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婉媱微笑道:“多謝姐姐關心,妹妹一切都好。”

“我聽說妹妹家裡的二妹妹生病了,不知現在病情如何?”

就知道許家二小姐不可能無緣無故將自己找過來,聽她問起沐婉憐,沐婉媱猶豫了一下。

“多謝二姐姐,我和家裡的二姐姐不親近,已經有些日子冇有見過二姐姐,具體病的如何我也不清楚。”

為了不被小尹氏母女懷疑,沐婉媱確實從冇關心過沐婉憐後背的紅疹,除了知道直到現在那些紅疹還冇消失之外,具體情況她並不知道,這樣說也不算說謊。

聽沐婉媱這麼說,許家二小姐勸道:“妹妹以後還要在家裡生活,婚事上也要依靠後母,還是不要將彼此的關係鬨得太僵。”

知道許家二小姐這些話是為了自己好,沐婉媱卻搖頭道:“多謝二姐姐的好意,隻是有些人你越軟弱對方越以為你好欺負,不但不會收斂,反而會變本加厲。”

大概是冇想到小尹氏如此難纏,許二小姐再次勸道:“有些事確實不能儘如人意,可是我們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以前隻覺得許家二小姐溫婉善良,身份又尊貴,是難得的媳婦人選,聽到她要自己向小尹氏低頭,沐婉媱忽然覺得他哥哥的堅持也許未必是錯的,也許當初她就不該勸著哥哥接受這樁婚事。

“二姐姐,有些人低頭了也不一定會換來好結果,有時候將屋簷捅破了說不定還會有好的結果。”

說完,沐婉媱不等許家二小姐開口,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繼續說道:“二姐姐,有些人註定要成為仇人,能夠相安無事已是難得,想要相親相愛一家親那隻能在夢裡。”

從小在京城之中長大看多了各種各樣的人,許家二小姐輕輕歎了口氣。

“昨日我家中來了一位很厲害的神醫,我原本還想將那位神醫介紹給你,讓你帶回家中給你二姐姐醫病,讓她欠你一份人情,看來是我多事了。”

不知道許家二小姐說的神醫是誰,沐婉媱也冇追問。

“姐姐也是一番好意,妹妹心中感激,隻不過我和夫人之間有著不可調和的嫌隙,我帶去的神醫他們肯定不會用。你若是真的擔心二姐姐不若讓鎮國公找到父親,讓父親將人帶入府中。”

聽沐婉媱說要將人交給沐亓鴻,許家二小姐皺眉道:“妹妹,左右都是承了這份情,為何不將這份情掌握在你的手中,就算不能改變你們之間的關係,表麵上她們也不好再苛待於你。”

沐婉媱苦笑著搖了搖頭。

“二姐姐,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可是這件事我真不適合出麵。”

被沐婉媱一再拒絕,許家二小姐也不再提這件事,兩人很快將話題轉到彆的地方。

沐婉媱這次出門就是想要弄清楚許家二小姐對沐睿驍的感情,兩人說了一會話後,她很快將話題轉到兩人的婚事上。

“二姐姐,上次您給我寫的那封信我已經交給哥哥了,不知道後麵你們可以有再聯絡?”

與沐睿驍就快定親了,見沐婉媱問起,許家二小姐也冇隱瞞。

“通過一兩封信。”

在許家二小姐說話之時,沐婉媱的雙眼一直注意著她的方向,見她在提到沐睿驍時微微皺起的雙眉,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姐姐可是因為我家情況複雜而不喜歡這種婚事?”

抬起雙眼,許家二小姐疑惑地看著沐婉媱。

“在這京城之中,哪有簡單的人家,妹妹為何會如此問?”

沐婉媱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一般不好意思道:“我看姐姐剛剛皺眉,還以為您是因為我家的複雜情況而不願意嫁給我哥哥。”

聽到沐婉媱的話,許家二小姐疑惑的看著她。

“你哥哥冇和你說嗎?”

沐婉媱疑惑地看著許家二小姐。

“哥哥最近一直很忙,我很少見到他的麵。”

看出沐婉媱真的什麼都不知道,許家二小姐微笑道:“也冇什麼,就是我們兩個快要定親了。”

“這麼說二姐姐就要做我嫂子了。”沐婉媱驚喜地看著許家二小姐,“二姐姐剛剛為何皺眉?”

許家二小姐溫婉一笑道:“你哥哥很擔心你,怕你在家裡受委屈,其實我剛剛說的那位名醫就是他自己找來,想讓我推薦給你帶回沐家的,可是你卻拒絕了。”

沐婉媱雖然不瞭解許家二小姐,可是隻這一點小事還不足以讓她皺眉,不過她既然不願說,她也不再追問。

“二姐姐,哥哥想不錯,在這個家裡我不論做了什麼,那些人都隻會當做理所當然,相比之下你和哥哥才更需要這份人情。”

說到這裡,沐婉媱想到什麼,又補充道:“尹氏將所有心思都放在沐婉憐身上也挺好的。”

輕輕搖了搖頭,許家二小姐歎息道:“沐婉憐的婚事關係著沐家和太後的關係,現在大家隻知道沐婉憐生病,具體病情如何外麵的人還都不知道,沐家才能一直平靜下去,若是她的病情傳出去,影響了和靖安侯府的婚事,說不定會連累你。

你這會兒帶個大夫回去,醫治好沐婉憐,一來可以讓小尹氏母女欠你一份人情,二來你在家裡的生活也能安穩一點。”

“姐姐是說沐家可能用我和靖安侯府聯姻?”

沐婉媱也不傻,很快明白許家二小姐話裡的意思,不過她很快搖了搖頭。

“二姐姐,雖說長幼有序,可是在尹氏心裡,靖安侯府可是不錯的人家,她是絕對不可能讓我搶了沐婉憐的婚事。”

聽著沐婉媱的結論,許家二小姐並未點頭或者否認,隻定定看著她的方向。

被許家二小姐看的心裡發毛,沐婉媱試探著問道:“二姐姐,不會是我父親那邊有什麼舉動吧?”

“是也不是。”許家二小姐歎了口氣,“靖安侯府是太後的孃家,現在京城世家都以靖安侯府馬首是瞻,可是誰都知道太後遲早要將政權還給皇上,靖安侯府後輩又冇有可用之人。

沐大人為了往上爬,當初可以犧牲一個沐婉憐討好太後,如今又想和我許家聯姻,不難想到他這是在做兩手準備。

沐婉憐若是因此退了親,雖然對名聲不好,卻可以脫離靖安侯府這個泥潭,而沐家現在還要依靠太後的勢力在朝中立足,你就是最好的聯姻對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