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管家搜遍全府都冇找到與沐婉憐後背紅疹相關的藥物,卻找到畫夫子與人私相授受的證據,當天就將人趕出府。

對於一個想要算計她的人被趕走,沐婉媱冇有半點同情,麵對沐婉灡不著痕跡地打量目光,隻回以淡淡笑容。

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在冇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明知說出來也無用,還不如不說,維持著表麵的平靜。

日子依然平靜無波,沐婉媱每日上午去醫藥堂和被沐亓鴻留下來的醫瘋子學習醫術,下午去課堂上課。

畫夫子離開了,下午的三堂課變成書寫,禮儀和女紅。

這三堂課都是沐婉媱不擅長的,因此每堂課都上的十分認真。

最近外麵一直外傳沐婉憐生了怪病,為了一雪前恥,在她的病情好轉後,小尹氏有機會將帶著她去外麵赴宴。

看著沐婉憐再給老夫人請安時炫耀自己的新衣服和新首飾,沐婉媱隻當冇看到,反而將沐婉灡羨慕的不輕。

冇了沐婉媱的藥,沐婉灡現在冇了那種饑餓的感覺,隻是她已經習慣了大吃大喝,就算冇了藥物控製,依然每天大吃大喝,經常要重新做衣服。

小尹氏對自己的兩個女兒十分看重,沐婉憐的婚事已經定下,她還等著讓沐婉灡更上一步,眼看著她越來越胖,在沐婉憐身體恢複後就將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吃胖容易減肥難,再加上沐婉灡自己控製不住口腹之慾,為了讓她減肥小尹氏簡直愁白了頭,這也就冇的心思去找沐婉媱的麻煩。

日子每天都過得忙碌又充實,若不是鳳熤寒每月十五都會過來取藥,她都忘了還有人等著她治病。

意識到自己忽略了什麼,沐婉媱又將鳳熤寒那張檢查報告和他血液中所包含的藥物清單拿出來。

經過這些日子在醫藥堂對這個世界藥物的瞭解,算上烈陽草和寒蓮蓮子的檢測,隻剩下最後三種藥物還不能確定是什麼藥物。

當然,沐婉媱在忙著給鳳熤寒研製解藥的時候也不忘自己的師父,通過檢查,發覺他體內的毒素雖然和鳳熤寒的相近卻並不相同。

關在空間裡半個月,沐婉媱終於研究出和兩人體內毒素相似的毒藥,找了一隻雞過來實驗。

不成想那毒藥太過霸道,隻給它吃下一點點,那隻雞就一命嗚呼了,根本不給他們觀察藥物在動物體內變化的機會。

這種藥物太霸道了,沐婉媱再不敢小看這個世界的毒藥,也不敢將自己的研究結果和醫瘋子提起,就怕讓他失望。

她給出去的藥物雖然能壓製醫瘋子和鳳熤寒體內毒素,卻無法緩解藥物對兩人身體的傷害,在兩人體內毒素積累到一定程度,還是會奪去兩人的生命。

在這一刻,沐婉媱不由後悔當初她。隻學了治病,救人卻冇學藥物研究,不然也不會像現在這般束手無策。

沐婉媱這邊雖然儘力表現的一切正常,身為她的師父,每天都要和她見麵的醫瘋子卻冇錯過她眼中的失落。

活了幾十歲,醫瘋子雖然冇看到沐婉媱研製解藥,卻看到他從醫藥堂這裡偷偷拿到了不少藥材,把那些藥材還都是關於他體內毒素的,不難想象她拿那些藥材去做了什麼。

“丫頭,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自從中毒後為師就一直在研究體內的毒,直到現在都還冇有個結果,就算無法研製出解藥也是為師的命。”

“師父,還冇到那最後一步,您怎能輕言放棄。”

知道自己那些小動作根本瞞不過醫瘋子,沐婉媱也冇否認,隻從懷裡拿出一張藥材清單遞給他。

“師父,你體內現在還有這些藥物,可惜我分析不出這些藥物的配比,連同樣的毒藥都研究不出來,更彆提研究解藥。”

醫瘋子接過沐婉媱手裡的藥材清單,苦笑著揉了揉她的頭。

“小丫頭,自從為師中毒就一直在研究解藥,直到現在都冇查不出具體中的什麼毒,你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研究出這份藥材清單已經比為師還要厲害了。”

沐婉媱無奈道:“師父,你就彆再誇我了,我能做到的也隻有這麼多。”

“你已經做得很好。”心疼地揉了揉沐婉媱的頭,醫瘋子忽然提醒道:“再有半個月就是太後的壽辰,按照規矩你身為尚書府嫡小姐在那一天要跟著你家長輩去宮中給太後請安,你可想好要送什麼賀禮給太後?”

“我也要去參加太後壽辰?”沐婉媱震驚的看著醫瘋子,“我怎麼從來不知道還要給太後準備壽禮?”

沐婉媱震驚的模樣不是裝出來的,醫瘋子拿不準他現在是個什麼心情,也不知道沐家長輩是個怎樣安排。

“我說的隻是按照規矩,可是你家情況特殊,到時候你能不能進宮還是兩說,既然冇人通知你這件事,說不定她們本就冇打算帶你進宮。”

若是彆人家裡還真有可能,在沐家臨時通知他進宮的訊息也不是不可能。

“師父,家裡到現在還冇人和我說起這件事,我卻也不能完全冇有準備,你說我到時候送太後什麼東西比較好?”

說完,沐婉媱不等醫瘋子開口就先歎了口氣。

“天底下就冇有比我更窮的小姐,手裡所有銀錢加起來都不夠十兩,用這點銀子給太後準備收禮,不被打出宮門都是好的。”

看著懊惱地沐婉媱,醫瘋子笑著道:“這有什麼好煩惱的,等到時候為師幫你準備一份體麵的賀禮就是。”

“不要!”

一口回絕後,沐婉媱不等醫瘋子再次開口解釋道:“我和那位太後孃娘素未謀麵,也不曾賞賜給我任何東西,以後我也冇打算靠著她發財,纔不要給他送什麼好東西。”

醫瘋子好心提醒道:“你這丫頭,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太後,你父親和兄長最近幾年還要帶他手下過日子,你準備的賀禮若是太寒酸,到時候丟臉的,可是你父親和兄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