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失落的沐睿驍,沐婉媱心中升起一絲同情,隻是在這個世界男女成親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兩個當事人都不能反對這樁婚事,她一個外人又能做什麼?

同時,她的私心裡總覺得她這個哥哥對許家二小姐並不是完全無心,她不想讓他將來後悔。

“哥,許家二小姐是個很好的人,你這時候和她提起退親,固然可以讓她下定決心不嫁給你,你能保證鎮國公給她找的下一個人會比你好?”

抬起頭,沐睿驍看著沐婉媱的方向,苦笑道:“最少那個人家裡不會有咱家這種亂七八糟的麻煩。”

“在這京城之中,不說長輩有妾室姨娘,哪個男人冇有妾室姨娘?尹氏再蹦躂,上麵都有祖母和父親壓著根本不能不能成為你婚姻上的絆腳石。

哥哥一再反對這樁婚事,可是因為許家姐姐心裡有著彆人?若是因此確實應該儘快推了這門親事,否則你們就算成親也不會有好日子。”

“我冇有……”沐睿驍大聲反駁道:“她心裡的那個人真的很好,曾經是我仰慕的對象,隻可惜……”

可惜如何,沐睿驍冇再繼續說下去,沐婉媱卻知道她在可惜什麼。

“哥哥,世事難料,隻要你不討厭許家二小姐,也願意以後和她好好過日子,就最好不要再拒絕這門婚事。”

說完,沐婉媱在沐睿驍身邊坐下,認真道:“哥哥,這個世界對女子尤其不公平,許家二小姐註定不能和心上人在一起,能找到一個真心疼愛她的男人也不錯。”

沐婉媱的話讓沐睿驍有那麼一點點心動。

“我……我真的可以娶她?”

似笑非笑地看著沐睿驍的方向,沐婉媱認真問道:“父親和鎮國公不已經為你們兩個定下婚事了嗎?父親這邊肯定不會再出意外,哥哥哥有信心一輩子對許家小姐好?”

“我可以的。”沐睿驍認真點了點頭,“雖然我現在還隻是個六品修篆,可是我有信心一定能夠讓她過上好日子。”

“我相信哥哥!”沐婉媱開心地,為兩人的談話畫上句號,“哥哥,這樣不是挺好,為何要將事情想得那麼複雜。”

“我也不想,可是咱家就是個麻煩窩。”沐睿驍歎了口氣道:“通過昨天的事,讓我更加認清自己的能力,許家二小姐是位好姑娘,我實在不想讓她來咱們家受刁難。”

“那就先定親,等你和許家二小姐接觸之後,覺得兩人還是不合適,以後再找機會退了這門親事就好。”

看著沐婉媱那輕鬆的語氣,沐睿驍忽然意識到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他這個妹妹從小在鄉下長大,說起話來卻頭頭是道,一點都不像是那種毫無見識的小女孩,跟著她的思路不由自主將自己的心事都說出來了,眼前這個女孩真的是他的妹妹嗎?

察覺到沐睿驍的目光不對,沐婉媱緊張問道:“哥,你怎麼這麼看著我?”

“媱媱,你怎會知道的這麼多?”

當然是因為她從三十一世紀接觸的資訊太多,不過這樣的話她可不能說。

“當然是從莊子上那些人說的啊……”

說著,沐婉媱靠近沐睿驍一些,在她疑惑的目光注視下,認真說道:“鄉下人都很羨慕城裡貴人們的生活,就盼著哪一天自己能夠得到成為貴人的注意來到城裡生活。

有一天莊子上去了一個從府中趕去莊子上的女子,明麵上那女子是因為手腳不乾淨被尹氏送到莊子上去受苦,後來聽說她是被咱們父親多看了幾眼,惹了尹氏不快,這才被趕到莊子上做事。

就是在那女子過去之後,和人說了很多府中小尹氏和幾位姨娘之間的明爭暗鬥,還說了很多其他府中後宅的事,莊子上的人這才知道那些貴人生活也不容易,漸漸歇了將自家女兒送來貴人家裡當差的心思。

我也是在那時候聽人說了一些家中的事,隻是那女子說的最多的都是父親幾位姨娘和其他大戶人家妻妾爭寵的事,連父親升官都冇提上一句,不然也不會回到京城後都找不到家門。”

聽到沐婉媱的最後一句話,沐睿驍不由自主想到她回來那天的狼狽模樣,眼中滿是心疼。

“媱媱,這些年讓你受苦了。”

不想讓沐睿驍難過,沐婉媱語氣輕鬆道:“哥哥,這幾年我在莊子上的日子雖然艱苦卻也安穩,就回來這幾天家裡出了多少事我還真不如待在莊子上不回來的好。”

“對不起,都是哥哥冇用,冇能保護好你。”

提起自己在莊子上的生活,沐婉媱可不是要讓沐睿驍愧疚地,而且在她看來,回到沐家的日子雖然發生了很多事,卻也比莊子上有趣多了。

“哥哥昨天晚上不就將我救出祠堂了嗎?我想經過昨天的事也不會再有人來招惹我了。”

說完,沐婉媱想到沐婉灡等人,今天在課堂上都冇再過來招惹她,開心道:“哥,今天在課堂上沐婉灡她們那些人可老實了,還有人被秦嬤嬤打了手心,看著就讓我開心。”

“夫子可有打你手心?”

聽有人在課堂上被打了手心,沐睿驍立刻關心的看向沐婉媱的雙手。

得意的將自己的雙手抬起來讚在沐睿驍眼前來回翻了個來回。

“你妹妹我這麼聰明,怎麼可能被夫子懲罰。”

說完,沐婉媱得意地收起雙手。

“哥,以前在莊子上的時候經常一個人跑到山裡去玩,在那裡遇到個上山采藥的老頭,那老頭很有趣,上山的時候有時候帶著琴,有時候帶著棋,休息的時候就自己跟自己下棋。

那時我還以為那老頭棋藝很一般,不想那老頭教我的曲子,夫子都冇聽過,我用那人下棋的路子和夫子下棋居然能贏過夫子,你說我厲不厲害?”

“厲害!”沐睿驍真心誇讚道。

本來沐睿驍還擔心沐婉媱在莊子上生活了好幾年,跟不上課堂上的進度會被人嘲笑,不想她在莊子上都能有奇遇。

以前他也想過將沐婉媱帶在身邊,一來他要忙著讀書,二來他也不知道如何照顧一個小姑娘。

這幾年他隻能偶爾去莊子上看看她,知道他還好好的活著就不再關心,現在想想,他對這個妹妹還真冇做過什麼,著實有愧母親對他的托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