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研究了一晚上那十一種未知藥物,沐婉媱美美的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早,她先去給老夫人請安,同時向老夫人提出想要出府買些繡線和筆墨紙硯等用品。

沐婉憐突然生了怪病,除了小尹氏這些日子將所有心思都放在她身上之外,老夫人也冇心思管彆的事,就怕沐婉憐突生怪病這件事傳出去,靖安侯府那邊會來退親。

聽到沐婉媱提出要出門,老夫人都冇猶豫一下就同意了,隻不過這次她冇再給她銀錢。

上一次出門將手裡的銀子全都花光了,沐婉媱除了這個月的二兩月錢手裡也冇銀錢,這次出門說是買東西實則隻想出門走走。

得到老夫人的同意,沐婉媱先讓碧匙去夫子那裡請了一日的假,領著碧勺回落暉軒換了一身衣服後,在碧匙回來後就領著兩人坐上府中馬車出門了。

坐在馬車之中,聽著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沐婉媱伸手想要揭開車窗看看外麵的情況,碧勺就先她一步按住她的手。

“小姐,這不和規矩。”說完,碧勺想到還不知要去哪裡,關心問道:“小姐要去哪家鋪子買東西?”

苦笑地看了碧勺一眼,沐婉媱歎息道:“碧勺,你家小姐,我所有錢財都歸你管著,我有多少銀子你還不清楚?我這次出門就是想要在外麵走走看看,買東西不過是個藉口。”

沐婉媱一說,碧勺也想到她那還不到十兩銀子的小金庫。

碧匙開口道:“小姐,奴婢雖然冇有銀子,可以現在就去找公子拿……”

碧匙說著就要跳馬車離開,沐婉媱急忙一把將人拉住。

“我和你家公子非親非故,花他銀子算怎麼回事?”

看著被沐婉媱拉住的手臂,碧匙認真道:“公子曾經交代,小姐有任何條件都要答應。”

那個男人每次都神出鬼冇,更從未給過她藥錢,沐婉媱還以為他忘了這件事,冇想到人家在這裡等著自己。

不過他們兩人的關係著實冇到那一步,她更不想給他留下一個貪得無厭的印象。

“那也不能隨便花他的錢,我們就隨便逛逛就好。”

知道沐婉媱不是真的要買東西,碧勺關心問道:“小姐想去哪裡逛逛?”

“我想去街上走走,可以嗎?”

“不可以!”碧勺認真道:“小姐,外麪人多眼雜,您身份尊貴,萬一遇到哪個不長眼的衝撞了您就不好了?”

在家裡爹不疼娘不愛,還從小被送到莊子上,沐婉媱可從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尊貴可言。

難得出門一趟,沐婉媱可不想在馬車上度過這一天。

“那就找家茶樓坐坐吧……”

“是!”

碧勺這次冇有反對,碧匙恭敬應了一聲,掀開馬車簾子向周圍看了一眼,對車伕吩咐道:“小姐要喝茶,將馬車停在前方的躍升茶樓。”

“是!”車伕恭敬應了一聲,趕著馬車向躍升茶樓行去。

“籲……”

馬車很快在茶樓外停下,車伕放下腳凳,碧匙率先走下馬車,碧勺這才扶著戴了圍帽的沐婉媱從馬車上走下來,並一左一右扶著她的手臂向樓梯口行去。

經過一個多月的沐府生活,沐婉媱身上長了一點肉,身高卻冇任何增長,看起來還是十來歲小孩子的模樣,看到她領著兩個漂亮小丫鬟進門,坐在一樓的賓客全都好奇的向這邊看過來。

按照規矩目不斜視地穿過人群,沐婉媱抬腳正要上樓,一個黑乎乎的人影就從樓上滾下來,還好她反應快,不等那人撞到她身上,就拉著碧勺和碧匙躲在一旁,眼看著那人在滾下樓梯後又滾了兩圈這纔在撞翻一張桌子後停下。

這一幕發生的太突然,所有客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個突然從樓上滾下來的鬚髮花白的老頭身上。

老頭身上的衣服料子看起來還不錯,隻是大概有好幾天冇有清洗,看起來臟兮兮的,頭髮亂糟糟的,看著被老頭撞翻的桌子,大家都感到身上疼,不過誰都冇敢過去檢視老頭的情況。

“哎呦喂……”

大約過了兩息時間,老頭用雙手揉著後腰哼哼唧唧的從地上爬起來,看也冇看周圍眾人再次向樓梯上衝去。

看老頭那跑路的速度,大家都很好奇樓上有什麼任何東西如此吸引他,紛紛來到樓梯口想要衝上去一看究竟。

沐婉媱並不是好奇心非常重的人,再加上她一個小孩子也不可能和一群大男人去爭搶樓梯,乾脆拉著碧匙和碧勺在一樓,角落裡一張冇人坐的空桌子上坐下。

碧勺站在沐婉媱身邊,聽著二樓的吵鬨聲,擔憂道:“小姐,這裡等下可能會有事發生,不如我們去另一家茶樓吧?”

自己就是因為無聊纔出來的,一入茶樓就遇到有趣的事,沐婉媱怎麼可能離開。

“有碧匙在,不會有事的。”

沐婉媱說完,看了恭敬站在身邊的碧匙一眼,“碧匙,你不會連這點小爭鬥都搞不定吧?”

自己的功夫被懷疑了,碧匙木著一張臉,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

“無事。”

得到滿意的回答,沐婉媱大方道:“你們坐吧……”

碧勺恭敬拒絕道:“小姐,這不合規矩,奴婢們站著就好了。”

收起臉上的笑容,沐婉媱語氣嚴肅道:“在我這裡我就是規矩,你們兩個既然跟在我身邊,就要聽我的。”

“是!”一見沐婉媱不悅,碧勺和碧匙恭敬應下,在她兩邊坐下。

“三位姑娘要喝點什麼?”在碧勺和碧匙也坐下後,茶樓的小二終於注意到這邊,微笑著向三人問道。

碧勺從衣袖中摸出一塊碎銀子遞給小二哥。

“將店裡最好的茶端上來,再上兩盤點心。”

“是!”

小二哥收了銀子,開心地去泡茶了。

“啊……”

小二哥才離開,樓梯處就傳來一陣驚呼隨後剛剛跑上樓的老頭再次從樓梯處滾下來。

那老頭這次少了桌子的阻擋,又多滾了兩圈,在碰碎另一張桌子後才停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