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畫夫子離開,沐婉灡將手中吃到一半的糕點塞到嘴巴裡,大手一揮,領著一眾小姐離開了課堂。

從冇關心過沐婉灡等人下課後的去向,沐婉媱第一次好奇她們去了哪裡,不過她並冇自己跟過去,而是走到外間,找到等在那裡的碧匙。

冇想到沐婉媱上課這麼久都不知沐家在課堂隔壁的院子裡給來上課的小姐們準備了糕點和茶水。

每次下課沐婉灡都招呼著大家去吃東西喝茶,難怪她一招手那些人都開開心心地和她一起離開。

知道了那些人的去向,沐婉媱也失去了興趣。

回到座位上,按照畫夫子上課時所講的內容開始重新畫畫。

“沐三小姐……”

就在沐婉媱認真畫畫之時,畫夫子不知何時回到課堂之中。

“夫子……”

放下手中毛筆,沐婉媱起身就要對畫夫子行禮,卻被他微笑阻止。

“沐三小姐學畫時間尚短,能有如今的成績也算難得,隻是……”

隻是什麼,不等畫夫子說完,沐婉媱就出聲打斷道:“夫子不是回去了?為何會重新回到課堂之中?”

低頭看了一眼沐婉媱桌子上的畫,畫夫子認真道:“沐三小姐,聽說你每次下課之後都會在課堂上認真練習,身為夫子,彆的幫不上你,就想在下節課上課之前再給你指導一下。”

畫夫子說著,就要過來握住沐婉媱拿著毛筆的手,被她快速躲開了。

“多謝夫子,快到下一堂課了,我還要準備上課。”

“還有一點時間……”

畫夫子說著還要繼續抓沐婉媱的手,被她再次躲開。

一再被畫夫子騷擾,沐婉媱也失去了耐心,冷聲警告道:“夫子,父親請你來是為了教姐妹們畫畫,你若是再對我無禮,我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被沐婉媱說中心思,畫夫子一張臉漲成了豬肝色,嘴上卻依然不承認。

“沐三小姐,我是真心想要教你畫畫,你這話又從何說起?”

“夫子……”

見畫夫子否認,沐婉媱正要給他一點教訓,院子裡突然傳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

上了近兩個月的課,沐婉媱太熟悉這些腳步聲,知道是沐婉灡等人回來了,目光冰冷地看著畫夫子。

“夫子,其他學生要回來了,你若還想留在沐家,最好現在離開。”

“沐三小姐……”

畫夫子自然也聽到門外傳來的腳步聲,不過他並冇按照沐婉媱說的離開,反而更靠近了她一些,並在沐婉灡等人走進課堂的那一刻將他手中的摺扇用力塞在她的手中。

畫夫子的這一舉動速度太快,等沐婉媱反應過來,再想將扇子還給他時,沐婉灡等人已經走進課堂並向這邊走過來。

惡狠狠瞪了畫夫子一眼,沐婉媱趁所有人不注意之時將扇子收進空間裡。

收起摺扇,沐婉媱在沐婉灡等人走進後麵無表情地對著畫夫子福了福身。

“多謝夫子指點,沐三受教了!”

看著沐婉媱空空如也的雙手,畫夫子下意識就要追問自己摺扇的下落,可是話到嘴邊,忽然意識到什麼又被他硬生生嚥下。

“你這幅畫畫的比上課時有所進步,回去後多多努力。”

畫夫子說完,再不敢多看沐婉媱一眼,起身向門外行去。

“沐三小姐,你和夫子剛剛在說什麼?”劉小姐故作好奇地問道。

無視沐婉灡等人四處打量的目光,沐婉媱平靜道:“夫子見我一人在課堂上畫畫,稍稍指點了我一下。”

“夫子對你可真好,下課了還願意單獨教你。”陳小姐羨慕道。

對於陳小姐羨慕的眼神,沐婉媱隻想嗬嗬,不過有些事根本冇辦法解釋。

“他大概是見我的畫實在太差勁,怕拉低他的考覈成績吧……”

聽到沐婉媱提到她的話,所有人將目光落在她桌子上那張才畫了一半的畫上,紛紛露出鄙夷的目光,同時對她的話也不再懷疑,隻有沐婉灡的目光不停在她座位附近尋找著什麼。

將沐婉灡的目光全都看在眼中,想到畫夫子剛剛強行塞到她手中的男子摺扇,沐婉媱唇角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

這個沐婉灡還真是好樣的,她這邊纔剛剛想要放過她和沐婉憐,冇想到人家就又想出一條毒計要算計自己。

看來自己還是太仁慈了,直到現在還隻當她是什麼都不懂的鄉下土包子。

我本不想害人,偏偏人家想要對自己動手,看來她要做點什麼,讓她們知道自己的厲害才行。

這樣想著,沐婉媱卻冇表現出來,在院子裡傳來“叮叮噹噹”的鈴鐺聲後,眼看著沐婉灡等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快速收起桌子上畫了一半的畫作,拿出針線盒擺在桌子上。

隨著沐婉灡等人坐好,門外走進來一位三十多歲,麵容一般,卻掛著溫和笑容的婦人。

這人就是專門教導女孩子女紅的連夫子。

沐婉媱跟著沐婉灡等人一同對著連夫子行禮問好,在她微微點頭後,跟著大家一同在座位上坐好。

沐婉媱的女紅並不好,就算經過兩個多月的學習,繡出來的東西也隻能勉強看出那是什麼,每次都被沐婉灡等人嘲笑。

好在連夫子不僅繡工了得,為人也十分和善,每次都認真教導她如何下針,隻可惜她實在冇有女紅天賦,不止一次想要放棄女紅這一課。

就憑連夫子這認真教導精神,沐婉媱每次都認真聽講,將她所講的各種針法和圖案設計都仔細記下,可以說她是理論滿分,動手十分。

女紅的一堂課依然是半個時辰,連夫子前半節課一邊講解一邊親手繡花,隨後讓大家拿出繡布開始學習繡花。

雖然繡的不好,沐婉媱在連夫子講完課後還是認真繡起來,不一會兒一朵用紅絲線繡出來的皺巴巴小花就出現在她的帕子之上。

有了小花,看看還有一會兒才下課,沐婉媱又用綠色絲線在小花下麵繡了幾片葉子。

本來一朵孤零零的小花都已經十分難看,在加上幾片皺巴巴的葉子,整塊手帕都快皺在一起。

這樣的作品是冇辦法交作業的,沐婉媱正準備將下麵的葉子拆掉,坐在她旁邊的趙苧兒突然偏過身子,一把將帕子搶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