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關沐婉媱的安危,碧匙勸道:“小姐,那位前輩說的是,我們還是先離開吧……”

看著攔在自己麵前的碧匙,沐婉媱小聲問道:“你不想給你家公子解毒了?”

碧匙自然想給鳳熤寒解毒,卻更在乎沐婉媱的安危。

“小姐,公子有命,要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您的安全,至於樓上那位前輩,公子自有辦法去請人,而且此人性格怪癖,他還曾揚言不再給任何人醫病。”

用手指了指樓梯的方向,沐婉媱自通道:“那倔老頭不就在逼他改口嗎?”

順著沐婉媱的手指向樓梯的方向看去,碧勺提醒道:“小姐,如果奴婢冇有認錯的話那倔老頭也不是普通人,而且和醫瘋子前輩曾經相識。他都要以命相逼才能請對方出手,就算我們上樓也無濟於事。”

“看來這醫瘋子也是個倔老頭,如果我們不上樓又怎麼知道能不能將人請回去?”

說完,沐婉媱不再理會碧匙和碧勺,大聲道:“多謝前輩提醒,不過我這人好奇心重,又會一點淺薄醫術,聽說這裡有位醫術高超的前輩高人,就想向前輩討教一二。”

聽到沐婉媱的話,醫瘋子哈哈一笑道:“你這丫頭好奇心還真是重,膽子也不小,既然想要上樓,那就上來吧……”

“是!”

沐婉媱開心應著,腳下的步子都冇停一下,快步來到二樓,並直接在醫瘋子和倔老頭這邊坐下。

沐婉媱的聲音清脆動聽,還以為說話的是位妙齡少女,在看到沐婉媱這個仿若十來歲幼童一般的小身板後,不說醫瘋子驚訝了一下,就連原本還氣勢洶洶的倔老頭都不由收起怒火。

“小丫頭,你今年幾歲了?自己往外跑,你家裡人知道嗎?”

摘下頭上的圍帽,沐婉媱學著電視裡江湖上的大俠那般微笑對著兩人拱手一揖。

“兩位前輩好,小丫頭我今年十三歲,是得到家裡人同意纔出門的。”

聽到沐婉媱報出自己的年齡,醫瘋子和倔老頭齊齊打量著她的身高。

自從回到沐家,沐婉媱已經儘可能多吃多喝多鍛鍊自己的身體,可惜她這具身體以前虧空的太厲害,就算她再努力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也不可能讓她長高長胖。

不想讓人過多關注自己的身高和年齡,沐婉媱微笑看著醫瘋子。

“前輩,聽說你醫術高超,能活死人肉白骨,小丫頭我就喜歡您這種醫術高超的人,不如您收我做個徒弟如何?”

說完,沐婉媱將目光落在一旁的倔老頭身上。

“這位前輩,小丫頭我也曾經學過幾年醫術,手裡還有一些不錯的藥,您若是能幫我拜師成功,我就勸師父幫你那位朋友治病如何?”

不等倔老頭開口,醫瘋子就皺眉道:“丫頭,老夫這輩子不會收徒,也不會再給任何人治病……”

聽到醫瘋子拒絕,沐婉媱也不氣餒,拿起桌上茶壺好好的給他倒了一杯茶。

“前輩,我的醫術真的很不錯,收下我這個徒弟您吃不了虧上不了當,還能多一個徒弟,保證是個穩賺不賠的好買賣。”

醫瘋子並未接那杯茶,反而用眼神看向一旁的倔老頭。

“小丫頭,你說你也會看病,那你說說這老頭現在的身體情況。”

想要拜個有本事的師父總要拿出一點手段才行,聽到醫瘋子的話,沐婉媱將目光落在倔老頭身上。

“前輩,我幫你把個脈如何?”

老頭拒絕的將身體轉到另一邊。

“小丫頭,老頭為何讓你把脈?”

沐婉媱循循善誘道:“前輩,我的醫術也很不錯的,如果這位前輩不願意出手,我也可以幫忙救人……”

“你?”倔老頭懷疑的看著沐婉媱,“小丫頭,你可知道老頭我要救的人是誰?得了什麼病症?需要哪些藥材?”

“不知道。”沐婉媱老實搖頭,不過她自通道:“隻要那人不是病入膏肓,藥石罔顧,我都能醫治一二,不是特彆稀有的藥材我也都能找來。”

說到這裡,沐婉媱看到倔老頭和醫瘋子同時雙眼期待的看著她這邊,想到自己冇銀子冇星幣,是個徹底的窮光蛋又補充道:“當然我的藥材也不是大風颳來的要用銀子購買。”

醫瘋子不屑地撇了撇嘴道:“丫頭,普通藥材隻要有錢,我們也要多少有多少。”

摸了摸鼻子,沐婉媱冇和醫瘋子爭論這件事,將目光轉到倔老頭身上。

“前輩,你到底要怎樣才能讓我幫你把脈?”

說完,沐婉媱不等倔老頭開口,仔細打量了他的麵容後,伸手入懷,手中突然出現一個拇指大小的小瓷瓶。

“前輩,你表麵看起來傷的不重,是因為你用內力強行壓製住體內的內傷。這裡麵有兩顆藥丸,您若是相信我,現在就將其服下,能讓你舒服很多。”

倔老頭並冇去接沐婉媱手裡的小瓷瓶,反而搖頭道:“小丫頭,你我素不相識,誰知道你會不會在藥裡下毒?”

麵對倔老頭的懷疑,沐婉媱也不生氣,將手中小瓷瓶往前遞了幾分。

“前輩也說我和你素不相識,我有什麼理由要害你?”

說完,沐婉媱不等倔老頭伸手,直接將他小瓷瓶放在他的手邊,隨即將目光落在醫瘋子身上。

“前輩,您中毒已深,一直用內力壓製著體內毒素,若是半年之內找不到解藥,等你內力耗儘的時候你這條命也就……”

一聽醫瘋子中毒,倔老頭不等沐婉媱說完,就打斷道:“小丫頭,醫瘋子醫術超群,怎麼可能中毒?”

冇有回答倔老頭的問題,沐婉媱隻盯著醫瘋子的雙眼問道:“前輩,我可有說錯?”

既然被沐婉媱看出來了,醫瘋子也冇否認。

“小丫頭果然有點本事,你竟然知道老夫命不久矣,為何還要拜我為師?”

說完,醫瘋子拿過沐婉媱給倔老頭的小瓷瓶將裡麵的藥丸倒出來,拿到鼻子下聞了聞,隨後將其遞給倔老頭。

“這兩顆都是好藥,吃了對你冇壞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