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著小曲回到落暉軒,沐婉媱心情大好,根本不知道老夫人和小尹氏的計劃,不過她若是知道也隻心情更好。

她要的也不多,隻要那些人不來招惹自己,她也不會和她們過不去,相安無事對大家都好。

越想越開心,沐婉媱回到落暉軒後重新回到房間裡,進入空間繼續研究醫瘋子留下來的醫書,直到快用晚飯的時候纔出房間。

吃過晚飯,沐婉媱將碧匙和碧勺打發出去,就在房間裡練字,等著倔老頭的到來。

戌時過了一半,換了一身乾淨衣服,看起來模樣還不錯的倔老頭果然找來落暉軒。

早就在等他到來的沐婉媱開心地將人帶到房間裡,按照他說的坐在床上修煉內功。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內功心法不是一蹴而就,就算倔老頭講解的十分認真,沐婉媱還是用了十天才感知到內力的存在。

體會到內力的存在,倔老頭就不再天天過來,隻讓她每天最少修煉兩個時辰。

為了能成為一位高手,沐婉媱接下來的時間每天上午去沐家的醫藥堂辨彆藥材,下午去學堂上課,晚上就在房間裡練字和修煉內力。

日子過的緊促又安穩,沐婉媱都忘記自己還有一位師父,直到醫瘋子夜半時分等她停止修煉內功後出現在自己的房間裡纔想到他的存在。

“徒兒參見師父,師叔身體如何了?”

“她已經冇有大礙,剩下的就是靜養。”簡單說了一下玉孃的身體情況,醫瘋子就問起她這些日子對醫書的理解。

沐家府醫醫術一般,這些日子又一直忙著想辦法治療沐婉憐後背的紅疹,除了任由她在醫藥堂自由行動,一點都冇教她。

好在她也不需要府醫教她醫術,隻想在那裡認識藥材,通過對藥材的瞭解,沐婉媱對醫瘋子那本醫書的理解更深。

輕鬆回答出醫瘋子提出來的問題,沐婉媱在他要離開之前關心問道:“師父,在京城之中可有落腳點?”

“暫無,不過這不用你費心,以後我會每日晚上過來教你醫術。”

“師父,可願意來沐家做個府醫?”

沐婉媱說完,怕醫瘋子看不起沐家,急忙解釋道:“祖母同意我每日上午去醫藥堂學習醫術,師父若是能留在府中,徒兒就能光明正大拜師學藝。”

說完,沐婉媱又補充道:“徒兒知道師父不屑沐家人,也不會輕易給人治病,沐家本身也有一位府醫,簡單病症交給他,師父隻管醫治疑難雜症就好。”

“聽起來還不錯。”聽沐婉媱說了那麼多,醫瘋子輕笑著揉了她的頭一下,“沐家可不是普通人家,你師父我的醫術雖然不錯,隻怕也不能輕易進來做府醫。”

“現在就有一個好機會。”

得意一笑,沐婉媱將她給沐婉憐下毒讓她後背長滿紅疹,小尹氏正在四處求醫的事說了。

說完,沐婉媱又將治療紅疹的解藥交給醫瘋子。

醫瘋子隻猶豫了一下,收下沐婉媱遞過來的解藥。

“好,為師明天安排一下,最多三天之內就能進入沐家。”

“太好了。”

沐婉媱還真怕醫瘋子會不願意進入沐家,見他收了自己的藥,笑的無比開心。

笑著揉了揉沐婉媱的頭,醫瘋子翻身從視窗離開了。

隨著醫瘋子離開,沐婉媱來到窗邊,關好窗戶,回到窗邊退去外衣上床休息。

她之所以去醫藥堂是想多瞭解一下這個世界的藥材,如今她將醫藥堂裡的藥材都瞭解了一遍,在府醫不搭理她的情況下,沐婉媱決定等醫瘋子進來後,再去醫藥堂。

第二天一早,沐婉媱在給老夫人請安後就直接出府了。

她這次出府是因為許家二小姐約她在上次見麵的茶樓見麵。

許久不見,沐婉媱很想知道她對與沐睿驍的婚事是怎麼想的。

沐婉媱手裡冇錢,為了不讓許家二小姐看輕了,她先去了玉錦閣,在那裡拿了五百兩銀子,這才趕去茶樓。

等沐婉媱趕到茶樓時許家二小姐已經帶著個小丫鬟已經等在包廂那裡。

“二姐姐好。”

走進包廂,沐婉媱微笑對著許家二小姐福了福身。

“三妹妹快來坐。”

看到沐婉媱進來,許家二小姐收起臉上的失落,微笑招呼她坐下。

沐婉媱隻當冇看到她臉上的失落,微笑在許家二小姐對麵坐下。

“萍兒,你領沐家這兩位姐姐去隔壁吃茶,我和三妹妹有話要說。”

“是!”被喚作萍兒的小丫鬟恭敬應了一聲,微笑對碧匙和碧勺道:“兩位姐姐我們去隔壁吃茶。”

麵對小丫鬟萍兒的邀請,碧勺和碧匙並冇直接離開,而是看向一旁的沐婉媱。

收到碧勺和碧匙看過來的目光,沐婉媱微笑道:“二姐姐不是外人,你們去吧……”

“是!”兩人同時行禮行下,碧匙卻在離開的時候叮囑道:“小姐儘管和許家二小姐說話,奴婢就在隔壁,有事您儘管大聲呼喊,奴婢立刻就能過來。”

沐婉媱可不覺得許家二小姐會傷害自己,對著兩人露出一抹安撫的笑容,

“去吧,二姐姐不會對我如何的。”

“是!”

沐婉媱都這麼說了,碧勺和碧匙對著她福了福身,就和萍兒一同離開了。

隨著包廂的門被萍兒關上,許家二小姐微笑道:“妹妹這兩個丫鬟不錯。”

沐婉媱微笑道:“姐姐謬讚了,不過確實比以前那兩個好了不少。”

許家二小姐拿起桌上的茶壺給沐婉媱倒了一杯茶,遞過去。

“不知妹妹這兩個丫鬟是從哪裡找來的?”

接過許家二小姐遞過來的茶杯,沐婉媱輕輕抿了一口。

“一個朋友送的。”

不想過多解釋,沐婉媱簡單說了一下碧勺和碧匙的來曆,好奇問道:“姐姐今日怎麼有時間找妹妹出來?”

說起自己這次出門的原因,許家二小姐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不過她很快控製好自己的情緒。

“多日不見,不知妹妹在家裡過的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