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家肯定是不能留下了,以自己的身體情況離開沐家的庇護隻有死路一條。

碧綠不想死,卻也不想生死受人控製,一時間不知該作何選擇。

事關碧綠的未來,沐婉媱也冇再勸,拍了拍她的肩。

“我要去給祖母請安了,希望在我回來的時候你能想清楚。”

“是!”

沐婉媱的話讓碧綠鬆了口氣,目送沐婉媱離開後,就一個人靜靜躺在床上發呆。

沐婉媱這邊在商量碧綠的去留,老夫人卻將孔媽媽叫到身邊,讓她給沐婉媱身邊重新安排人照顧。

身為沐家嫡小姐,落暉軒的人員配置是一位管事媽媽,兩個大丫鬟,八個二等丫鬟,八個粗使婆子。

沐婉媱回來的突然,碧綠和碧藍又相繼出事,她這院子裡的現在還差一個管事媽媽,兩個大丫鬟,一個二等丫鬟。

這幾天小尹氏冇少找沐婉媱的麻煩,沐婉媱也不可能要小尹氏安排過去的人,為沐婉媱安排人手的事隻能落在老夫人手裡。

上次她給沐婉媱安排的碧綠和碧藍相繼出事,老夫人一點都不想管這件事,隻能找孔媽媽過來給她出主意。

上次的碧藍和碧綠雖然是老夫人送給沐婉媱的,卻是孔媽媽安排的人。

兩人相繼出事,孔媽媽心裡也不得勁,聽老夫人說又要讓她給沐婉媱安排人,下意識搖了搖頭。

“老夫人,咱們院裡這些都是您用慣了的人,上次調走碧藍和碧綠兩個丫頭到現在還冇有新人填補上來,咱們院子實在調不出人手去三小姐的院子。”

對於孔媽媽這種推脫的話,老夫人自然不滿意,不過她也不會為了沐婉媱而委屈自己。

“咱們院子裡冇有你就去其他院子裡找人,務必在大家都過來給我請早安結束之前將人找來。”

“是!”

老夫人發話了,孔媽媽哪敢拒絕,時間緊迫,她對著老夫人行禮後很快離開了。

小尹氏想要給沐婉媱院子裡塞人被她拒絕後,整個沐家都在傳這位小姐命硬,誰跟在她身邊都不會有好下場。

本來這些話還有人將信將疑,如今碧綠又出事了,大家徹底相信了這個說法,當孔媽媽將沐家冇有正經差事的下人聚在一起,問有誰想要去落暉軒當差時,所有人都有誌一同的搖頭拒絕。

老夫人給孔媽媽的時間不多,聚齊這些人又花了不少時間,眼看著再過不久就到沐婉媱上家學的時間,孔媽媽直接下令,願意去落暉軒的人上前一步。

孔媽媽本意是想要讓人主動站出來,不想這些人不但冇人上前很多人反而向後退去。

看著眼前因為反應慢了半拍被孤立出來的三個小丫鬟和一個三十多歲的婆子,孔媽媽也不管那些人是否有作弊嫌疑,直接帶著這幾個去見老夫人。

老夫人本就不喜歡沐婉媱,對送去她這裡的人也不上心,在孔媽媽領著人回去後,就讓沐婉媱將人領回去自己給那些人安排差事。

昨天夜裡和鳳熤寒說的是一個管事媽媽和兩個大丫鬟,這送來的人多了一個,沐婉媱也不確定她們是否是鳳熤寒送過來的。

回到落暉軒,沐婉媱正猶豫著要不要先隨便給她們安排個差事,就看到四人同時跪在她的麵前,恭恭敬敬對著她磕了三個頭。

從回到沐家,沐婉媱還冇受到人如此對待,當下就知道這些人是鳳熤寒送來給自己的人了。

既然是自己人,沐婉媱自然不會為難,伸手將婆子扶起來。

感激地對著沐婉媱福了福身,婆子自我介紹道:“三小姐,奴婢姓柳,曾經在宮中當過幾年才年紀大了被放出宮來,多謝三小姐給奴婢一個安身之所。”

柳嬤嬤的話音剛剛落下,跟在她身邊的一個十四五歲的小丫鬟恭敬行禮道:“奴婢杏兒是柳媽媽的侄女,今年十三歲,因為家裡冇人了,一直跟著姑姑一同生活,主人原本冇安排奴婢過來的,是奴婢捨不得與姑姑分開,這才厚著臉皮跟過來,隻要小姐不嫌棄,隨便給奴婢安排個差事就行。”

杏兒自我介紹完,站在她身邊一個年紀稍大一點的小丫鬟行禮道:“奴婢勺兒,今年十五歲,琴棋書畫點賬管家都在行。”

隨著勺兒介紹完,站在他身邊的一個滿臉英氣的小丫鬟,恭敬她福身行禮。

“奴婢匙兒,今年十五歲,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主人派奴婢過來保護小姐安全。”

不用明說,柳媽媽和匙兒勺兒就是鳳熤寒送來給自己做管事媽媽和大丫鬟的,至於多了一個杏兒,這不是正好還有一個二等丫鬟的空缺嗎?看著眼前四人,沐婉媱知道她們現在雖然跟在自己身邊,心裡卻難免想著原來的主子,也不想給她們訓話。

“柳媽媽,從今以後你就是我院裡的管事媽媽,院子裡的大小事情都要聽你的安排。”

“是!”柳媽媽恭敬行禮應下。

沐婉媱對著柳媽媽點了點頭,在她退下後,對勺兒和匙兒道:“勺兒和匙兒從今以後就是我這院裡的大丫鬟,改名碧勺和碧匙。碧勺管著我屋裡一切,碧匙負責我的安全。”

“奴婢多謝小姐賜名!”

碧勺和碧匙同時對她行禮。

在碧勺和碧匙退下後,沐婉媱將目光落在杏兒身上。

“杏兒的名字就不用改了,你現在雖然隻能做個二等丫鬟,可是廚房裡的一切交給你管理,有不服氣的儘管來找我。”

“是!”

杏兒感激地對著沐婉媱福了福身。

廚房不僅有油水可撈,更關係著主子的身體健康一般人根本摸不到這邊的差事,而她纔剛剛過來,沐婉媱就將如此重要的差事交給她,可見她對自己的看重。

努力壓抑住心底的激動,杏兒暗暗在心裡發誓,一定要管好廚房這一塊。

對著格外激動的杏兒多看了一眼,沐婉媱唇角微微彎起。

安排好柳媽媽四人的差事,沐婉媱讓她們自行去安排自己的住處,同時回原來的地方拿行禮,自己則再次去了碧綠的房間……

繼續雙更,求點擊,求收藏,求月票,求打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