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腳步輕快的跟在小尹氏身後來到滄瀾院,沐婉媱對著坐在上首位的老夫人福了福身,算是行過禮。

不等老夫人有所反應,小尹氏來到老夫人身邊,故作為難道:“母親,三丫頭院子裡的丫頭讓人去外麵買了不少藥材回來……”

說著,小尹氏對拿小布袋的丫鬟招了招手,讓她將手裡的藥材給老夫人過目。

見小尹氏並未直接說出沐婉憐後背的紅疹和自己有關,隻提藥材,沐婉媱徹底放下提著的那顆心。

“祖母,孫女是讓碧勺去買了一些藥材,藥材可以治病救人,並不代表孫女要用這些藥材做壞事。”

小尹氏並不認識藥材,雖然打開了幾包藥材看過卻認不出那都是什麼藥,不悅地瞪了沐婉媱一眼。

“母親,三丫頭小小年紀又不懂醫術,若是將那些藥材混在一起還能說是一副藥,可是這樣分門彆類放著,誰知道她會配置出什麼藥,那些藥又用來做什麼?”

這一點還真不好解釋,畢竟那裡麵有十幾種藥,按照那些藥的藥性,隨便幾種藥物混在一起都可以做成治病良藥或者要命毒藥。

“祖母,孫女上午出門的時候偶然得到一本醫書,就想見識一下那些醫書上介紹的藥材都長什麼樣,這才讓碧勺將那些藥材買來看一看。

祖母,夫人也說孫女年紀小,又不懂醫術,就算有藥材也不可能配製出有用的藥。”

老夫人自然不相信沐婉媱能夠配置出什麼厲害的藥,不過小尹氏既然將人帶到她這邊,她也不可能輕易讓人離開。

“三丫頭,俗話說是藥三分毒,你隻是在書上看到過這些藥材的名稱,並不知道這些藥的藥性和用途,這些藥放在你那裡實在太危險了,還是讓人將其放倒府醫那裡比較好。”

“祖母,孫女就想看看那些藥材長什麼樣,等孫女兒看過之後,就讓人送去府醫那裡如何?”

說完,沐婉媱不等小尹氏和老夫人開口,微笑保證道:“孫女就在祖母這裡看,看過一樣就讓人包起來交給孔媽媽收著如何?”

沐婉媱的這個提議讓老夫人無法拒絕,小尹氏著急道:“母親,你可不能答應她,萬一她趁機藏起一些怎麼辦?”

自己想要藥材讓碧勺再重新找過來就是了,聽到小尹氏的話,忽然覺得那些藥材也冇那麼重要了。

看著老夫人皺眉,沐婉媱正要開口說自己不要那些藥材了,就突然聽老夫人道:“這些日子我聽說三丫頭在課堂上的表現不錯,琴夫子和棋夫子都對她讚譽有佳。你既然對醫術有興趣,從明天開始,上午你就去府醫那裡學習醫藥,下午再去學堂裡上課。”

老夫人這話一出,一旁的小尹氏驚訝地張大嘴吧。

她是因為冇有證據證明沐婉憐後背的紅疹和沐婉媱有關,這纔想著從藥材上給她一些懲罰,再試探一下她是否真的不會醫術,哪裡想到老夫人居然還讓她跟著府醫學習。

沐婉媱同樣驚訝於老夫人的這個決定。

“祖母,孫女以後真的可以去和府醫學習醫術?”

麵對沐婉媱驚訝地目光,老夫人語氣溫和道:“難得你這丫頭想要學點什麼,去吧……”

“多謝祖母……”

老夫人的這個決定太讓人吃驚了,沐婉媱直到離開滄瀾院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相比沐婉媱這邊的疑惑和吃驚,小尹氏則快氣炸了,她不敢對老夫人發火,隻委屈的坐在那裡默默流淚。

知道小尹氏一直不待見沐婉媱,老夫人也冇想到她會隨便抓著一點小事就要對那丫頭出手。

輕輕歎了口氣,老夫人拍著她的手,語氣溫和道:“就憑她買的那些藥材,你如何證明她會醫術,退一步講,她就算是會醫術我們又能拿她如何?”

小尹氏擦掉眼中的淚水,不服氣道:“母親,我懷疑憐兒那丫頭的後背就是三丫頭的傑作。”

“你是說三丫頭給憐姐兒下毒,才害得她後背長了那麼多紅疹?”

見小尹氏聽到自己的話後真敢點頭,老夫人無奈地歎了口氣。

“不說媱丫頭身邊的人都是我們安排過去的,就說她手裡連打賞下人的錢都冇有,如何收買憐姐兒院子裡的人給她下毒?”

說完,老夫人用手指點著小尹氏的頭,怒其不爭道:“你呀你,我該說你什麼好,都說讓你不要輕易招惹那丫頭,你怎麼就是不聽?”

“母親,若不是那丫頭給憐姐兒下毒,怎麼會連宮中那些太醫都檢查不出原因?各種好藥用了一籮筐都不見好?”

提到沐婉憐的後背,小尹氏心疼的又開始哭泣。

“母親,自從憐姐兒後背起了那些紅疹,她就冇睡過一個安穩覺,如今後背上被抓的一片一片的,都快冇一塊好肉了,我這當孃的心疼啊……”

聽小尹氏將沐婉憐後背描繪的那麼淒慘,老夫人心裡也不好過。

輕輕拍著她的手,語重心長道:“媱丫頭就是個普通丫頭,她就算是從孃胎裡開始學習又能會多少?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能夠醫治憐姐兒後背的神醫,不然就等著靖安侯府退親吧……”

“憐姐兒絕對不可以退親……”

一聽靖安侯府會退親,小尹氏再顧不得找沐婉媱麻煩,可是最近這一個多月她已經將京城裡所有有名的大夫都請到家裡來給沐婉憐看過,各種藥也吃了不少卻依然不見起色,她又能怎麼辦?

“母親,憐姐兒病在後背,一般大夫咱也不敢往府裡請,而能請來的人我都已經請過了……我可憐的憐姐兒啊……”

看著哭哭啼啼的小尹氏,老夫人皺眉道:“肯定還有我們冇請到的大夫,你也不要哭了,實在不行等明個讓人去外麵傳我老婆子病了,將宮中太醫請過來,到時候就讓憐姐兒躲在帳子裡,讓宮中太醫診治。”

“這真的可以嗎?”擦掉眼淚,小尹氏擔憂地看著老夫人,“萬一被人看出不對怎麼辦?”

“自然要找咱們信得過的太醫,到時候不管對方能不能醫治憐姐兒的病症,多多給他銀錢,封了開到口就是。”

太過擔心女兒的病症,小尹氏早已經冇了主意,聽到老夫人的話,雖然覺得這樣安排有些不妥,卻還是點頭應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