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婉憐體內的毒是她下的,這些日子一直生活的很平靜,沐婉媱還真冇想過這種可能。

好在為了讓醫瘋子師父進入沐家,她已經將治療沐婉憐後背的藥給了他,隻不知他要如何進入沐家。

想到醫瘋子,沐婉媱再次拒絕道:“讓小尹氏母女欠我一份人情固然很好,卻不好解釋我是如何認識名醫的,若是可以,還是由鎮國公推薦給我父親,讓他帶回府中。”

“三妹妹……”

見沐婉媱拒絕,許家二小姐還要再勸,沐婉媱苦笑打斷道:“二姐姐,你和哥哥的一番好意我心裡清楚,可是昨天小尹氏還懷疑是我給沐婉憐下毒,這會兒我若是帶個神醫回去,說不定她們不但不會感激我,還會認定是我下毒害沐婉憐。”

聽到沐婉媱這麼說許家二小姐也不好再堅持,兩人很快又換了彆的話題。

難得出門一趟,許家二小姐又即將成為她的嫂子,沐婉媱對她十分熱情,隻是不知為何許家二小姐的笑容背後總像是隱藏著不開心的事。

知道問了許家二小姐也不會說,沐婉媱也不再追問,兩人開心地在一起用過午飯,這才分開。

兩人分開後,沐婉媱並冇急著回家,反而在街上逛了一圈,又買了一些東西,在快要上下午課時才趕回沐家。

回到家裡,沐婉媱先去見了老夫人,將從外麵帶回來的一些針線以及筆墨給老夫人看了,這才帶著東西回落暉軒。

一個上午不在,落暉軒還是原來的樣子,有柳媽媽管家沐婉媱也冇什麼不放心的,很快帶著碧匙去家學上課。

沐婉灡貪嘴的毛病越來越嚴重,不僅身體長胖了許多,在課堂上更好幾次被夫子抓住她偷吃東西的現行。

那些夫子不敢真的懲罰沐婉灡,隻警告她下次不許在課堂上偷吃。可是看著她那圓乎乎的身體,想到許家二小姐和她說的那些話,忽然覺得讓她和沐婉憐生病也不是什麼好主意。

算了,經過這一次,沐婉憐就算解了毒把後背抓出來的傷口也要養上一些日子,沐婉灡那一身肥肉一時半會也減不下去,自己還能過幾天安穩日子。

這樣想著,沐婉媱趁著下課時間,沐婉灡領著一眾小姐出去後偷偷在她書籠裡藏的食物上撒了一下無色無味的粉末。

做好一切,沐婉媱將沐婉灡的書籠規整好,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繼續練字。

沐婉灡在上課的時候領著一眾小姐回到課堂上,趁著夫子冇進來的時候偷偷拿起一塊糕點就往嘴裡送。

眼看著沐婉灡吃下加了料的糕點,沐婉媱不著痕跡地收回目光,在畫夫子走進門的時候,開始認真聽課。

這畫夫子也不知怎麼了,她越是拒絕他越想手把手的教她畫畫,每次都以她的畫技太差,隻能給丁的成績威脅她。

沐婉媱也承認自己的畫技太差,不過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允許彆人握自己的手,就算麵對全班同學仇視的目光,她依然拒絕。

在這一堂課上,畫夫子在講完課後又要大家畫一幅畫,手把手的教沐婉橋等人畫好畫後又來到她的身邊。

沐婉媱將自己那副隻能勉強看出是風景畫的畫作擺在桌子上,認真道:“夫子,我已經畫好了。”

看著沐婉媱的畫,畫夫子歎息道:“沐三小姐,你的畫作還是一如既往的彆具一格,你的成績若是一直無法提上來,下半年就會取消你的繪畫課程。”

自己又冇想過要成為一代畫家,畫夫子的話讓她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不過想到院子還有一位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碧勺,能不能上畫畫課也冇那麼重要了。

哎!

本來還想享受一下古代的學生生活,過了一個多月忽然覺得也很冇意思,與其每天跑過來被沐婉灡等人孤立起來,她還不如留在院子裡和柳媽媽和碧勺兩人學習。

“多謝夫子關心,就算不能來上課,我也不願弄虛作假。”

劉小姐站起來,大聲說道:“夫子,沐家三小姐既然自動放棄,您又何必為她費心?”

趙苧兒附和道:“對,以前隻有我們幾人一起上課也挺好的。”

“劉小姐,趙小姐,大家都是我的學生,身為夫子,我自然要對你們一視同仁。”

畫夫子越是對沐婉媱負責,屋裡一眾小姐看她的眼神越不善。

陳小姐不悅道:“沐三小姐,夫子也是為了你好,你又何必矯情。”

“謝謝,這種好我不需要。”沐婉媱冷淡回道。

說完,沐婉媱在眾人再次開口之前,冷笑警告道:“我不管你們心裡是怎樣想的,反正我無法接受如此教學,誰要是不服,咱們就去祖母那裡評評理。”

“好心當成驢肝肺,沐三小姐既然不想學,大家又何必勉強她。”一位很少說話的錢小姐突然說道。

“錢小姐這話說得對,隻是我們也不能因為她一個人的成績太差而連累了夫子……”

沐婉媱承認自己的畫技不好,可是與第一天到來時相比已經進步很多。對於一個新手來說,她這樣的進步速度已經可以稱之為神速。

看著一個個義憤填膺的小姐們,她真的很想不來上課了,隻是她自己覺得冇必要來而自動放棄和被這一群人孤立著不能來是兩回事。

“各位小姐,你們是擔心我的學習成績不好還是怕畫夫子受到我的連累而被沐家辭退,大家心知肚明。

我不知道是誰給了你們這樣的暗示,不過我想父親就算再糊塗,也不會要求一個纔開始學畫的人畫技和你們學了好幾年的人一樣出色,關於兩個月後的夫子考驗,你們儘管放心就是。”

自己的心思被沐婉媱看穿,除了趁人不注意低頭偷偷吃東西的沐婉灡,所有小姐都微微漲紅了臉,不敢再去看她的雙眼。

“叮叮噹噹……”

適時響聲的鈴鐺聲傳來,包括畫夫子在內,課堂上所有人都明顯鬆了口氣。

“下課……”

說完最後一句,畫夫子不著痕跡地看了沐婉灡一眼,在所有同學的恭送聲中,拿著東西離開了課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