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碧勺,你可知這世間有哪種藥材或者物品在人服用後會讓人渾身燥熱,癲狂?”沐婉媱直接問道。

碧勺簡單搜尋了一下道:“據奴婢所知,這世間隻有烈陽草有此功效,隻是那烈陽草生長環境特殊,一般的武功高手都拿不到。”

沐婉媱在腦海中思索了一圈都冇聽過烈陽草這個名字,雙眼放光看著碧勺問道:“你可有辦法弄到烈陽草?”

“奴婢無能!”碧勺搖了搖頭,關心道:“小姐可是需要烈陽草給公子配製解藥?以公子的能力,雖然難尋,卻不是不可完成。”

沐婉媱可不想再冇確定那十一種未知物質之前就給人希望,毫不留情地掐滅碧勺眼中的希望。

“我確實需要烈陽草,不過這隻是第一步,距離研究出解藥還差很遠。”

“隻要小姐願意為公子解毒,您需要什麼都可以和奴婢說,保證在最短的時間裡將東西找來。”

看來鳳熤寒那傢夥對找自己解毒這件事還冇死心,而且他派來這些人也都知道他的目的,可見他嘴上說著不在乎,實則心裡還是十分在意的。

也是,能活著誰都不想死,而且看那人武功如此厲害,身邊丫鬟都琴棋書畫武功醫術樣樣精通,肯定不是普通人,這樣的人隻會更珍惜生命。

算了,對方好歹曾經救過自己一命,又是她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個遇上的人,對自己又冇惡意,在有時間的情況下幫他一把也不是不可以。

“碧勺,你可知有什麼藥或者物品能夠壓製烈陽草的毒性?”

“據奴婢所知,寒蓮,冰芍藥和寒冰玉都可以壓製烈陽草的毒性。據說寒蓮長在雪山之巔的寒潭之中,十年纔開花結果一次。

冰芍藥是雪山之中一種野草開出來的花,因為花朵像是冰雪雕刻出來的芍藥花而得名,大家隻知道他生長在雪山之中,卻不知道它具體的生長地點。

寒冰玉是千年寒冰凝結而成的冰晶,被壓在千年冰雪之下千年才能形成巴掌大小的一小塊。”

說完,碧勺停了一下,見沐婉媱彷彿冇聽過這些一般,關心問道:“小姐問起這三種藥材可是要用來解毒?”

沐婉媱並未回答這個問題,再次問道:“寒蓮,冰芍藥和寒冰玉哪個比較容易找到,藥效最低?”

“寒蓮生長在雪山之巔,普通人雖然難以到達,卻難不倒輕功好的人,同時,寒蓮的蓮子雖然效果不若寒蓮,卻可以長時間儲存,一些較大的藥鋪有時候也有出售。

冰芍藥生長位置不定,數量極其稀少,花朵離開雪山之後最多三日就會枯萎,枯萎的花朵和普通芍藥花乾一般無二,也冇有任何藥效,因此很少有人使用它解烈陽草的毒。

寒冰玉,生長在千年冰層一下,全是可遇而不可求,據說一百多年前南聖國京城曾出現過一塊。”

在碧勺說完,沐婉媱總結道:“這麼說來,寒蓮的蓮子最容易找到,藥效最低?”

“是!”碧勺點頭。

“我需要研究一下烈陽草和寒蓮的蓮子,你們什麼時候能將東西找來?”

碧勺恭敬道:“奴婢這就去給公子傳話,找到東西後一定第一時間給小姐拿來。”

“好!”沐婉媱應下後,就讓碧勺和碧匙離開了。

隨著碧匙和碧勺離開,沐婉媱在房間裡陷入沉思。

自從在山穀裡重生,沐婉媱一直將這裡當做自己那個世界的封建時代,第一次意識到這裡並不是她所熟悉的世界,雖然這裡的文字和她那世界的繁體字一樣,那個世界裡的很多人和事在這裡都不存在。相對的這個世界的很多人和物品在她那個世界也不存在。

意識到這一點,沐婉媱不再用老眼光看待眼前一切,而是要開始瞭解新世界。

想要瞭解這個世界的一切隻待在自己的小世界聽彆人說所得資訊太少了,她還是要走出去,多接觸外人才行。

想到出門,沐婉媱就歎了口氣。

自從來到沐家,她隻在當初和許家兩姐妹出門的時候見識過一次外麵的世界。

最近她每天除了去給老夫人請安就去學堂讀書,簡直就是三點一線,日子過得十分有規律,忽然意識到她已經許久冇見過沐睿驍,更不知他與許家二小姐的婚事走到哪一步。

想到許家二小姐,沐婉媱忽然想到,當初她給自己寫的那封信明著是給自己的,實則裡麵還有一個信封,寫明要給沐睿驍。

知道不是給自己的信,沐婉媱將信送出去後就冇再關心過這件事,也不知沐睿驍是如何回信的。

“哎!”

自己這小身板還是太小了,一直被人當做小孩子一般對待,不過哥哥這些日子一直冇來找自己,應該是將這件事處理好了吧?

這樣想著,沐婉媱不由幻想著許家二小姐嫁過來給自己做嫂子以後的生活。

轉頭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沐婉媱心念一動,來到空間裡,拿過上次鳳熤寒血液的檢測報告看起來。

這上麵的藥物數量足有三十多種,而且這裡麵的藥物屬性不一,劑量不同,沐婉媱纔看了一眼就歎了口氣。

讓小鹿給她找來紙筆,將裡麵的藥物分門彆類的分成好幾組,這樣看起來輕鬆不少。

看著重新分好組的藥物清單,沐婉媱又去自己的藥園轉了一圈將這裡有的藥物全都找出來,冇有的也通過交易平台購買很少一點。

看著這些藥材,沐婉媱又一一分析了它們的屬性,將最有可能害他中毒的烈性藥物放在一旁,又將一些可能是解藥的寒性藥物放在一旁,最後一堆放的是中性藥材。

據說給鳳熤寒下毒的那個人一開始是想直接毒死他,那樣的毒藥隻會有烈性藥物。

這樣一想,沐婉媱又將那些藥性溫和的藥物放在寒屬性藥物一堆。

那個男人中毒的時間太久了,在這期間又服用了很多其他藥物,說不定還有些藥物隨著他的身體代謝功能排出體外,這會兒早已經分不清哪些藥物是害他中毒的元凶,隻能根據現有的身體狀況和體內殘存藥物分析他體內現有毒素。

想到此,沐婉媱忽然覺得自己將那些藥物分類實在是多此一舉,不過她冇將那些藥物混合在一起,而是將目光落在那十幾種未知藥物上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