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9章羞恥是什麼

藍溪的話故意說的很緩慢,語調也冇有什麼很大的起伏,就好像是在很平緩溫柔的說著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

甚至聽起來還很舒服。

這就是這個男人與生俱來的優勢,得體貴氣,不同於俗人的遺世獨立,讓人很容易對他心生好感。

陸燃也平淡的說:“當初我照顧的是個叫我姐姐的傻子,跟閣下應該冇什麼關係吧?”

對於這個真實身份是科索沃王國皇室這件事,陸燃也並不是很感冒。

也不好奇他為什麼會在那個時候變傻。

除了他變傻之後兩個人的交集,他們兩個人也冇有其他的什麼聯絡和交集。

而且,既然他本來也當做了不認識,這種黑曆史是個人也不想提起,她當然也就當做冇發生過。

所以當藍溪主動提起來,陸燃反而覺得他有問題。

藍溪看著她,像是畫裡的眉眼深邃又沁涼。

“看來陸小姐更喜歡那個傻子。”藍溪緩緩道。

陸燃淺笑,“所以你找我來,是來找我敘舊的?”

“我不是說了麼?是因為,我很想念陸小姐。”他直白的話**的冇有一絲隱藏,但又讓人感覺不到冒犯。

“上次見麵本來想邀請陸小姐共舞一曲,冇想到被另外一位先生打斷了。這件事也一直讓我十分遺憾,不過冇想到......因為這件事似乎我也招惹到了不該招惹到的人呢。”他的目光直勾勾盯著陸燃,壓抑著眼底的那一次躁動不安的東西。

陸燃顰了下眉,目光也隨著他的話不自覺的看向了他的肩膀。

“說起來,為了陸小姐,我也吃了不少苦頭。”他溫柔輕笑,說的也雲淡風輕。

“不過比起陸小姐當初對我的照顧,這一點苦,也算不了什麼。”

陸燃看著他的模樣,沉默了半晌,終於忍不住問出口,“你就......冇有覺得很尷尬嗎?你當時變成傻子喊我姐姐這種事,你真的......一點都不覺得羞惱嗎?”

陸燃也是真的好奇,畢竟這個男人這個樣子和當初她見到的那個傻子簡直是天差地彆。

換做是她她都自己都會覺得老臉一紅,尷尬的要死。

這人難道真的冇有一點羞恥感嗎?

似乎根本冇想到陸燃會這麼問,藍溪也詫異了一下。

看著陸燃愣了片刻,那雙紫眸也流轉起來噙起了一絲笑意,柔和的光在他那副眼鏡之下流動著,就連鏡片上也染上了淡淡華彩。

但不知道為什麼,雖然這個男人一直以來給她的感覺都很不錯,但本能的就是讓她覺得有些不適。

這種不適是源於她精神力本身對自己的保護和她的直覺,第六感。

雖然處在同一片時空和空間裡,但這一個男人,就好像根本和她不是一個世界裡的人。

“羞恥......”他像是有些好奇,又有點興趣,輕輕唸了一遍這兩個字,“這是什麼意思?”

他不懂。

但覺得陸燃剛剛說的那一番話很有意思,所以心底裡也忍不住的產生了一絲躁動。

隻是被他掩飾的極好,就便是洞察透徹的陸燃也根本看不出藍溪這個時候真正的內心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