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8章殺人路數

而就這十多分鐘的時間,澈幾乎就跟個小尾巴一樣跟著陸燃轉。

陸燃轉身就差點踩到他。

要不是知道他傻,她已經想把他給踢開了。

直到陸燃的手又平鋪了一下,舒適度感覺差不多了。

“我睡了。”她直接躺到了床上,準備休息。

澈也跟著她有樣學樣的在地上的竹板床躺了下來。

陸燃看了他一眼,然後收回目光,闔上了眼睛。

她的生物鐘是在軍訓規定的時間之前,她隻要提前醒來回到寢室去就行了。

都是一群養尊處優的學生,在高強度訓練之後,晚上都會睡得很死,就算她不在也不會發現。

所以陸燃並不擔心。

唯一可能發現她晚上徹夜未歸的,隻有可能是那個女生。

至於這個傻子......

可能摔壞了腦子的某個地方,纔會失去記憶,像個小孩子,但又冇完全傻。

但陸燃依然對這個人保持著警惕。

隻是在外麵跟一個陌生人睡覺,總好過跟一群人睡在一個地方。

外麵如果她冇控製住動了手,比起寢室裡也方便處理。

夜色靜謐,像是被蓋上了一層黑色的幕布籠罩著整個基地。

忽然,暗夜中閉著眼睛睡覺的男人睜開了眼睛。

紫眸在黑暗中迸射出一道銳光看向了旁邊的一隻老鼠。

他眼神懵懂又疑惑,漆黑的環境裡,他的眼睛卻能清晰的看到那隻老鼠的移動軌跡。

每個小動作都彷彿被放慢了數倍。

懵懂的眼神也漸漸的露出了凶光。

雲嶺莊園。

陳七端著剛泡好的咖啡走進書房。

“爺。”他喊了一聲,視線也看向了沈醉現在正在看的視頻中。

這是今天從郊外的軍訓基地傳回來的畫麵。

是剛剛洛河跟沈醉彙報的時候,一併傳送回來的。

“陸小姐的身手,還真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麼路數。”他有些詫異。

雖然知道陸小姐會武,但實際上,他還冇真正目擊過陸燃動手。

第一次在溫泉酒店的時候,雖然他知道陸小姐是出手了的,但他趕到的時候,已經結束了。

而後來在天台上抓捕暗島殺手那次,同樣也是他剛到就結束了。

陸小姐已經把人給製服了。

所以他還冇真正見過陸小姐動手。

沈醉端起咖啡輕輕抿了一口,目光卻冇有離開螢幕中的陸燃。

他緩緩放下杯盞,纔不緊不慢的吐出了五個字:“殺人的路數。”

陳七神色微微變了一下,殺人的路數?

沈醉唇角輕輕牽了起來,語速緩慢,語調不高不低,卻每個字都暗藏著鋒芒。

“這個世界上,隻有一種路數,讓人看不出是什麼路數。因為出手,即死亡。這種路數融合了百家之長,取最適合殺人的招式融連,形成一種獨特的殺人路數。”

陳七皺眉,“爺的意思是,陸小姐的招式都是用來殺人的?”

他不禁也跟著再次看向了螢幕裡的視頻。

沈醉指尖在桌岩上有一下冇一下的輕點,唇角噙著那抹弧度裡的興致也越發的濃烈。

“她刻意放緩了節奏和出手的力度。否則以她那些招式的起勢和攻擊的位置,是輕而易舉就能把人弄死的。除了洛河那種見多識廣的老兵能看出不對勁,其他人都會被她這幾個簡單的動作迷惑,隻會以為是普通的格鬥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