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1章他的獨白

喬森坐在床邊,看著沉睡昏迷的陸燃,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臉廓。

輕柔的動作令他的眼神也變得格外柔和。

而現在陸燃的身上插滿了針管,大腦上也被一根針管刺了進去,整個人像是一具屍體一樣被擺在了床上。

喬森像對待一個小朋友一樣安撫著她。

“不管你是不是她,從此以後,你就是她了......”他低聲緩緩開口:“我也不會再允許你從我身邊離開了,這一次,你會一直陪著我吧......”

他的嗓音帶著一種欣慰。

他不曾讓她死在自己的手裡,可卻憎惡和不甘心失去了她。

不過,這一次,不會了。

她很快就會回來。

他會重新將她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她會失去這個身體的所有記憶,會讓她像從前的月那樣聽自己的話。

他喜歡她看著自己的那種眼神,整個暗島,她隻會對自己露出那樣的眼神。

他低聲的訴說著,“最近我總是做夢,夢到小時候在孤兒院的時候發生的事。”

他的手輕柔的撫之後她的額頭,就好像是在撫摸著一件珍惜易碎的寶貝。

“那時候,他們總喜歡欺負我。我就在想,他們為什麼要欺負我呢?後來我知道了,原來人都有欺淩弱小的本能。所以,我就開始學著他們開始欺負比我更弱小的存在。

我開始思考,怎麼才能讓欺負我的人變得比我弱小,直到我失手把一個人推進了水裡,看到他在水裡掙紮的樣子最後徹底沉入水中的樣子,我得到了這個答案。”

他微微笑了起來,“隻要擁有能讓他們是消失的能力,那就冇有人能欺負我了。”

“所以我開始研究一切能夠讓人死亡的方法,很快經常讓我去辦公室找他脫了我褲子說幫我檢查身體的院長,成為了我的試驗目標。”他緩緩說道:“我在醫院的地下室搭建了一個手術檯,按照書上的知識,活活將她解剖了。我開始用她的身體認真的研究人體構造,她給我上了很好的一課。”

喬森從未吐露過這些被埋藏在記憶深處的東西,但這個時候卻對著昏迷的陸燃說了出來。

像是找了一個傾訴的對象,把藏在心底的過去緩緩道出。

“我付出了許多的精力去學習一切相關的知識,也成功的利用了心理學知識得到了一個家庭的領養。”他將手從她的眉心緩緩描繪,在她的臉頰上來回的輕撫。

“他們對我很好,而且似乎很欣賞我所學的知識,花費了更多的金錢讓我去學習。我想,這兩個人是可以不用成為我的獵物的。他們可以一直這樣,直到我死亡。我也會給予他們相應的報酬。

可是後來,他們有了一個親生兒子。這個小孩子很不聽話,還經常打擾我學習。有一天,我很生氣打了他。

那對夫婦就因為這個理由,罵了我一頓,還想對我動手。”

他低聲緩緩道:“那種眼神我現在都記得,他們很厭惡呢。”

“從那以後他們開始排擠我,害怕我。更害怕我會對他們的親兒子做出什麼事,就連我的房間他們都裝了監控。甚至暗中買了我的保險,受益人寫的是他們的親生兒子。那時候我就知道,他們......想殺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