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7章還有,你在想我

誰耳朵突然被咬一口能舒服的。

可沈醉非但冇有離開,反而伸出舌頭輕舔了一下,濡濕的的觸感讓陸燃從背後爬起一陣酥麻,現實一股電流一樣讓她身子都忍不住的輕顫了一下。

陸燃神色在變換了一下之後皺起了眉頭,啞著嗓音冷冷道:“彆騷。”

陸燃的變化當然被沈醉全都收進了眼裡,唇角噙著笑意,戀戀不捨的重新站直了身子。

“不如,我們玩個遊戲。”沈醉提議。

“什麼遊戲?”陸燃下意識的問了出來。

沈醉目光笑吟吟的鎖著她,“我猜猜你在想什麼,猜對一句,你就餵我一口酒,如何?”

說著他的手裡已經從旁邊的小桌上端起了一杯紅酒,親手遞到了陸燃手裡。

說完他指了指自己的嘴,補充了一句,“用這裡喂。”

陸燃手裡被塞了一杯酒,在沈醉灼灼星亮的目光下差點把這杯酒給潑沈醉臉上去,不過看在這張臉長的不錯的份上還是忍住了。

“不敢嗎?”沈醉有意激她,“還是說,你怕被我猜中心事?”

現在的沈醉看上去比起平時多了幾分妖孽,活像個誘哄凡人同他沉淪的妖孽。

陸燃輕攏了攏眉,還真被沈醉激起了鬥誌,“你說。”

她不信沈醉真的知道她在想什麼。

沈醉淺淺彎唇,“你在想七殺的人。”一邊說他一邊抬起了手,輕輕放在陸燃的眉間,為她撫平了剛剛輕攏起的眉頭。

帶著繭的寬厚手掌有些溫涼,比起她的體溫還要低一些。

陸燃沉默的看了他幾秒,然後一口紅酒抿入口中,上前一步,踮起腳就吻了上去。

酒水也渡進了沈醉的口中。

一喂進去她就很快抽身回來,而沈醉喉頭滾動了一下,卻是意猶未儘的舔了舔嘴唇。

他繼續說:“你還在想,暗島是不是會追殺到這裡來,他們既然知道了你跟七殺有關,那麼很有可能暗島也在追查七殺餘黨的下落,且很有可能會趕儘殺絕。”

陸燃眸子微沉了沉。

看到陸燃的神色,沈醉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唇角的笑意更深了深。

陸燃當著他的麵,又抿入了一口酒進嘴裡。

這一次不等她主動上前,沈醉已經往前跨了一步,主動索取。

紅色的酒漬順著嘴角像是絲線般滑落,很快便濡濕了兩人的唇瓣,顯得更水潤光澤。

陸燃在酒水渡入之後就往後退了一步,“還有呢?”她不悅繼續問道。

雖然沈醉都猜對了,但這種被人看穿的感覺就跟扒開了她的衣服一樣讓她很不舒服。

而且這人不但扒衣服還在**裸的看。

這種感覺就更不舒服了。

沈醉看著陸燃已然在剛剛的動作中泛上了微紅的臉頰,眸色也深了深。

他繼續說:“還有,你在想我。”好聽醇厚的聲音帶著一絲刻意壓低的喑啞,勾人的很。

陸燃愣了一下,剛剛被沈醉撫平的眉頭又簇了起來。

見陸燃不說話,沈醉又往前走了一步,逼近她,兩個人的距離還不足一指,彎唇輕笑,曖昧弄欲,“看來,我又猜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