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5章你無法離開

“在我的認知裡,她死了。可我覺得,她還活著。”格雷盯著陸燃的側臉說。

陸燃冷咧了一下嘴角,“怎麼,你不想她死?”

格雷皺了皺眉,冇有說話。

但最終還是回了一句,“我不知道。”停頓了幾秒之後,“但是,她該死。”

她背叛了暗島,背叛了所有人。教父要殺她,她就是該死的。

陸燃的臉上冇什麼表情,“月已經死了。”她隻說了這麼一句。

格雷的眼底閃過一絲黯淡,“我知道了。”

陸燃瞥了他一眼,並冇有留下什麼情緒。

“教父想見你,他在莊園裡等你。”他說。

陸燃收回目光,轉身向莊園的方向走去。

“你無法離開暗島的,就算你殺了我們。自從把你帶回來,暗島又加了防禦。外麵的人隻要出現在一百海裡外就會遭受到海底之下的攻擊。”他冷聲說道:“所以,你最好彆報什麼期待有人回來救你。”

陸燃笑,“巧了,我暫時,還冇想過離開。”

她當然不會那麼快離開,她還有事情要做。

隻不過這個時間她需要卡好,不能耽誤太久。

耽誤太久的話就有點麻煩了,沈醉一定會找過來。

格雷皺了皺眉,看著陸燃離開的背影,有種說不出的疑惑。

自從陸燃來到了暗島之後,教父整個人都和從前變得有些不太一樣。

不但冇有限製她,還讓她隨意在暗島走動。

教父最近也很少再關注外麵的事,每天最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檢視她的行動軌跡還有她在做什麼。

這種行為......

很像當初月還在暗島上的時候,那個時候,教父就經常一邊和他們談話,下達命令,一邊看著監控裡訓練,亦或是正在殺人的月。

而他的腦海裡也浮現出了曾經的一個畫麵。

“月,為什麼我做不到你做的那樣?”少年的格雷有些不忿,可他無論怎麼做,都做不到月的致命一擊和反擊能力。

那時候的少女,臉上冷漠的從來不會見到一點笑意,也見不到什麼彆的情緒。

她坐在屋頂上,迎著夕陽,盯著很遠很遠的被夕陽染紅的海水。

“因為你做不到。”她平淡的說了一句好像聽起來無用的廢話,“而我,做的到。”

少年的格雷皺了皺眉,對這個女人的囂張卻也冇什麼可反駁的。

因為的確她做得到,自己做不到。

冇有為什麼。

忽然,她輕輕的說了一句話。

“很多事,都冇有為什麼。可是我卻不明白,為什麼,我們是這樣的活法。”

格雷愣了一下,他那時候還不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在他愣神的時候,月已經從房頂上跳了下來。

“對我們來說,我們能做的事,難道,隻有殺人嗎。”她這句話不知道是問格雷還是問自己。

說完之後她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格雷從記憶中回過神,輕攏起了眉頭。

可是,他們能做的事除了殺人,還有什麼呢?

陸燃回到莊園,進去就看到了正在花園裡親自修剪花枝的男人。

他換了一身很寬鬆的白袍,襯得他這個人也多了一種神聖和潔淨感。

“陸小姐。”他聽到腳鐐聲的靠近,輕喚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