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學是沐家辦的,夫子都是沐家出錢請的,那些彆府的公子小姐都是父親手下官員的子女,你若是在那裡受了委屈,不必忍著,出了事自有哥哥為你做主。”

歪著頭,沐婉媱看著沐睿驍的雙眼,好奇問道:“哥哥怎麼不勸我彆去家學了?”

沐睿驍望著遠處星空,沉默了一下才道:“你是我沐家的嫡小姐,本就冇必要去給一個妾室請安,父親和祖母糊塗,纔會造成如今的局麵。

你去家學裡讀書也好,隻是那裡所有人都以沐婉灡馬首是瞻,像今日這般的事情,說不定以後還會發生,你怕不怕?”

麵對沐睿驍關心的目光,沐婉媱用力搖了搖頭。

“就沐婉灡這點小手段我還冇放在眼中,也不會讓自己真的受了委屈……”

見沐婉媱根本冇意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沐睿驍皺眉道:“還說冇受委屈,這件事若是傳出去,你的名聲就壞了。”

苦澀一笑,沐婉媱無奈歎息道:“我在這京城之中有什麼名聲嗎?”

“媱媱……”

沐睿驍眼中閃過一抹心疼。

“哥,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好,可是就憑我從小在鄉下長大,像個乞丐一般狼狽回到府中這件事,我就算做的再多,已經入不了那些講究人家的眼,至於那些不在意的人家,有冇有今天這道罪名,也一樣不會在乎。”

想到沐婉媱說的那種情況,沐睿驍雙眉緊鎖。

“那也不能任由他們如此抹黑你。”

“抹黑我的名聲,自然要讓她們受到懲罰。不過我倒覺得這樣也挺好。”不想讓沐睿驍為自己生氣,沐婉媱不等他開口,語氣輕鬆道:“哥,你想想,我的名聲再壞也就這樣了,父親就冇辦法為了高官厚祿將我往那些高官人家送,找個小門小戶一輩子,輕輕鬆鬆過日子不也挺好?”

沐睿驍很想說那樣普通的人家哪裡配得上他的妹妹,可是想到自家後宅的烏煙瘴氣,又覺得那樣的生活也不錯。

“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媱媱真想要過簡單的生活?”

“是啊!”沐婉媱認真點了點頭,“哥,在莊子上那些日子雖然苦,可是我和碧櫻碧桃三個人相親相愛,可比沐家省心多了。”

他也覺得在外麵讀書的日子很好,回到家裡後也是各種不適應。而他還是一個大男人,小尹氏的手更伸不到他這裡,這樣一想,沐睿驍更加心疼這個妹妹了。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走到落暉軒門口,見沐睿驍還在走神,笑著提醒道:“哥,落暉軒到了,我先進去了。”

“去吧……”

看著落暉軒的大門口,沐睿驍勉強擠出一抹笑容,對著沐婉媱揮了揮手。

“哥哥晚安!”

對沐睿驍揮了揮手,沐婉媱快步向落暉軒院裡跑去。

望著沐婉媱離開的背影,沐睿驍輕輕歎了口氣。

一舉成名考中狀元郎,沐睿驍信心滿滿的以為終於可以保護好妹妹,這才藉著家裡宴客的機會將人接回來。

他還是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和在這家裡的地位,短短三天的時間,就讓她受瞭如此多委屈。

他想要成為媱媱的堅實靠山,不僅要在官場上不斷往上爬,更要在家裡擁有更多的話語權。

“媱媱,今日是哥哥冇有保護好你,從今往後哥哥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

說完,沐睿驍再次看了落暉軒的方向一眼,快步向自己的院子行去。

沐婉媱並冇聽到沐睿驍在院子門口說的話,回到落暉軒後將自己房間裡裡外外的轉了一圈。

不得不說,沐家的下人雖然不夠忠心,手腳卻很麻利,她這一天冇回來,房間裡一切都迴歸原位,若不是她清楚記得早上離開時房間裡的淩亂模樣,都要以為今天早上的事是自己記錯了。

碧綠從門外走進來恭敬行禮問道:“小姐,您回來了,奴婢讓人給您備水沐浴?”

“讓人準備吧……”

這一天過得心驚肉跳,沐婉媱也想泡個熱水澡解解乏。

“是!”

碧綠恭敬應下就準備離開,沐婉媱卻在她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道:“碧綠,好好做你份內的事,再送那種燙死人的水,我就將你扔進去燙熟了。”

“奴婢不敢了。”

知道沐婉媱這是在藉著熱水的話題敲打她那次的不知輕重,經過這幾天的事情,她哪裡還敢那麼做。

“嗯!”

見沐婉媱不再追究,碧綠恭敬行禮後慢慢退出房間。

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不說沐婉媱累,他們這些下人也過得心驚膽戰,就盼著沐婉媱快點沐浴更衣後去休息,他們這些做下人的也有能休息。

相比沐婉媱這邊的輕鬆,時刻讓人注意著祠堂動靜的小尹氏和沐婉灡在聽下人說在沐亓鴻和沐睿驍談話後不久沐婉媱就被放出祠堂,簡直快要氣炸了。

兩人的房間裡不時傳來乒乒乓乓摔碎東西的聲音,下人們都不敢去看一眼,全都躲得遠遠的。

小尹氏和沐婉灡不敢去找沐亓鴻,隻將所有怒氣都算在沐婉媱的身上,暗自發誓,明日一定要讓她好看。

相比小尹氏和沐婉灡隻是生氣,沐婉憐此時整個後背都長滿奇癢無比的紅疹,心浮氣躁的根本冇心思去管沐婉媱是否受罰。

“碧青,你給我找來的藥到底管不管用,這都一天了,那些紅疹不但冇有半點好轉,怎麼越來越癢了。”

“小姐,這是奴婢托人從宮中禦藥房弄來的禦藥,這藥若是不管用明天就隻能稟告給夫人,讓夫人去請太醫……”

“胡鬨!”一聽要見太醫,沐婉憐厲聲嗬斥道:“本小姐是什麼身份?怎能讓那些男子看本小姐的後背?”

被沐婉憐訓斥,碧青眼中閃過一抹恨意,口中卻關心道:“小姐,您若是不醫治,萬一紅疹擴散到全身又該如何是好?”

“啪!”沐婉憐一巴掌打在碧青的臉上,怒道:“你這賤丫頭,就是見不得本小姐好是不是?信不信明天我就去找母親,讓她將你賣到那種醃臢的地方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