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4章我來問一個答案

無間的神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他知道希娜說的是什麼地方,那是個他們從不曾踏足卻和他們有著不共戴天仇恨的地方。

他想起她曾經對他所過的話。

“七殺的仇,我來報。剩下的事,交給我。”

她的聲音彷彿還伴隨著邊境的風沙,低沉、堅定,充滿了一種讓人信服的力量。

“把這件事告訴小虎和米洛吧。”無間低聲說:“他們也有權利知道這件事。”

希娜緩緩放下手裡的那張牌,輕輕“嗯”了一聲,但神色裡還是有些擔憂。

其實他們也很清楚,無論陸燃,到底是不是她他們都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七殺雖然從來殺伐果斷,卻講道義。

而且有些仇恨是已經刻在了他們的骨子裡的。

比起他們身體失去的東西的仇恨,更重的,是殺死她的仇。

暗島。

自從上次喬森見了陸燃一麵之後,陸燃就好像在島上獲得了自由,她可以隨意出莊園在海島上溜達,但是她知道她的一舉一動都在喬森的眼裡。

她獨自站在海邊,看著茫茫的海外。

暗島的位置在地圖上是找不到的,隱藏在一處絕對危險的海域之中。

所以外界即便知道暗島的存在也根本找不到暗島的下落。

暗島周圍擁有無數信號遮蔽器,甚至深入海底。

就連附近的海底之下,都有暗島的水下基地。

這裡成立太久,時間太長,語氣說這裡隻是一個島嶼,一個殺手組織的基地,不如說是一個藏在海域裡的獨立國度。

就連物資,暗島都能進行自產,當然自產滿足不了這裡的供求,所以每個月都會有一艘巨大的貨輪從外麵帶上大量物資回來。

“看來陸小姐和能適應這個地方。”男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他的聲音很近,幾乎近到了陸燃的耳邊。

陸燃淡淡道,“就這麼出現在我麵前,不怕我殺了你嗎。”

格雷的身影出現在了她身邊,同樣望著前麵的海域。

“怕。”他如實說。

陸燃勾了勾唇,“你很誠實。”

她的確剛剛在一瞬間動了殺心。

暗島的四條狗都是一樣,曾經被她留了命的人,最後卻都冇成為人,而成為了畜生。

也是,在教父的教養之下,他們早就喪失了人的特征。

而對於格雷他們來說,她既然能虐殺歐陽燼,也能殺了他們。

“我知道你有殺了我的能力。”格雷冷聲淡淡道:“但我還是想要知道一個答案。”

陸燃盯著海岸線,“什麼答案。”

格雷低聲問:“她到底有冇有死。”

他們的確有懷疑陸燃就是月,但也有另一種可能,陸燃和月認識,而陸燃也是月教出來的,所以他們才那麼相似。

她才知道關於月的所有事情。

這也是教父懷疑的方向。

但無論如何,她肯定知道月到底有冇有死,有冇有活著。

陸燃眉心微冷,平靜說道:“她有冇有死,你們不是應該很清楚嗎?”

這個反問讓格雷也想起了當初月死之後,屍體被帶回暗島,他們親眼看著她被火化並沉入海底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