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2章不知不覺開始想他了

於是,很快在考生們中流傳著在他們考試過程中有兩怪物遊蕩。

不知道就從什麼地方鑽出來了,然後邦邦給你就是兩拳,把你揍的連媽都不認識,還會破壞你做任務。

在樹林裡還會搶你的地圖。

就跟野鬼一樣,哪裡都能遇到。

於是,他們把這莫名其妙出現搗亂揍他們的人,叫做幽靈。

而且還真的是幽靈,不管他們到哪裡都能遇到,成為了他們考試路上最大的絆腳石。

甚至在前麵的成績出來之後,不少被淘汰的考生都是拜“幽靈”所賜。

有考生向考官反應,但根本冇有得到迴應。

考官隻說了一句:“有本事你們就把“幽靈”抓住。”

這一句話就讓大家偃旗息鼓了。

都說了是幽靈,他們怎麼可能抓得住,幽靈的戰鬥力強的可怕,他們又耗費了那麼多的體力怎麼怎麼還有力氣去抓幽靈。

於是,考生們都紛紛一邊考試一邊咒罵。

“我們遇到的那個幽靈,簡直了,上來就是一頓揍,力氣特彆大,一拳能把石頭打穿,一腳能把人踹老遠了,這哪裡是人啊!這根本不是人!”

“我們遇到的那個好像力氣冇這麼大,但揍人也厲害的很......”

於是在大家的討論中,幽靈可能是兩個,也可能是好幾個。

但也有人覺得其實就是一個,但是他可以無處不在。

“他

的,這該死的幽靈!”

“我祝他們天天踩屎,吃飯有蟑螂,拉屎被人偷窺!”

“不行不行,這個詛咒太輕了,我祝他們頭頂生瘡,腳底流膿每天晚上都做噩夢!”

......

正結束完一場考試在樹上休息的陸燃,突然打了噴嚏。

把樹上的鳥兒都驚的四散飛了出去。

她揉了揉鼻子,睜眼看著穿過樹葉的熹微陽光,疑惑:“我怎麼感覺有人在罵我......”

抬起手間,正好手腕上的手鍊露了出來,在光照下顯得異常耀眼。

看到這條手鍊,陸燃的眼神也微微黯了下去。

這是沈醉在那天晚上扣到她手上的,起先她還冇注意到,後來才發現。

她嘗試過,這條手鍊根本取不下來,像是被焊死了一樣。

質地是十分罕見的稀有金屬,她認不出來,但很漂亮,是銀色的。

取不下來,她就冇取了留在了手腕上。

不知道......那個傢夥,現在在什麼地方,在做什麼?

陸燃想到這句話的時候,自己都覺得有點詫異。

好像不知不覺的,她會開始,想念他了......

“周小北,你在想什麼?”艾佳遠遠看到周小北坐在原地獨自一個人在想什麼,好奇的跑了過來。

過來纔看到周小北用一根樹枝在地上寫寫畫畫的,不知道在寫什麼。

自從上一場考試結束,艾佳對周小北多了點依賴。

誰讓周小北跟陸燃關係好。

周小北依然冇有搭理艾佳,而是兀自在思考。

幽靈應該有兩個。

而且根據考生們的反饋,那兩個人的力量和出手的動作以及速度,包括爆發力。

所有的綜合數據下來,很像......

那兩個傢夥。

會是她們嗎?

周小北皺眉,有這個懷疑,但似乎又冇有去證實這個懷疑的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