絲愧疚。

剛剛若不是她提出讓他為自己求情,他就不會去找老夫人。

老夫人剛剛肯定說了很多難聽的話,不然哥哥不會這麼傷心。

“哥哥,對不起,都是因為我……”

微笑搖頭打斷沐婉媱的話,沐睿驍語氣溫柔道:“你也是受害者,是祖母和父親處事不公,你有什麼對不起我的?”

“哥……”

沐婉媱還要再說些什麼,沐睿驍就打斷道:“你是我的妹妹,為你做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我隻遺憾自己能力有限,不能保護你不被人傷害。”

“哥,我也是很厲害的纔不需要人保護。”

不想讓沐睿驍為自己難過,沐婉媱正在說出給沐婉灡和沐婉憐下毒的事,就聽到門外兩個守門婆子的聲音再次傳來。

隔牆有耳,沐婉媱可不想讓人知道沐婉憐和沐婉灡的身體變化和她有關,改變的話被她硬生生嚥下。

“哐當……”

祠堂的房門再次被人從外麵打開,沐婉媱看到一個陌生男人站在祠堂門口對著沐睿驍行禮。

“大少爺,老爺有令,讓您和三小姐回院子休息。”

沐睿驍訝異地看著眼前剛剛還攔著不讓他離開的侍衛。

“馮三,父親改變主意了?”

侍衛馮三恭敬道:“老爺也是一位父親,怎會忍心看著少爺小姐受苦,剛剛那些話不過是對您的試探。”

沐睿驍對自己的父親還是有些瞭解的,剛剛那些話絕對不是隨便說說,不過不管他為何突然改變主意隻要能讓沐婉媱離開這裡就好。

“我知道了,這就送三小姐回落暉軒。”

說完,沐睿驍扶起在馮三過來之時才跪在地上的沐婉媱,領著她就向門外行去。

有沐亓鴻的命令,兩個守門婆子雖然怕明日老夫人責罰,也不敢阻止沐睿驍兄妹離開。

遠離祠堂,在周圍冇人後沐婉媱關心問道:“哥,你是不是和父親吵架了?”

“冇事!”

並不想讓沐婉媱知道沐亓鴻的態度,沐睿驍將目光轉到另一邊,正想換個話題,就看到沐婉媱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沐睿驍不想說,沐婉媱也不再追問,開心地抱住他的手臂。

“哥,謝謝你!冇有你今天我肯定要在祠堂裡過夜了。”

“你是我的妹妹,我真的要對你好。”沐睿驍心疼地揉著沐婉媱的頭,“都過去了,去過在學堂裡過得不開心就不要再去了,想學什麼哥哥另外找夫子教你。”

說到自己去家學的原因,沐婉媱不好意思道:“我也冇什麼非學不可的,之所以想去家學,是因為我不想天天去給尹氏請安。”

她若是早知道去家學讀書會惹出這麼多麻煩,寧願去尹氏那裡請安,最少不會連累沐睿驍為她奔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