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3章你們連流浪狗都不如,不是嗎?

無間緩緩走向他,把槍口對準了他的腦袋。

臉上是麵無表情的冰冷和殺意。

“你應該清楚,她的人從來不可能是廢物。”

沈醉在海艦的船頭看向他們,他冇有去碰這三個人,而是完全交給了七殺他們。

冰冷的眼神從他們的身上掃過,他伸了一下手,下屬立刻遞上一挺射機槍。

他單手拿了起來,架在了手上,對準了對麵那艘船艦上的殺手們直接進行了射殺。

他的槍法準的可怕,幾乎每一顆子彈都例無虛發。

強大的威力足以讓被射中的殺手們直接被那子彈的衝擊力擊飛!

這種軍火配備,全世界都難找出第二方勢力出來。

殺手們根本無法招架這種火力,在攻破防線的情況下隻能成為炮灰。

兩艘海艦相撞,沈醉也直接從船頭跳了下來,落在了暗島的船上。

高大頎長的身影和強大迫人的氣場如王者親臨。

隻是一個身影就足以給人產生恐懼的壓迫感。

這就是讓世界黑白兩道都害怕的白道之王,被稱之為神一般的存在,“宙”。

炎華帝國少統領,最神秘恐怖部隊的統帥。

隻一個月眼神壓過,就讓那些殺手們感到了比教父更加恐懼的威壓。

在他踏上這一艘船的同時,他的人也迅速占領了敵方所有船艦。

並且遵循著他剛剛的命令——殺!

六道冷眼看著眼前的這三個人。

他見過,是燃姐的仇人。

其中兩個在希爾帝國的時候,他還親眼見到過他們動手。

零一冷冷笑道:“你們不過是她離開暗島之後撿的幾條流浪狗,再怎麼叫喚,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你們恐怕不知道,真正跟月從小到大一起並肩作戰的人是我們吧。你們算什麼東西,也配在我們麵前耀武揚威。”丹的聲音也帶著陰鷙和得意。

即便是知道他們即將死在他們手裡,他們也絕不會承認這些烏合之眾和月之間有著匪淺的關係。

因為這會讓他們在臨死的時候都還活在嫉妒和憤怒中。

麵對他們的挑釁和諷刺,希娜卻甜甜的笑了起來,“可是你們卻連流浪狗都不如呢,不是嗎?”

她的這句話徹底猛地激怒了他們,也觸及到了他們的痛點。

三個人的臉色都在瞬間變得十分難看。

六道眼睛也眯了起來,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這三個人,似乎很嫉妒和憤怒他們口中的月和無間叔他們之間的關係。

月?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雖然好奇,但現在這個答案和他無關,他隻知道,這幾個人是燃姐的仇人,是她要殺的對象就足夠了。

他也緩緩舉起了手裡的槍,殺意也籠罩在了眼裡。

格雷忽然笑了一下,“那又如何,她已經死了,不是嗎?你們活著又怎麼樣?”

無間冷冷的盯著他,“無論她有冇有死,都與你們無關。而你們要做的,隻是下地獄裡去為她陪葬。”

小虎也米洛也往前走了一步。

小虎冷笑:“陪葬他們都不夠資格,隻是他們該死罷了。”-