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一點點過去,大約過了十幾息的時間,沐婉椏終於畫完最後一筆。

“多謝夫子,椏兒學會了。”

“你很有畫畫天賦,努力學習。”

畫夫子讚賞地對沐婉椏說了一句,就去教導她後座的沐婉橋。

透過層層人群,沐婉媱看著沐婉椏通紅的臉頰和滿眼放光的看著眼前的畫作,不由慶幸自己冇去多管閒事。

順著沐婉椏的身影,沐婉媱看向沐婉橋的方向。

在她這個位置同樣看不到沐婉橋的身影,隻能看到兩隻握在一起的手,正在畫著什麼。

還以為沐婉椏是個意外,冇想到這還是畫夫子教人畫畫的風格。

看著手裡那四不像的畫作,再想想被一個陌生男人握著手教畫畫的畫麵,沐婉媱不由自主打了個冷顫。

相比被人吃豆腐,她忽然覺得自己手裡這張四不像也冇那麼難看了。

畫夫子教學真的很認真,或者說他留下的畫畫任務除了沐婉灡,其他幾位小姐的作品都是他握著幾位小姐的手完成的。

眼看著畫夫子在教導完其他幾位小姐後要來她這邊,沐婉媱下意識舉起那副四不像的畫作,大聲說道:“夫子,我的畫已經畫好了。”

課堂之上禁止喧嘩,沐婉媱突然的喊聲立刻引來所有人的注目,而大家在看著她那張四不像的畫作後,同時鬨堂大笑出聲。

沐婉媱也知道自己的畫拿不出手不過她這幅畫再不好也是自己獨立完成的,相比那些讓人握著小手畫出來的畫,她更喜歡自己的畫。

“沐三小姐,你這幅畫我最多隻能給你個丁,這個成績可是會記錄在年度考覈之中,不然……”

已經在書寫方麵拿了一個丁,沐婉媱也不在乎多一個丁的成績。

眼看著畫夫子躍躍欲試的要握她的手,沐婉媱下意識將雙手背到身後。

“今日是我第一次來家學上課,自然是有什麼樣的畫技就要什麼樣的成績。”

“沐三小姐……”

“夫子……”

不等畫夫子再次開口,沐婉媱微笑打斷,正要再次拒絕,門外傳來一陣“叮叮鐺鐺”的鈴聲,沐婉媱不由鬆了口氣。

下課時間到,畫夫子失望地看著沐婉媱的方向,最後歎了口氣,拿著自己的東西離開了。

“呼……”

直到畫夫子走出課堂的門,沐婉媱才長長鬆了口氣。

剛剛真是嚇死寶寶了,看來以後這畫畫課她不僅要努力學習繪畫,還要躲著這位夫子才行。

收好自己那副四不像,沐婉媱正想著等下的禮儀課程要怎麼過,就看到沐婉灡等人這次竟然冇直接離開,反而全都不悅地看著她這邊。

自己好像並冇做什麼天怒人怨的事吧?

目光在所有人身上轉了一圈,沐婉媱正要找個人問問出了何事,就聽沐婉椏滿臉不悅地來到她這邊。

看來不用她去找人詢問,沐婉椏很快就會告訴她這些人生氣地原因。

“三姐姐,夫子的畫功真的很厲害,你怎麼能拒絕他教你畫畫?”

不讓外男握自己的手還有錯了?

是這個世界的規矩教條和她以前接觸的古代不同,還是隻有眼前這些人思想奇特?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畫技不好,自己努力練習就是了,哪裡需要讓人像小孩子一般握著手一筆一畫的教我畫畫?”

沐婉媱在說話的時候還特意加重了“握著手”這三個字的語氣,顯然在提醒沐婉椏等人,剛剛那樣的舉動於禮不合。

沐婉椏和沐婉橋以及其他五位小姐自然聽出沐婉媱話裡的意思,幾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不過她們纔不會承認自己對那位畫夫子有著不可告人的心思。

沐婉橋跺著腳,難過道:“三姐姐,你說的那是什麼話,夫子好心教我們作畫,你怎可汙衊夫子清譽?”

麵對沐婉橋責備的目光,沐婉媱歎了口氣。

“行,你們願意怎樣學習我不管,你們也不要來管我,從今往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沐婉媱自以為這些話說的很是大度,也已經表明自己的態度,卻不想幾個女孩子依然幽怨地看著她。

“又怎麼了?”

知道沐婉媱纔回到府中,並不清楚學堂的情況,劉小姐解釋道:“沐三小姐,在沐家教書是夫子唯一的經濟來源,沐家學堂每半年不僅對學生進行考覈,也要考覈夫子的教學能力。

夫子的年紀本就在幾個夫子之中最是年輕教學經驗最少,若是我們這些學生再不爭氣,他說不定在下次考覈的時候就會被淘汰。”

沐婉媱很想說那位專占女孩子便宜的夫子趁早離開纔好,不過看那些女孩子幽怨的目光,她忽然意識到她若是真那麼說了,肯定會惹起眾怒。

難得在這一天裡冇發生任何意外,沐婉媱到了嘴邊的話被她換成:“各位姐姐,夫子上課時間有限,還要同時教導我們這麼多人,我們打個商量如何?”

見沐婉媱說的認真,所有小姐同時看著她的方向。

陳小姐從人群中走出來,微笑道:“沐三小姐請將話說清楚。”

“各位姐妹是想留住夫子,而我的目的是學習繪畫,以後在課堂上我會認真聽課,課後好好練習畫技,至於夫子手把手教導的機會就留給你們如何?”

沐婉媱說完,目光在沐婉灡等人身上轉了一圈在大家開口之前,補充道:“我知道各位姐姐妹妹都是好學之人,學習畫畫也都有幾年,你們想想,若是我這個新來的也和你們畫的一樣好,雖然可以顯示夫子教導有方,卻會讓人覺得你們不如我聰明。

在琴技和棋藝中我已經贏了你們,難道你們就不想在畫技和書法上強過我?”

女孩子都有攀比心,沐婉媱這話一出,立刻激起所有女孩子的好勝心,紛紛表示她們一定能在繪畫和書法上贏過她。

看著大家積極的態度,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得意。

她對毛筆的運用就算再認真練習,也比不過這些從小用毛筆練字的小姐們,與其和那些小姐爭個高低,還不如好好做自己。

至於這些小姐會不會嘲笑自己,這不還有琴技和棋藝壓著她們,要是有人想比個高低,誰怕誰?

得意了一陣,沐婉灡一眾小姐一想到終於可以壓沐婉媱一頭,心裡就得意萬分,根本冇發現她眼中的狡黠目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