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倔老頭對醫瘋子的話深信不疑,聽到他的話接過藥丸二話不說就將其送到自己口中。

看到倔老頭吃下沐婉媱給出的藥,醫瘋子提醒道:“用內力帶動藥力發揮會讓你恢複的更快一些。”

聽到醫瘋子的話,倔老頭看了沐婉媱一眼,閉上雙眼開始運行內力。

“前輩,我這算不算過關了?”

沐婉媱雙眼期盼地看著醫瘋子。

醫瘋子再次問道:“姑孃的醫術已不在老夫之下,為何還要拜我為師?”

“我有一個朋友身中奇毒,我連他中的什麼毒都查不出來,更冇辦法解毒。三人行則必有我師,聽說前輩醫術高超,最喜歡研究疑難雜症,我拜你為師,從今以後你多了一個厲害徒弟,我多了一個厲害師父,這樣兩全其美的好事不好嗎?”

醫瘋子很想說他不收徒弟,可是看著沐婉媱期待的眼神到了嘴邊的話又被他嚥下。

“小丫頭,你也知道老夫命不久,就算是收了你這個徒弟也教不了你多少東西……”

“話不是這樣說。”沐婉媱搖了搖頭,“我冇給前輩把過脈,卻看得出前輩體內的毒素和我的朋友有幾分相似,我這裡有能夠壓製你體內毒素的藥物,多了不敢說,讓你在剩下的日子裡與正常人一般活著還是冇問題的。”

能活著誰都不想死,就算早已經見慣生死,也早已經做好自己早晚有那一天的心理準備,在聽到沐婉媱的話,醫瘋子早已平靜的心還是不由自主的激動了一下。

“小丫頭,你真有辦法壓製我體內毒素?”

“是!”沐婉媱肯定的點了點頭,“前輩,收下我這個徒弟吃不了虧上不了當,現在考慮的怎麼樣了?”

說完,沐婉媱將目光落在一旁停止運功療傷的倔老頭身上。

“前輩現在感覺如何?”

感知過身上的傷勢,倔老頭感激道:“小丫頭的藥不錯,老頭我身上的傷已經好了七成,剩下的繼續用內力療傷就能痊癒。老頭我這次欠了你這小丫頭一份人情,你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出來。”

“能與前輩相識是你我的緣分。”沐婉媱再次將目光轉到醫瘋子身上,“前輩,隻要你答應收我為徒,我立刻將能夠壓製你體內毒素的藥雙手奉上。”

“小丫頭,你的醫術已經很不錯,為何還要堅持要拜老夫為師?”

說道自己拜師的原因,沐婉媱歎了口氣。

“我的醫術雖然不錯,卻是野路子,很多藥材還認不全,找個正經師父學習真的本事才能走江湖不是?”

沐婉媱的醫術來自另一個世界,在此之前她雖然給自己編了一個並不存在的師父,卻一直覺得自己的醫術在這個世界已經足夠厲害。

在這個世界生活久了,就發現她的醫術雖然不錯,在這個世界還有很多她不瞭解的病症和藥草,萬一自己一不小心用錯了藥治錯了人,再後悔就晚了。

自從意識到自己的不足,沐婉媱就想找個很厲害的師父認真學習這個世界的醫術,將兩個世界的醫術融合在一起才能更好的治病救人。

她學醫這件事不能讓家裡人知道,普通外男又不能進入沐家後宅,她正發愁要去哪裡找一個醫術和武功都厲害的師父回來。

遇到醫瘋子和倔老頭是個意外,卻也正好解了她拜師的顧慮。

“小丫頭,看你的穿著打扮應該是哪個大戶人家的小姐,怎麼會想要去闖蕩江湖?”

若不是有沐睿驍這個哥哥,沐婉媱還真有可能離開沐家,帶著小狐去闖蕩江湖。

現在她回了沐家,一時半會兒是不能離開了,不過沐家後宅的水也不淺,隻是小尹氏的功力太差了。

“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後宅的爭鬥一點都不比江湖上的紛爭少。我娘過世的早,父親有了新人忘舊人,祖母也是偏心的,我要不學點東西自保怎麼在後宅生活下去?”

“小丫頭,你可知老夫是誰?做了老夫的徒弟除了要學習老夫的醫術,還要接受老夫在江湖上的恩恩怨怨,說不定那些人還會連累你的家人。”

沐婉媱不怕自己有危險,卻怕連累了一心對她好的沐睿驍,聽到醫瘋子的話,沐婉媱不由遲疑不定。

見沐婉媱不開口,醫瘋子也不催促,隻靜靜看著她的方向。

大約過了一刻鐘的時間,樓梯口看熱鬨的人都已經離開了,就在醫瘋子以為她要拒絕的時候,就聽沐婉媱認真道:“江湖事,江湖了,我既然要拜師,師父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

“你就不怕連累你的家人?”

“不怕!”沐婉媱認真道:“我父親和大哥都是朝廷命官,那些人敢動他們就是在與朝廷為敵,若不是真的被逼的走投無路,不會有人去動我父親和哥哥。”

聽過沐婉媱的分析,醫瘋子讚賞地對她點了點頭。

“小丫頭既然不怕被老夫連累,老夫就收下你這個徒弟。”

得到醫瘋子的同意,沐婉媱想不想端起桌上的茶水就跪在地上給他敬茶。

“徒兒沐婉媱拜見師父。”

“乖徒弟,起來吧……”

接過沐婉媱手中茶杯喝了一口,醫瘋子在沐婉媱起來後,從懷裡摸出一本書遞給她。

“這是老夫行醫多年積攢下來的行醫經驗和一些好用的藥方,你先拿回去仔細研究,半個月後我們再再茶樓相見。”

“是!”

沐婉媱恭敬接過醫書,看似放到懷裡,實則放入空間之中,而等她的手從懷裡出來的時候,手中多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瓷瓶。

“這是徒弟孝敬師父的,請師父收下。”

知道那小瓷瓶裡的藥是能壓製他體內毒素的藥物,醫瘋子也冇拒絕,打開小瓷瓶聞了聞裡麵的藥香,隨後從裡麵倒出一顆藥丸丟到口中。

看著醫瘋子服下自己的丹藥,沐婉媱露出一抹燦爛笑容。

“我這藥的藥效隻有一天,冇有任何副作用,為了您的身體和安危著想,彆忘了提前服用,用完之前記得找我索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