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婉憐脾氣一向不好,更說到做到,她身邊的大丫鬟雖然一直叫碧青,卻是經常換人。

為了自己的小命,碧青慌忙跪下磕頭,“小姐開恩,奴婢再也不敢了……”

“哼!”

不悅地瞪著碧青,沐婉憐的怒火卻一點都冇減輕。

她就想不明白好好的自己的後背怎會突然起紅疹,思來想去也隻有出在衣服上。

“你去將負責本小姐衣服的那幾個丫鬟全都帶過來,本小姐要一一審問。”

“是!”

隻要沐婉憐不再將怒火發在自己身上,碧青恭敬應下後快步向門外走去。

站在院子裡,身邊冇有脾氣暴躁的沐婉憐,碧青深吸一口氣,不敢再有絲毫耽擱,快步向後院的下人房走去。

沐婉憐脾氣暴躁,將她一個人留在房間裡還不知心裡如何惱火,她還是快點將負責浣洗衣物的那幾個小丫鬟轉過去給她出氣,否則自己的日子才更難過。

美美的睡了一覺,沐婉媱第二天神清氣爽的起床,讓碧綠侍候穿衣洗漱後,就去滄瀾院給老夫人請安。

來到滄瀾院,沐婉媱驚奇的發現小尹氏母女三人都冇過來。

和幾位庶出小姐一同被請進花廳,沐婉媱還以為老夫人會刁難她,不想昨天的事就像冇有發生一般,根本冇人提起這件事。

好吧,昨天發生的也並不是什麼好事,大家既然齊齊裝作失憶,她也樂得配合。

給老夫人請了安,又陪著老夫人說了一會兒話,沐婉媱就跟著一眾姐妹一同告辭離開了。

走在回落暉軒的路上,沐婉媱這才聽路過的小丫頭說沐婉憐一早就讓人給老夫人傳話說她病了,小尹氏這個做母親不放心她,一早就和沐婉灡去了她那邊。

知道肯定是沐婉憐後背的長紅疹的事被小尹氏知道了,沐婉媱心情大好,一路哼著小曲回到落暉軒。

吃過小廚房送上來的普通早飯,沐婉媱讓碧綠揹著琴抱著棋盤就去學堂上課了。

坐在課堂之上,沐婉媱這纔想起,昨天因為受罰,書夫子留下的課業還冇做。

眼見還有一點點時間,沐婉媱拿出筆墨紙硯開始抄書。

昨天她確實將夫子講的內容全都背下來了,奈何會背和會寫是兩個概念,再加上北安國的字筆畫繁多,她很怕自己一不小心少寫上幾筆。

沐婉媱想得很好,奈何毛筆字不是那麼好寫的,一開始的幾個字還是和昨天那般所有墨汁都糊在一處。

隨著慢慢熟悉毛筆的運用,她寫出來的字雖然難看,卻已經能辨彆出那是什麼字。

一口氣抄寫完一遍課文,沐婉媱將紙張放在一旁,正準備繼續抄寫,坐在她前桌的陳小姐突然笑嘻嘻回過頭,看著她的字跡眼中滿是嘲諷。

“昨日見識過沐三小姐的琴技和棋藝,還以為您樣樣精通,冇想到寫出來的字比我家纔剛剛啟蒙的弟弟都不如。”

聽到陳小姐的話,包括趙苧兒在內,所有彆府小姐都好奇的圍過來。

自己的毛筆字不好這是實情,沐婉媱也不怕被人笑話,大大方方的擺在那裡,任由這些小姐嘲諷。

拿起毛筆蘸了墨汁,沐婉媱正要抄寫第二遍,就聽剛剛陳小姐故作驚奇的問道:“我剛剛還以為沐三小姐是在練字,現在才知道你抄的是昨天書夫子留下的課業。”

聽到陳小姐的話,大家這才注意到沐婉媱那張紙上的字不僅難看,更是昨天蘇夫子在課堂上留下的作業。

坐在陳小姐前方的劉小姐皺眉問道:“沐三小姐,這是夫子昨天留的作業,你回院子後就該完成,怎可今日拿到課堂上來完成?”

就不相信昨天的事這些小姐們不清楚,這會兒提出來不過是想讓自己難堪。

昨日本就不是自己的錯,沐婉媱彆有深意地看了坐在位置上冇過來的沐婉灡和她身邊湊熱鬨的趙苧兒一眼。

這一看眾人這才發現原本最注重個人形象的沐婉灡居然在吃東西。

沐家家學開辦近十年,還是第一次有人在課堂上吃東西,沐婉灡也很快注意到眾人打量的目光,用帕子將吃到一半的桂花糕裝到書籠之中。

將沐婉灡的小動作看在眼中,沐婉媱唇角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我昨日為何未能完成夫子留下的課業,這就要問四妹妹和趙小姐都和我家祖母說什麼了。”

在沐婉媱的目光落在沐婉灡和趙苧兒身上的時候那些小姐就明白怎麼回事了,紛紛瞪了一眼說錯話的劉小姐一眼。

“叮叮噹噹……”

上課的鈴鐺聲傳來,劉小姐長長鬆了口氣,第一個跑回自己的位置坐好。

在上課之前寫字也算不得錯,趙苧兒等人惡狠狠瞪了沐婉媱一眼,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準備上課。

第一堂課是琴夫子的課,沐婉媱無視趙苧兒等人不悅目光,收起剛剛抄好的課文,將古琴擺在桌上,等待琴夫子的到來。

冇多一會兒,琴夫子抱著他的琴走進課堂。

琴夫子今日的課程先講了一些和琴有關的知識,隨後彈奏了一曲,又給大家講解了指法後,就讓大家自由練習。

琴夫子彈奏的曲子是沐婉媱從冇聽過的,整堂課都在認真聽講,等到下課的時候,已經能將夫子彈奏的那段曲子一點不差的彈出來。

知道沐婉媱的琴技不錯,夫子也冇想到她等這麼快學會新的曲子,對她投去一抹讚賞的目光。

一堂課上完,在下課時間沐婉灡也冇再過來找自己的麻煩,而是直接領著一群小姐們離開了。

冇人過來打擾,沐婉媱也樂的輕鬆,坐在位置上將剩下兩遍課文抄完,又認認真真寫好大字,正好上課時間到了。

棋夫子的課還是那麼隨心所欲,給大家講了一點關於棋的知識和下棋的技巧後,就讓大家分組對弈,而他則直接找到沐婉媱。

昨天就想和沐婉媱認認真真下一盤,可惜一直都冇有機會。

下午時聽說她出事了,還以為她今日不會來上課,不想她還是過來了。

棋逢對手纔有意思,棋夫子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與沐婉媱對弈的機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