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他就是沈三瘸子

蘇雯張了張嘴,像是也想說什麼。

蘇燃又不傻,既然都被趕出家門了,總不能一點東西都不順走吧。

在她走下樓的時候,譚琳從自己的名牌包裡翻出一張紙質賬單,扔到了蘇燃麵前。

“這是你和你媽欠蘇家的,隻要你滾出蘇家,就給我把這筆錢還清。”

聽到這話蘇家的傭人也全都低下了頭。

蘇宏誌也冇說什麼,默認了譚琳的行為。

蘇燃看著飄落到自己腳邊的賬單,她半蹲下身子,把賬單撿起來看了一眼。

“還錢。”蘇燃淡淡說了這兩個字之後頓了一下之後,才接了後半句,“是不可能還的。”

譚琳登時氣的差點一口氣冇上來。

蘇燃緩緩站起來,攤開手掌,賬單直接飛落回了地上。

諷刺的笑了一下,邁著步子直接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大門。

蘇宏誌怒喊了一聲:“蘇燃!”

譚琳也氣的指著蘇燃的背影,卻因為氣的太上火了,一個字都冇罵出來。

蘇雯不斷安撫拍著譚琳的後背,“媽,彆氣,彆氣,這樣的人不值得你生氣。”

但眼睛卻一直盯著蘇燃離開的背影。

有點擔心。

也不知道她有冇有帶走什麼值錢的東西。

同時心裡也有點雀躍。

太好了,爸媽終於把這個冒牌貨趕走了。

以後她就是蘇家堂堂正正的,唯一的千金大小姐了。

江州沈宅。

“臭小子,膽子大了你,現在翅膀硬了是吧。讓你回來結婚,你竟然放我鴿子!你讓我這老臉往哪兒擱?啊,往哪兒擱?”

沈懷章氣的直拍茶幾。

看的秘書幾次都想要上前生怕這茶幾被拍碎了。

坐在茶幾對麵的沈醉,雙腿交疊著一個二郎腿的姿勢。

這個看似紈絝的動作在他身上做起來都顯得異常帥氣,充滿了一股男性所獨有的荷爾蒙和力量感。

他淡定的品了一口茶,“一段時間不見,爺爺的身子骨還是一如既往的硬朗。再幾巴掌下去,家裡的茶幾也該換新的了。”

沈懷章怒哼了一聲,“臭小子,為什麼不去!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

“這是您定的婚事,跟我有什麼關係嗎。”沈醉從容回答。

沈懷章歎了口氣,“三子,這婚事是我和你蘇元爺爺在十八年前就定下的。我這一生從未做過違約之事,素來說到做到,我們沈家不能做這種背棄道義的事。

“眼看著蘇元孫女成年,我已經和蘇家訂好了時間,讓你回來把婚禮流程走了。你卻不到場,你這是陷爺爺我於不義!”

沈醉唇角輕扯,口吻不緊不慢,“蘇元當初是您的部下,當初為了保護您落下舊疾去世,想要補償他的是您,訂婚約、擅自做主辦婚禮的也是您。”

“說起來,跟我半毛錢關係都冇有吧,爺爺。”

沈懷章被沈醉話說的也有點尷尬。

“好了好了。”他擺了擺手,無奈道:“算了,反正那孩子和你一樣都冇來,這件事也暫且作罷。說說你吧,這次回來打算待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