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府的府醫醫術如何沐婉媱不清楚,隻憑他是小尹氏和老夫人的人這一點她就不相信他。

“等你們找來府醫她剩下的那半條命也該冇了,我這裡還有一點從莊子上帶來的外傷藥,你們將人抬到她屋裡去,我先去給她包紮止血。”

“是!”

得了沐婉媱的吩咐,綠荷很快離開了。

在綠荷離開後,沐婉媱回房間裡轉了一圈,手中多了一個裝著治療外傷藥的小瓷瓶和兩條普通棉布條。

“那丫鬟一再算計你,你為何還要救她?”

纔回到外間,鳳熤寒就攔住她的去路。

知道鳳熤寒是為了自己好,沐婉媱歎息道:“我還不知道要在這院子裡住多久,若是院子裡死過人那多晦氣?”

說完,沐婉媱看著鳳熤寒的方向,皺眉問道:“你不是離開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得意一笑,鳳熤寒隨口道:“走到半路想起有些話還冇說完,不想一回來就聽到那丫頭在算計你,就順手推了她一下。”

“大俠武功高強,碧綠那丫頭被你推這一下還能留下半條命,看來你真的隻是輕輕推了一下。”

沐婉媱說完,想到什麼,突然認真看著鳳熤寒的方向。

“我是需要你幫我找幾個可靠的人,卻也不想害人性命,若是你用這種辦法幫我換人,還是算了吧……”

好心幫忙,對方不接受也就算了,還怪自己多事,鳳熤寒立刻沉下臉。

“那丫頭心思不正,我這是在幫你。”

“我知道,隻是碧綠隻是個小丫頭要想對付她方法多的是,冇必要害人性命。”

“在你看來那隻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丫頭,就是這些上部的檯麵的奴才做起壞事才讓人防不上防。”

鳳熤寒冷哼一聲,繼續說道:“你身邊原來那個碧藍丫頭,口口聲聲說要一心一意跟著你,可是她見了你那好父親就將什麼都招了,所以說這下人都不可信。”

“碧藍是你殺的?”

一直想不明白誰會突然害死碧藍,如今終於找到凶手,沐婉媱不由震驚的看著眼前之人。

“你到底在這沐府這周安排了多少人?怎麼連我父親去見一個小丫鬟的事都知道?”

“在沐家我確實安排了幾個人,不過都是一些上不得檯麵的小蝦米,也不會對沐家造成任何傷害,你就當不知道就好。”

沐亓鴻要和當今太後聯手,他當然要在這裡安排幾個眼線,他不想欺騙她,卻也不能將自己的計劃全部說出來。

“你不是行走江湖的大俠嗎?怎麼會在官員府中安排眼線?”

聽到沐婉媱的稱呼,鳳熤寒好笑的問道:“誰告訴你我是什麼大俠的?”

“這幾天我一直稱呼你大俠你都冇有否認……”

話說到一半,沐婉媱忽然意識到自己稱呼對方大俠,他是冇有否認也卻冇直接承認自己是什麼大俠。

媽呀,自己到底救了個什麼樣的人?

不會一不小心救了個敵人吧?

越想越後怕,沐婉媱看向鳳熤寒的眼神慢慢的佈滿驚恐。

站在一旁,將沐婉媱的反應看在眼中,鳳熤寒雖然不知道她心裡在害怕什麼,卻不想提醒對方自己的小命還握在她的手中,管他是何身份都不會傷害她。

“彆自己嚇自己,我對你冇有惡意。”

說完這句話,鳳熤寒不等沐婉媱有所迴應,飛身從視窗離開。

隨著鳳熤寒離開,門外傳來綠荷的聲音。

“小姐,奴婢們已經將碧綠姐姐扶到她的房間裡休息,您真的要親自為碧綠姐姐治傷?”

“是!”

沐婉媱收迴心神,拿著手中的藥瓶和綿白布條就向門外走去。

碧綠自從跟在她的身邊就一再按照老夫人的命令對她不利,甚至還想用一根金簪威脅她。

對於這樣的人,沐婉媱確實半點都喜歡不起來,可是誰讓那丫頭是在自己的院子裡撞牆的,她就算不在乎那丫頭的一條小命,也不想自己才換新院子就再次出人命。

跟著綠荷匆忙來到碧綠的房間,此時的碧綠已經昏迷過去,知道沐婉媱要過來幫她治傷,已經有膽大的婆子將她臉上的血跡全部擦乾淨,隻是額頭傷口還在不斷流出的鮮血,她的樣子看起來依然那麼可怕。

看到沐婉媱手裡拿著一個小瓷瓶和棉布條過來了,紛紛讓開空間讓她順利來到床邊。

一個有些年紀的粗使婆子在沐婉媱幫碧綠檢查傷口的時候小心翼翼說道:“小姐,碧綠姐姐額頭上的傷口太深了,隻怕普通外傷藥粉根本冇辦法止血,要不還是請府中的大夫過來一趟吧?”

“不必!”

通過觀察,沐婉媱發現碧綠傷的確實不輕,而且這樣的傷口最好能夠進行縫合才能恢複的更快,可惜這個世界還冇有縫合術,她一個閨閣小姐也不可能懂那些。

好在她帶過來的外傷藥是她那個世界特製的,雖然在擦藥的時候會有一些疼痛,卻絕對能夠幫她止血。

沐婉媱要的就是碧綠不死在她的院子裡,至於她傷好後臉上會不會留疤,就不在她的考慮範圍之內。

在所有丫鬟婆子的注視下,沐婉媱將小瓷瓶裡的藥粉一點點倒在碧綠的傷口上,眼看著原本還在不停流血的傷口慢慢停止流血,沐婉媱拿過一條乾淨的棉布條幫她擦去傷口周圍的血跡。

做好一切,沐婉媱用另一塊棉布條將她額頭的傷口包紮好,又將剛剛那瓶外傷藥交給綠荷,讓她好好照顧碧綠後,就帶著屋裡其他丫鬟婆子走出屋外。

來到院子裡,沐婉媱目光在院子裡所有丫鬟婆子身上轉了一圈,語氣嚴肅問道:“你們誰看到碧綠撞牆的經過了?”

“回稟小姐,奴婢和翠兒當時就在院子裡,碧綠姐姐從屋裡出來後就站在小姐門外,也不知怎麼的,突然就向門口的牆上衝過去了。”

說到這裡,小丫鬟害怕的打了個激。

“小姐,碧綠姐姐剛剛的模樣實在太嚇人了,奴婢現在想起來還嚇得不輕。也幸好小姐宅心仁厚,不然碧綠姐姐這條命就保不住了。”

小丫鬟說話條理清楚,末了還小小誇了一下自己,沐婉媱不由多看了她兩眼,這樣有能力的小丫頭可不多見,不過她也隻多看了那小丫鬟一眼。

“你既然看清楚碧綠受傷時的情況,就由你去老夫人那裡回話,並問問老夫人對碧綠的安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