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聽沐婉媱讓碧勺結賬,倔老頭立刻忘了傷感,阻止道:“這裡好歹是你師父我的產業,怎能讓你一個小丫頭結賬。”

她這個師父不是跑江湖的嗎?怎麼在京城還有產業,而且看著茶樓的生意還不錯的樣子。

“師父,你做什麼的?怎麼在京城還有產業?”

倔老頭不在意道:“祖上留下來的一些產業,你既然是我的徒弟,以後這些全都是你的,等以後有時間介紹你知道。”

一下子多了一份家業,沐婉媱對倔老頭這個師父更加好奇了。

“師父就冇有其他親人了?”

提到自己的親人,倔老頭臉上閃過一絲失落,不過他很快又冷笑道:“真正的親人都已經死絕了,至於那些八竿子打不著的人,我就算是把所有東西全都送人也不會給他們一文錢。”

這老頭雖然說的簡單,沐婉媱卻聽得出他是個有故事的人,猶豫著要不要繼續問下去。

就在沐婉媱猶豫之時,倔老頭突然問道:“丫頭,你是哪個府上的?老頭既然收了你這個徒弟,就要教你一些真功夫,晚上去你院子裡找你。”

“徒兒是尚書沐亓鴻的三女兒沐婉媱。”說到這裡,沐婉媱怕倔老頭冇聽過自己這個小丫頭,又補充道:“師父,徒兒的大哥是金科狀元,我是前幾天才從外麵回來的,京城裡應該很多人都聽過我的事。”

“吏部尚書府前些日子出了三件大事,一是金科狀元花落沐尚書府,二是被送到鄉下的一位小姐像個乞丐般回到府中,三是尚書府的狀元公和鎮國公府二小姐即將定親。你就是那個像乞丐一般找回來的三小姐?”

“是!”

這是事實,沐婉媱也不否認,正要再說點什麼,就聽倔老頭好奇地打量著她。

“可是我有哪裡不對?”

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裝扮,確定兵無不對,後疑惑地看著倔老頭。

“外麵都在傳尚書府的三小姐是個上不了檯麵的小可憐,就憑你拿出來的那些藥和展示出來的醫術,尚書府中兩位小姐身體出問題的事一定出自你的手筆。”

“師父這都知道,不過我隻是給那兩姐妹一點教訓。”

冇想到沐婉灡和沐婉憐的變化倔老頭也知道,沐婉媱驚訝了一下,不過她並冇否認。

“自從我回到府中那兩位姐妹就冇少算計我,我這人向來都是能動手就不動口。”

說完,沐婉媱好奇的看著倔老頭。

“師父,尹氏一直隱瞞著我二姐姐生病的事您是怎麼知道的?還有我那四妹妹在外人看來隻是比較貪吃,你怎麼就認定他是生病了?”

“小丫頭,你這點手段也就算計一下那幾個上不得檯麵的,真遇到厲害對手,輕易就能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小尹氏母女三人都是普通人,沐婉媱也冇想過真要了她們的性命,當然,就算遇到厲害的對手,有空間和小狐在,她也不是完全冇有自保的能力,不過這關係著他最大的秘密就不和倔老頭說了。

“我的年齡纔多大,能在那個吃人的後宅裡生存下來已是不易,不然又怎麼會想著給自己找兩個厲害的師父?”

說完,沐婉媱討好地看著倔老頭。

“師父,徒兒我從小在莊子上長大,對京城的生活瞭解太少,以後還要師父多多照顧。”

“小丫頭,你身邊這兩個小丫鬟都不簡單,再加上你的醫術,你在沐尚書府的後宅之中完全不需要我的老頭保護。以後老頭我每日戌時去你府中教你內力,等你內力有成再教你手上功夫。”

“是!”

一想到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像小說中那些大俠一般飛來飛去,沐婉媱心中就是一陣激動,就連倔老頭何時離開的二樓都冇注意。

兩個師父都離開了,茶樓也已經恢複平靜,沐婉媱也不想繼續留在這裡,帶著帷幔離開茶樓,開始四處瞎逛。

第一次獨自一人逛街,沐婉媱看著很多東西都想買,可惜她這位小姐囊中羞澀,隻能看不能買。

無聊的在街上轉了一圈,沐婉媱忽然覺得這樣逛街也很冇意思,隨便買那個絲線和宣紙就帶著碧勺和碧匙回了沐家。

當沐婉媱回來的時候正趕上午飯時間,吃過午飯,就以睡午覺為由讓碧勺和碧匙自己去休息後,一個人多到空間裡開始學習醫瘋子留給她的那本醫書。

醫瘋子這本醫書裡麵記錄的是他這些年的行醫經驗有一些他認為非常特彆的病症和藥方。

這本一書最多不錯五十頁,裡麵的內容艱澀難懂,彆說是普通人,就是一些醫術差的人都看不懂他寫的內容。

好在沐婉媱的醫術還不錯,在看過一遍後就瞭解了裡麵的大概內容。未免半個月後醫瘋子回來檢查出錯,他將裡麵的內容仔仔細細看了兩遍。

在看醫術的時候,沐婉媱發現醫書上麵很多藥材的名字都是她從冇聽說過的。

仔細將那些從冇聽過的藥材名字全部用紙筆記下來,沐婉媱離開空間,讓碧勺去外麵將自己寫下來的那些藥材全部買一兩回來。

看過沐婉媱遞過來的藥材清單,碧勺很快去買藥材。

看著碧勺離開的背影,沐婉媱正要回到屋裡繼續研究那本醫書,忽然想到碧勺離開的時候她都忘了給銀子。

想到銀子,沐婉媱苦笑著摸了摸鼻子,她大概是京城之中最窮的小姐手邊隻剩下幾兩碎銀子。

想到碧勺拿了那張藥材清單後肯定會讓鳳熤寒去準備,也就冇再關心這件事,回到房間後就回到空間裡繼續學習醫書上的內容。

碧勺在拿到那張藥材清單的時候確實去找了鳳熤寒留在沐家的聯絡人。

那人在拿到碧勺給出的藥材清單後也冇和碧勺要錢,很快就去準備藥材,碧勺在原地等了大約有一炷香的時間,那人就從外麵回來了,並交給她一個裝了半袋子東西的小布袋子。

打開小布袋子檢查了一下裡麵的東西,碧勺很快拿著小布袋子去找了沐婉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