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撫地拍著沐婉灡的背,褚媽媽安慰道:“小姐身體好好的,哪裡生病了?小姐若是不放心就讓府醫過來給你把個平安脈如何?”

沐婉灡也不覺得能吃是病,聽到褚媽媽的話,看著自己胖乎乎的手,猶豫不決。

沐婉憐後背突然長了許多小疹子的事她也知道,還去看過她幾次,知道小尹氏這些日子都在為她的身體擔憂,就不想因為自己容易餓多吃一點東西而讓她擔心。

一想到“餓”這個字,沐婉灡下意識揉了揉又在不停咕咕叫的肚子。

不就是容易餓,想吃東西嗎?這又不是病,沐家也不差她這點吃的,就不要因為這點小事讓她母親擔心了。

沐婉灡並不知道她這一念之間放棄了求醫問診的機會,目光在屋裡轉了一圈,猶豫著讓孔媽媽給她拿個雞腿過來。

一聽沐婉灡又要吃的,孔媽媽阻止道:“小姐,你今日除了一日三餐還吃了五個雞腿,兩盤點心……”

沐婉灡冇想到自己吃了這麼多東西還是很餓,雙眼委屈巴巴地看著褚媽媽。

“奶孃,我餓……”

“隻準再吃一個。”褚媽媽故作嚴肅道。

“好!”

沐婉灡歡快應下,隨後眼巴巴等著褚媽媽拿東西過來。

“奴婢這就去給小姐拿……”

寵溺的點了沐婉灡的鼻子一下,褚媽媽很快出去拿吃的。

沐婉灡從小在錦衣玉食中長大,哪裡受過餓,就算明知道不該繼續暴飲暴食,在褚媽媽拿來一隻雞腿,三下五除二的吃完後雙眼依然可憐巴巴的看著褚媽媽。

這個世界講究能吃是福,褚媽媽雖然心疼沐婉灡,也不覺得吃點東西有什麼不好,在沐婉灡的注視下,很快又去給她重新拿吃的。

沐婉灡這副貪吃模樣沐婉媱雖然看不到,看著她那日漸圓潤的身材也能想象的出她那一顆藥丸的效果有多好。

這些日子小尹氏忙著照顧沐婉憐,沐婉灡又一心想著吃喝,就算兩人遇到了,也冇再發生任何矛盾。

冇了沐婉灡領頭,沐婉椏和沐婉橋以及那五位來沐家上課的小姐也不會不識相的來招惹沐婉媱,她這些日子過的彆提有多舒心。

日子過得太舒心了,一不小心就忘了和鳳熤寒的約定,等他夜裡找來的時候,她看看窗外高高掛在天上的圓月,這纔想起今天是四月十五。

這一個月的日子過得太輕鬆,她不僅忘了和鳳熤寒約定的見麵日期也忘了給他準備藥物,好在能壓製他體內毒素的藥都是成藥,找小鹿下單後藥物很快就出現在她的手裡。

看著沐婉媱看到自己過來時那驚訝模樣,鳳熤寒真的很怕她冇將自己需要的藥物準備好,在看到她拿出來的小瓷瓶後明顯鬆了口氣。

將那熟悉的小瓷瓶收到懷裡,鳳熤寒並冇直接離開,而是問起她可需要什麼藥材?

藥都不是自己製造的,鳳熤寒不說沐婉媱都忘了他還答應要提供藥材。

那一小瓶藥的價錢並不高,看在他送了自己幾個能乾之人的份上沐婉媱本不想和他算錢,他既然自己提出來了,她總該為自己那冇多少星幣的購物平台充點錢不是?

走到梳妝檯前,沐婉媱從書籠裡拿出筆墨紙硯,很快寫了一張藥材清單遞過去。

沐婉媱這張藥物清單上的藥材數量雖然不多,卻都是她那個世界比較稀少值錢的。

本以為鳳熤寒看過藥材清單後會發表一下意見,不想他隻是一瞄了一眼就將清單裝進懷裡。

“明天我會讓人將東西送過來。”

說完,鳳熤寒轉身就要從視窗離開,沐婉媱卻突然問道:“碧綠那丫頭到了你那裡可還聽話?”

彆有深意地看了沐婉媱一眼,鳳熤寒語氣輕鬆道:“在我這裡就冇有不聽話的奴才。”

“那個……我知道碧綠不是什麼好人,祖母在她傷重之時將賣身契交給我,就是想要讓我將她打發出去,從而落得一個苛待下人的名聲,讓我身邊的人都不敢真正信賴我這小姐。

將人交給你也是覺得你很厲害,肯定能夠治得住那個小丫頭,也算是給她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若是她不聽話,你也不必手軟,直接將人處置了就是。”

“好!”

鳳熤寒淡淡應了一聲。

人是柳媽媽讓人送過去的,他都冇去看過一眼,隻要碧綠那丫頭安安分分的,他並不介意多養一個閒人。如果她有什麼舉動,不用沐婉媱說他直接就將人解決了,這也是他那裡從來冇有不聽話奴才的原因。

沐婉媱並不知鳳熤寒話裡的意思,不過她既然將人送過去就不會再將人要回來,從今往後她都不會再提起碧綠這個人,隻希望她能珍惜這唯一的生存機會。

鳳熤寒在原地等了一下,見沐婉媱不再開口,很快從視窗離開。

望著鳳熤寒離開的視窗,沐婉媱歎了口氣。

鳳熤寒剛剛雖然什麼都冇說,她卻看得出他眼中的疲憊。

她想要幫他,可是她一個被困在後宅的女子能做的事有限,唯一能幫他的事卻因為對這個世界的不瞭解隻能放棄。

“小姐怎麼還不睡?可是有話忘了和公子說?”

碧匙不知何時出現在她的身邊,關心地看著她的方向。

“冇事!”沐婉媱下意識搖了搖頭,卻在碧匙去掌燈的時候突然問道:“碧匙,你們那裡可有懂醫術的人?”

“碧勺學過幾年醫,小姐若有關於醫術的問題可以問她。”

知道碧勺是位才女,沐婉媱冇想到她還懂醫術。

想到自己空間裡這些日子對那十一種藥物成分的化驗結果,沐婉媱忽然有了新的方向。

“碧匙,你去將碧勺叫過來,我有事問她。”

“是!”

碧匙恭敬應下後,很快將碧勺叫過來。

“奴婢參見小姐……”

不等碧勺給她行禮,沐婉媱就直接道:“不必多禮,我是聽碧匙說你學過醫術,有幾個關於藥材的問題想要問你。”

聽到沐婉媱提到藥材,碧勺恭敬道:“奴婢在公子身邊的時候隻跟著師父識得一些藥材,小姐若有所問,奴婢自是知無不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